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国内新闻 > 正文

人前穿破袜 人后狂敛财

2018-8-27 16:10:12 来源:山东商报

        院长、院士、技术总师、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环资委副主任委员……身兼多个重要职务的孟伟本应是生态环境保护领域的领军人物,但他没能抵挡住利益的诱惑,没倒在污染治理的战场,而是倒在了被铜臭污染的“钱场”,从一名治污者沦为政治生态、自然生态的“污染源”。根据中央巡视组移交的问题线索,驻生态环境部纪检监察组查明,孟伟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组织纪律、廉洁纪律、群众纪律和国家法律法规规定,利用职务便利大搞权钱交易,先后几十次收受钱款,数额特别巨大。今年3月,孟伟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其涉嫌犯罪问题及线索被移送有关国家机关依法处理。

 

  人前假清廉背后真贪婪 

 

  孟伟是恢复高考后第一届大学生,1982年大学毕业后,被分配至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历任副处长、处长、副院长、院长等职。 

 

  参加工作后,孟伟一直记着父母为给他哥哥找工作时“用省下来的肉票和白面低眉顺眼请人吃饭”的场景,并发誓“一定要出人头地”。然而,孟伟追求的“出人头地”不是鄙弃求人办事请客送礼的潜规则,而是羡慕和追随——在他看来,能帮别人是有能力的表现,别人送礼金体现了对他的认可和尊重。 

 

  一些私企老板摸准了孟伟这种扭曲的价值观,在与孟伟交往时车接车送、前呼后拥、豪华宴请、为其亲友安排工作、为其父母聘请保姆……这让孟伟觉得“很受用”“很有面子”。 

 

  在众多为孟伟鞍前马后“服务”的老板中,青岛商人韩某某是典型的一个。由于和孟伟是老乡,从一箱箱家乡的海鲜、蔬菜和逢年过节时的红包开始,韩某某一点点拉近了与孟伟的距离。正是在孟伟不遗余力的“帮助”下,韩某某的公司在全国“野蛮生长”,短短几年间就从一家搞废品回收的“小作坊”式的企业发展为拥有50多家子公司的集团公司。韩某某说:“我给孟伟送钱了,所以敢找他办事,10万元能办成的事,我就给他送20万,这样他就得按照我的要求给我办事。”据办案人员介绍,孟伟仅从韩某某处就收受了数百万元的好处费。 

 

  人前“节俭”、人后“贪婪”,是多位办案人员对孟伟的评价。在生活中,孟伟表现得很节俭,袜子破洞了还继续穿。但在私下里,孟伟给企业帮忙要收钱,提拔干部要收钱,分配科研项目要收钱,张罗专家给企业站台要收钱,连作为人大代表到地方考察调研也收钱,甚至在纪检组织到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就某科研项目存在的问题进行调查的当天,孟伟刚表态“要全力配合组织调查”,转身就在办公室收受礼金数万元。

 

  靠“院”吃“院”把科研项目当成“唐僧肉”

 

  孟伟担任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院长一职长达15年之久。他将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视为“自留地”,把科研经费当成自己的“钱袋子”,用科研项目管理权大肆牟利。

 

  2006年2月,国务院发布的《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确定了包括国家水体污染控制与治理科技重大专项(以下简称“水专项”)在内的16个科技重大专项。“水专项”技术总师即是孟伟。

 

  但孟伟非但没在科研上作表率,反而“唯利是图,以科研名义大行贪腐之实。优亲厚友,在科研工作中向钱看”,把这个新中国成立以来投资最大的水污染治理科技项目当成了“唐僧肉”。据办案人员介绍,许多承担“水专项”课题的单位都以各种方式向孟伟进行了利益输送。

 

  除了拿“水专项”换取经济利益,孟伟还用来经营个人的关系网。不少科研人员反映,一些水污染治理领域知名的专家想要承担“水专项”课题很困难,但孟伟的学生、同学、同事和朋友则轻而易举就能拿到课题。这些被送做人情的课题中,有不少存在虚假立项套取资金、内容抄袭、多头交账、滥用经费等问题。

 

  “靠院吃院”是孟伟打着科研幌子敛财的另一个渠道。据办案人员介绍,孟伟多次安排某环保公司参与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的科研课题,经费拨给该公司后,课题仍由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的人员帮助完成,实质是以科研的名义给企业输送利益,孟伟自己从中吃回扣。此外,孟伟还经常组织相关科研单位的专家为企业站台,将出场费用明码标价,借此收受高额回报。

 

  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大搞“一言堂”“小圈子”

 

  作为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的一把手,孟伟不是想着如何为生态文明建设提供科研支撑,而是“把中央的大政方针隔在了环科院的围墙之外”,在院里自行其是、另搞一套,严重破坏了该院的政治生态。

 

  党的十八大后,孟伟无视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要求,频繁在北京、青岛、深圳等地接受私营企业主和地方党政干部的宴请,公然出入私人会所。有科研人员反映,他们想找孟伟请示工作很难约上时间,但对于一些私企老板的邀请孟伟则逢请必去,乐此不疲。

 

  选人用人上,孟伟不是以推进事业为出发点,而是看是否是“圈里人”、听不听话、对自己有无帮助。为提拔使用“自己人”,孟伟不惜采取改变测评范围、量身定制岗位等违规手段。孟伟的司机苗某,人称环科院“二院长”,经常打着孟伟的旗号替人办事收钱,初步查明,苗某涉嫌受贿犯罪,数额巨大。曾有多人向孟伟反映苗某有问题,但孟伟称“谁说苗某不好就是对我有意见”,并违规将苗某聘任为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物业公司副经理。

 

  环评机构脱钩改制是落实中央巡视整改要求,解决“红顶中介”问题的重要举措。在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控股的北京某环评公司脱钩改制过程中,孟伟擅自变更脱钩方案,帮助某私营环保企业承接了甲级环评资质和相关业务,事后收受该企业实际控制人数百万元的好处费。 据中纪委官网

 

  追问

 

  为何“边腐边升”

 

  1996年,时年40岁、已担任处长的孟伟向组织提交了入党申请书,并于次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但据办案人员介绍,在申请入党期间,孟伟就开始在加快环评进度等方面为他人提供帮助,收取好处费,“一边申请入党,一边做违反党纪国法的事,是典型的入党动机不纯。”

 

  自2012年至2016年5月,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长期没有配备党委书记,2007年至2015年12月,纪委书记一职也长期空缺,再加上相关党组织指导监督不力,导致了虽然关于孟伟违纪问题的举报接连不断,但他却屡受重用。

 

  据办案人员介绍,孟伟在担任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院长期间,有关孟伟违纪问题的举报一直不断,因国有资产处置和购物卡等问题,孟伟被两次诫勉谈话和一次行政警告。但孟伟仍被推荐到全国人大环资委担任重要职务,这更助长了孟伟目空一切的心态。

 

  除此外,体制机制不健全,特别是在管人管事管资产方面,制度缺失和制度执行不力并存,监督不到位等问题也是孟伟严重违纪问题发生的重要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