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眼界周刊 > 正文

“网络站队”咋变成了“网络暴力”

2018-8-30 11:10:11 来源:山东商报

        这两天,“四川德阳女医生不堪网络暴力而自杀”事件愈演愈烈,而这一切竟源于泳池内的一场小冲突。

 

  大概十天前,安医生和丈夫游泳时,泳池里两个13岁男生“可能冒犯了”安医生。安医生让他们道歉,男生拒绝并朝其吐口水,安医生丈夫就冲过去将男生往水里按。之后,男生家属在洗手间打了安医生。双方报了警,安医生丈夫当场给孩子道歉。

 

  但第二天男生家属又闹到安医生单位里,要求医院领导开除安医生。之后,男生家属还将泳池冲突视频片段发到网上,不堪压力的安医生,在给家人留下一句简单的告别短信后,选择躲在车里自杀身亡。

 

  谁能想到一起小小的冲突,竟然会引发如此严重的结果。恐怕这让纠纷双方当事人、网络传播者、围观的吃瓜群众都始料未及。

 

  众人叹息、痛惜不已的同时,不禁要问:到底是谁让一场小冲突无限放大化?到底是谁夺走了这鲜活的生命?

 

  回顾事件,一个细节不容忽视!冲突发生后,男生家属将所谓的“男生被打耳光、按进水里”的视频发到网上。而在这个视频中,男生对安医生的“冒犯”行为并没有任何体现,只有安医生丈夫殴打男生一幕。

 

  其实,视频剪切痕迹明显,根本难以还原事件完整过程。可围观者对此却忽略不见,任由视频在网上转发。各种针对安医生夫妇的指责、谩骂、声讨之声随之甚嚣尘上,舆论影响不可控地、毫不留情地扩大。

 

  面对这无形的“网络暴力”,可想而知,当事人安医生承受了怎样的压力?

 

  不可否认,如今新闻自媒体传播时代,各种信息量暴涨,而事件的真实性、可信性却越发难以考证。而很多人不愿意再花费心思去求证、辨别真伪,而只是盲目从众地“随大流”,任凭脑门发热,任凭键盘乱舞,直至生命消逝,也换不来片刻消停。

 

  有评论文章就指出,如果说以往公共事件中的网络审判,是因为法律和制度介入不足、介入不及时,触发了社会自我修复的机制。那么,这个案例则向我们展示了,如果不加控制,极端的网络暴力会越来越如失控的“野兽”:不为公义只为私仇,不为重大由头只为在芝麻绿豆的纷争中占个上风,有心人可以很有“技巧”地掀起惊涛骇浪。

 

  说到这里,安医生的死,很明显,失控的、“野兽”般的“网络暴力”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此外,从泳池冲突的视频看,安医生丈夫动手打孩子,确实不妥。但事后已经道歉,且并未造成严重后果,事件本应就此完结。但是男生家属不依不饶,先是告到安医生单位,又擅自公布不完整的视频。这一系列的行为已经违法了。因此,法律界人士认为,男生家属擅自发布视频等行为涉嫌侵权。

 

  还有律师明确表示,如果有人在互联网上泄露安医生及其丈夫个人信息,且该行为与安医生去世的严重后果之间有因果关系,涉嫌触犯《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如果利用信息网络辱骂、诋毁安医生及其丈夫,导致安医生去世的严重后果,按照司法解释,可以定寻衅滋事罪。因此,安医生家人有权依法提起民事诉讼,以获得相应赔偿。

 

  新京报评论文章指出,在法治社会,冲突应当在法律框架内解决,迷信暴力、私自报复只会让事件走向失控。或许这一结局男孩以及家人未曾预料,但当他们在协调之后仍然不依不饶就该意识到,自己已越了界,也必须承担越界的后果。我们希望该事件得到公平公正的处理,以告慰一个不幸逝去的年轻生命,也让类似悲剧不再重演。

 

  安医生的逝去,让人喟叹。但是赤裸裸的现实是,网络暴力并未就此打住。现下,好事者又将舆论矛头指向了涉事男生家属、甚至是男生本人,他们的私人信息统统被“人肉”,新一轮网络暴力已经开始。

 

  网络暴力与现实中的暴力并没有根本区别,区别可能在于后者需要动起拳头,而前者只要在键盘上打上几个字,造成的伤害结果,甚至能杀人于无形,更让人不寒而栗。正如扬子晚报相关报道指出,不管是网络传播者还是吃瓜群众,都必须对自己在互联网上的言行负责,在一个视频、一则传言未经证实之前,“不要匆忙站队下结论”。拒绝网络暴力,从我做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