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马济生:铜锤花脸的艺术笃行

2018-8-29 10:42:17 来源:山东商报

        “蓝脸的窦尔敦盗御马,红脸的关公战长沙……”曾风靡一时的《说唱脸谱》将京剧花脸唱出来,这些脸谱是花脸演员的标准配置。正如出生于梨园世家、国家一级演员马济生,伴随他走过58年京剧铜锤花脸生涯的正是一幅幅脸谱。虽然马济生年过古稀,但其对京剧的认真与坚定未曾改变。属于马济生的花脸故事、艺术精神在岁月的沉淀中历久弥新。文/记者焦腾图/记者王晓峰

 

马济生的京剧扮相

72岁的马济生依然每天练功

  京剧种子的成长

 

  坐在记者面前的马老温文尔雅,戴着一副眼镜,手持一把脸谱扇正轻轻摇。谁能想到这位72岁老人曾扮演了数十年张扬又豪放的大花脸呢?

 

  提及京剧渊源,马济生陷入了回忆,开始侃侃而谈。“我的外祖父是著名的京剧花脸演员,曾进宫为皇帝和太后演出。外祖父一家都是京剧演员,从小就生长在一个京剧氛围内的家里。可能小时候就有一个目标要唱好京剧。”

 

  1960年,14岁的马济生考入济南艺术学校,17岁入济南市京剧团,20岁担任剧中重要角色……在这些时光中,马济生对练功从未放松。吊嗓、压腿……4000次的踢腿练习成为马济生的练功日常。

 

  “济南艺术学校的刘振奎老师经常在课后给我加小灶,扎实的基本功是在学校里练就的。孟喜平和刘铁城老师都是著名的花脸演员,是我在京剧团的老师。”马济生回忆。

 

  马济生不仅受孟喜平日常指点,还独得其“扮相”真传。“孟喜平老师是著名的架子花脸演员,工架、身段都很优美,扮相十分好看。后来俞振飞先生评价我‘扮相好’,其实是得益于孟老师。刘铁成老师传授了我大量的剧目,如《华容道》《群英会》等。”

 

  京剧基础、业务能力都使马济生在学校和剧团巡演中逐渐成长起来,“天道酬勤”,这四个字是他在采访中数次提到的词。“演出之余,别人可能会喝几杯,但我不这样,显得我挺不合群的。其实,我只是早早休息,第二天一大早去练功而已。”

 

  30岁之后的马济生凭借对艺术的坚定已经能够扛起京剧花脸的大旗,成熟的剧目也越来越多,如《二进宫》《遇后·龙袍》《赵氏孤儿》《将相和》《汉宫惊魂》,新戏《智取威虎山》《龙江颂》《杜鹃山》等,在全国各地演出中与很多著名京剧艺术家钱浩梁、李崇善、陆义萍、尚长荣、于万增等人合作。

 

  虽然马济生的京剧之路顺风顺水,但有一件事可以说是为他敲响了警钟。“上世纪90年代时曾经去烟台演出,那时刚学会打麻将,在第二天有演出的情况下不知不觉地玩了一晚上。”可想而知,第二天的表演无法集中精神。马济生从此以后戒掉麻将,再也没玩过一次。

 

  裘派艺术的继承者

 

  “千生万旦,一净难求。”流传在京剧“净”行当的这句话,着实说出了京剧花脸演员成角的不易,而马济生的成名还离不开一位京剧花脸大师的助力——方荣翔。

 

  “上世纪70年代,志愿军京剧团的臧秀章老师帮我引荐,得以向方荣翔老师学习花脸。”马济生的兴奋溢于言表,用现在的话说是“粉丝见到偶像”。“当时我在《蝶恋花》中饰演缪老爹,恰巧方老师也演这个角色,所以就教了我很多对角色的理解以及手眼身法步的知识。 ”方荣翔的指导加深了马济生对花脸的认知,可谓是醍醐灌顶。此后,马济生一有空就会向方荣翔学习唱腔、声腔等。1987年,马济生正式拜师方荣翔。

