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文娱新闻 > 正文

于正:我没有憋屈过

2018-8-5 8:04:01 来源:山东商报

        算起来,于正已经让自己低调了四年。《延禧攻略》开播后,于正去看网友评论,发现自己的存在感还是很强。“中国的电视观众浸淫得很深了,总是会把某一部电视剧作为历史来看,有时候就会觉得很好笑。”于正依然大方地在微博回击一个个关于史实的质疑。但比起以往,这些质疑并不那么针锋相对了。这主要得益于《延禧攻略》的制作已经不可同日而语,没有阿宝色,没有傻白甜的女主角,造型与美术,主演与配角也相当出彩,甚至有人说,于正要凭借这部剧扬眉吐气了。“没有,因为我也没有憋屈过。”于正笑着,回应“扬眉吐气”一说。

 

  《延禧攻略》之前的四年

 

  记者:您之前就从编剧一直在往制片人转,期间担任制片人还会有主编剧这样的职位,到这一部剧的时候,为什么就没有了主编剧之名?

 

  于正:是这样的,我的剧本都是我独立完成的,但是从2014年2015年开始呢,我就每年自己只写一个,我去教小徒弟,从刚开始的时候,我就给他们写分场,他们填补台词,逐渐的就是你给他讲一个你要想表达的东西,然后他去写。因为人精力有限嘛,你写一个戏就要五六个月,那你这样做编审的话,你同时有五六个人可以给你实现五六个梦想。工作量其实一点都不少的,我的小徒弟们都特别好,因为不浮躁,他们戏火了,都不接受采访,比较踏实。

 

  记者:感觉您的小徒弟跟您是两个路子,您是比较台前的编剧,他们是比较幕后的。

 

  于正:是我要求的。从幕后走到台前,你会发现我已经有三年没有接受采访了,大家来来回回炒作的都是以前的采访。今天我之所以站在这里,其实只是想告诉大家,希望《延禧攻略》大家看到的是什么?文化的东西,历史传承的东西,于正不重要。

 

  记者:什么时候觉得过高的关注度影响到了创作?

 

  于正:我跟你说实话,我觉得我一直是非常勤奋、非常努力的人,每天都写1万多字,把自己搞得很累,也没有私生活。等到《宫》爆火了以后,后来两年,有些人对我有一些诟病,我觉得我自己也在反省。你发现你的故事没有更新,你的画面也没有更新,在这个时间呢,你不断地再生产,你生活也没有过好,就你什么都没有了。

 

  后来我发生了一件事,那件事情以后,我觉得我彻底改变了,我就突然在思考我这一生到底要什么?我要活什么,我要怎么样让我的人生过得更加有价值?然后我大概有一年多没有写剧本。这个时候我就在想,我为什么要做这么多戏。我需要钱吗?我不需要钱;然后赚很多钱?我也没有,我都是给别人打工的。那么我就想梳理一下我自己。我就悟出了一个道理,人只要解决了温饱问题,你在哪个阶段啊,都有快乐、开心、痛苦、难过,所以你往上爬是没有意义的。

 

  记者:如今《延禧攻略》反响不错,你有没有那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于正:没有,因为我也没有憋屈过呀。你看怎么别人怎么骂我,我就基本上就是觉得事实就是事实,不是就不是,就没有那么多的要去计较的东西。

 

  从“阿宝色”到“性冷淡”风

 

  记者:您以前的作品常被人说阿宝色,现在为什么转成“性冷淡”的颜色?

 

  于正:我以前的色彩美学,是因为中国当时的色彩是一片灰蒙蒙的,没有色彩,我把色彩带过来,并且把它的配比带过来。所以《宫》和《陆贞传奇》你们回过去看,还是很美的,这种色彩饱和度强的呢,也被模仿了,因为当时火嘛这些戏。

 

  但是后来我发现这几年啊,我只强调色彩比例,其实很多地方就太雷同了,我就在想唉,为什么别人会说于正阿宝色,为什么别人就觉得这个风气是你带来的?你给了别人这个很容易模仿的东西。

 

  做《朝歌》的时候,我对特技要求太高了,到现在还没出来这个戏,是因为我也挺遗憾的,中国的技术就目前为止还没有达到我脑子里想要的感觉,不断地在推翻重来,今年希望能做完。

 

  它还没有做完的时候,我想从电影里找灵感,结果呢又出了个《海上牧云记》。那我就觉得那我要再不一样,然后我又从照片里找灵感,就看了很多很多名家的摄影,做出了《凤囚凰》。

