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商势力 > 正文

健身房里开设儿童健身班

2018-8-28 10:40:33 来源:山东商报

        随着二孩的放开,看孩子成了家长闲暇之余的常态,与此同时不少家长开始寻找各类辅导班、早教中心来替自己“看娃”。近日,市民张女士向记者反映,她所在的成人健身房在暑假推出了儿童健身班,最小年龄限制到了8岁。记者发现众多“看娃”商家“新招”频出的同时,招生也越来越低龄化,有游泳班招生年龄最低限制仅为一岁。记者徐晓阳

 

  健身房开设儿童健身班

 

  进入七月下旬,市民张女士发现自己所在的成人健身房里推出了暑假儿童健身班,招生年龄最小的仅为8岁。健身房相关负责人表示,这是他们推出的暑假班,招生是专门针对放暑假的孩子,而这也是他们第一次推出儿童健身班。

 

  “在健身会员群里,不少健身教练经常贴出儿童健身班的广告,其中自由搏击课程最小年龄限制在8岁,其他舞蹈类的课程最小年龄限制在五六岁左右,以前在健身房没见过专门针对儿童推出的健身班。”张女士告诉记者。

 

  记者在该健身房推出的儿童健身广告中看到,为了吸引暑假的孩子报名,健身房推出原有会员推荐的学生立减500元报名费的促销活动。记者了解到,该健身房推出的儿童私教课程收费为每节课300元,与成年课程收费标准相同。

 

  据张女士介绍,该健身房的此类儿童课程吸引了不少前来询问的家长,每天能看到不少孩子来上课,“觉得健身房里多了很多孩子,之前还真没遇见过。”张女士说道。

 

  “我之前是这家健身房的会员,孩子放暑假之后就想给他报个培训班之类的,之所以选择一方面能锻炼孩子,另外大人小孩子在一家健身房自己锻炼的同时又能‘看孩子’,十分方便。”有带孩子来报名的家长向记者表示。

 


  培训机构招生逐渐低龄化

 

  除了健身房推出儿童班之外,记者发现省城不少儿童培训机构招生逐渐呈现出低龄化的现象。

 

  记者走访中发现,济南一家名为“小溪苑棋苑”的围棋培训机构在推出的启蒙班课程中,招生年龄最小限制仅为4岁。该培训机构针对各个年龄段推出课程,几乎涵盖4-15岁各个年龄层的孩子。

 

  此外,一家名为“济南小海豚亲水俱乐部”的招生老师告诉记者,满12个月大的孩子就可以报名他们的游泳班,接受专业的游泳培训。

 

  “现在针对孩子的各类健身班太多了,孩子基本上20个月大就能报各种班,这为帮助家长‘看娃’提供了多种途径。”有家长告诉记者。

 

  走访中,记者发现传统的英语等语言类培训班也随着各类招生机构的增多,招生低龄化明显。有英语培训机构招生老师告诉记者,年满四岁就可以参加培训课程。“以前主要是高中生、大学生来参加语言培训,这两年来小学生也来参加外语甚至是小语种培训,而且年龄段越来越走低。”该英语培训机构招生老师介绍道。

 

  记者从该培训学校了解到,随着各类招生机构的增多,传统语言类培训机构也逐渐的把招生年龄限制放低,通过推出各类课程满足不同年龄段的需要。

 

  为吸引生源培训班屡出“新招”

 

  据相关统计,在“二孩”政策全面放开的第一年,2016年出生人口达到1786万人,比上一年增加131万人,是我国自2000年以来新出生人口最多的一年。

 

  走访中记者发现,随着二孩政策的放开,各类儿童培训机构开始屡出“新招”吸引生源。

 

  记者在济南一家教育培训机构的官网上看到,该机构除了推出正常的英语、数学等课程培训班还增设冬令营、徒步活动、音乐会活动、国学公益课堂等新颖的培训项目吸引学生。

 

  “培训班不断推出新的项目,家长也会跟风给孩子报各种班,一方面怕自己的孩子落后于别人,另外也想给孩子接触更多新事物。”济南一位家长今年暑假给孩子报了出国的夏令营。

 

  此外,记者还发现专门服务于幼儿的新业态正不断显现。

 

  史德强是济南一家专门为儿童提供线上有声读物企业的区域合伙人,他所推出的产品是专门为幼儿提供“讲故事”服务,主打对孩子进行“哄睡”。此种新业态一经兴起便吸引了不少孩子和家长的目光。

 

  “随着孩子的增多,家长在工作之余很难有精力陪伴孩子,不少商家就开始推出新的儿童产品吸引家长和孩子,帮着家长带孩子的同时实现商业盈利。”史德强说道。

 

  据史德强介绍,济南市总共有701万常住人口,城镇人口433.59万,其中幼儿园有1463家,在读的幼儿有23万人,广阔的儿童人口市场吸引着众多商家纷纷试水幼儿培训。

 

  记者手记

 

  生个孩子花掉父母两个多月工资
  “养娃”成本逐渐增加

 

  张晓(化名)的二孩于本月8号出生,出生之后,张晓算了一笔账,从开始待产到孩子出生,近十个月的时间他们这个小家庭共支出了24000元。

 

  “待产期间的产检费用总共花了4000多元,给自己买的营养品差不多1000元,前期准备的奶粉、婴儿床、尿不湿、洗澡盆、吸奶器等儿童用品约花了5000元,剖腹产手术花了14000元,到孩子出生这近十个月的时间花了差不多24000元。”张晓和丈夫是普通的上班族,一个月的月薪两人加起来差不多一万,待产期间,只有张晓的丈夫挣钱养家,生个孩子的费用花掉了两人两个多月的工资。问及是否想要三胎,张晓表示两个孩子就够了。

 

  “孩子满20个月就要开始上早教班了,四五岁左右就要上幼儿园,也就是说从20个月大开始孩子就要进入各种辅导班学习。”张晓说道。

 

  陈蕾(化名)家有两个孩子,老大今年6岁,老二今年3岁。今年暑假她给老大报了跆拳道训练班和游泳训练班。游泳班为期一周,费用是1500元,跆拳道班是全年分阶段的,费用是5000元。

 

  “现在老二还小,不想让她过早的进入各种班学习,另外各种培训班的报名费确实不是一笔小数目。”陈蕾说道。

 

  不久前,网上一则消息“一位家长花了两个月工资供孩子出国参加游学”,背后的原因竟是全班只有自己的孩子没有出过国。

 

  数据表明,在中国养育孩子的成本正在逐渐增加,尤其是教育成本更是节节攀升。有数据统计,在国内,一对夫妇每年平均要在孩子身上花费2.25万元,直到孩子年满18岁——这比平均每个城市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四分之三还要多。

 

  此外,公开数据表明,全面二孩政策自2016年元旦开始实施后,由于长期被抑制的生育意愿得到释放,2016年的新生儿显著多于2015年。而生育高峰可能出现在2017年,这可能是本世纪以来乃至未来百年之内中国新生儿最多的一年。但是据统计,被寄予希望的二孩生育最高峰2017年新生儿数量减少88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