 

  “方老师继承了裘派艺术声腔、唱腔的精髓。比如说发声,从丹田气向上胸腔共鸣再到鼻腔、头腔共鸣。将气息托住,行话叫‘拎起来唱’”,马济生说。

 

  实际上,方荣翔在继承裘派艺术的基础上,将这一流派内容进行完善,声腔上更加平稳流畅,柔和中带有刚劲。马济生对于裘派艺术精髓有所掌握,而这一花脸艺术也随他出现在全国各地的演出中。

 

  “温州地区的观众都喜欢武生,对花脸没有太大感觉。当时南方的花脸演员大多由其他行当的演员反串表演,没有花脸自身庄重的气质。”马济生说。

 

  演出舞台边上“北派花脸”的旗帜飘扬,一出出大戏《赤桑镇》《汉宫惊魂》《将相和》《铡美案》出现在温州京剧舞台上。很多人表示震惊:还能这样唱花脸?刚强且娴静、张扬且内敛的花脸艺术“刷新”了温州人对于花脸的认知。

 

  “从1991年到1997年,共去了7次温州演出,一呆就是三个多月,一天两场,一场就得四个小时。温州电视台去录像,我表演的《赤桑镇》是他们唯一录制的文戏,其他都是武戏。2008年还去演了三个月。”

 

  马济生不仅学习了流派艺术精髓,而且还有对花脸的创新。“2003年底受湖北襄樊京剧团邀请,参与编创新编大型历史京剧《襄阳米颠》。在剧中我饰演了蔡京,展现了一个外表忠厚可靠,骨子里阴险狠毒的朝廷大臣”马济生说。

 

  这一次演出曾被当地媒体称为:“把蔡京演活了。”但活在何处呢?“蔡京是反派角色,但他是一个文人。虽然我在脸谱勾画上处理为正面人物,但通过身段、眼神等细节在展现角色的狡诈,这是对传统的花脸表演的一个‘颠覆’”。马济生说。

 

  据了解,该剧目在2004年八月获湖北省新剧目汇演金奖,十二月获得全国第四届京剧艺术节汇演银奖第一名。2005年,马济生在北京总政治部和长安大戏院的舞台上表演《襄阳米颠》,央视的《空中戏院》栏目进行了直播。

 

  “从2004年到2007年,我先后在央视《名段欣赏》栏目录制了十四段经典唱腔,《将相和》《盗御马》《铡美案》《赵氏孤儿》等。”马济生被认为是裘派艺术的代表人物。

 

  从舞台到讲台再到舞台

 

  现今,马济生虽然已经退休,但对京剧、花脸的赤诚之心却是老而愈笃。

 

  “退休之后,就在学校教花脸班了。山东省艺术学校、山东省老年大学、济南市老年大学。”现在的马济生每周课程近20节。

 

  在这些学校中,山东省艺术学校都是些孩子,而老年大学则是老人、票友。“给孩子们上课就是想把花脸艺术传给下一代。老年大学的课程面对的是票友,希望通过我的教学进一步弘扬花脸艺术。”马济生说。

 

  在采访中,记者还见到了马济生执教老年大学花脸班的学生。“马老师永远都是谦和的形象,一招一式非常认真。”马济生不仅免费为学生找课下的练习场地,每周六还免费给学生上一堂课。“其实,这几个学校的课时费加起来也不多,但我还是愿意将京剧和花脸艺术以授课的形式传承下去。”马济生说。

 

  72岁的马济生依然每天吊嗓、唱几句,声音清澈透亮,一如既往。“去年到襄阳艺术剧院给演员讲课、演出。今年10月份还有演出安排,受江苏徐州戏剧协会邀请去演出《杨家将》中的两折戏。”

 

  泉城的京剧艺术家、裘派艺术大家马济生从舞台到讲台再到舞台,在花脸艺术中始终穿行。对于“您会唱到什么时候”这一问题,马济生说:“我从来就没有离开京剧,也离不开花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