 

  那《凤囚凰》出来以后呢,这种淡雅的风格,观众有的时候还是会觉得有一点点,其实从回馈上来看,其实当时这几部戏都是连着拍的,所以回馈一下子看不到,但是呢,剧照出来网友会有一些话嘛,那么你会觉得太标新立异,找一个特别奇怪的朝代,电视剧上比较少表现的,观众会有一个适应的过程。

 

  那么清朝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但是清朝现在大家关注的视觉,除了我们现有的电视剧之外,包括像《苍穹之昴》,更多的就是一些电影比如《末代皇帝》,那我在想能不能做出跟它不一样的。

 

  我只是想说我每部戏出来东西都不一样。就是这样大家模仿都来不及模仿,这是我现在想要做的。

 

  记者:您觉得自己是一个会看风向的人吗?

 

  于正:我在做我自己喜欢做的事。首先有两个意义,第一个是我一直在做我自己喜欢做的事。第二个呢,用《延禧攻略》这个戏来形容,我觉得于正就是魏璎珞,皇上是观众,皇后是娱乐圈里面那些喜欢我支持我的人,高贵妃一众人是娱乐圈里看不惯我又打不死我的人,这就是我对这个戏的诠释,是真的创作的时候就这么想。

 

  记者:《延禧攻略》选择演员的过程是什么样的?

 

  于正:其实秦岚是度身量做的,因为决定要做这个戏的时候,看富察氏的生平,就觉得娱乐圈就只有秦岚,所以我厚着脸皮去求她。

 

  记者:那选到吴谨言是什么样的过程?

 

  于正:是这样的。我是被她的演技给折服了,因为看她拍那个《老炮儿》,我们圈里的一个姐姐跟我介绍说,这女孩演技太牛了。后来看她演冯小刚导演的戏,然后拍管虎导演的《外滩的钟声》她演女一号,我去上海探班跟她说,你表演真的是太吓人了。

 

  记者:您以前还是更注重人气?

 

  于正:我以前很幸运,也会遇到像陈晓啊,赵丽颖啊,因为赵丽颖给我带来的太大冲击,就是她演技又好,长得又漂亮,然后人品又好,在赵丽颖之后,你就很难找到一个能跟她并驾齐驱的。

 

  记者:其实聂远也沉寂了一段时间。

 

  于正:我只雪中送炭,就不锦上添花。我就觉得人家韩国日本都中年演员占据着主要市场,我们中国都是小鲜肉。

 

  拒绝翻拍《宫》,没把《如懿传》当对手

 

  记者:您有了解过《如懿传》吗?

 

  于正:有。我是挺担心被人说事儿,是因为不小心就是做了同一题材的,所以我去把那个小说给看完。

 

  记者:看完之后什么感觉?

 

  于正:完全不一样,不用担心。

 

  记者:有一个压力说我一定要抢在他们前面上这个戏吗?

 

  于正:没有呀,那哪知道呀,人家制作比我快,我哪知道,这真的是天大的笑话,我觉得太阴谋论了吧。而且我跟这个戏的主导人关系很好。所以对我来说,我觉得没有什么竞争关系的。而且那戏里有我很喜欢的周迅啊,建华呀,我和建华也合作好几个戏了,对吧?然后还有我很喜欢的张钧甯[微博],李纯也还是谨言的好朋友,她们还是闺蜜。记者:接下来您对自己的创作版图还有一些什么样的规划?

 

  于正:不做重复的东西,不做雷同的。当然暂时我没什么宫廷戏的安排,如果即使有,如果再做清朝,假如啊,我是说,人设肯定是大家没见过的,服化道、摄影、灯光肯定是大家没见过的。我们瞎说一下啊,如果有《延禧攻略2》,你看到的东西也会跟现在不一样。

 

  记者:那我们认真地说,会有《延禧攻略2》吗?

 

  于正:看我会不会有创作感觉?反正至少今年是没有的。

 

  记者:最后,站在《延禧攻略》口碑不错的节点上,向那些停留在您过去的人,说些什么吧。

 

  于正:人会成长,那个人也慢慢的会变得不一样。知乎上那句话叫“刚入宫的于正已经死了,现在是钮钴禄·于正”,哈哈哈哈我就觉得太逗了,但是确实人改变了,人也在成长中。 新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