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国内新闻 > 正文

暴涨99倍的原料药背后谁在炒

2018-8-8 10:36:47 来源:山东商报

        近日,辽宁省药品和医用耗材集中采购网发布一则预警通知,涉及81种不能正常供应配送的药品,其中17个药品以原料药价格上涨、中标价格低为由不能正常供应。

 

  在制药这行干了30多年,浙江某药企的负责人胡坤(化名)很少像现在这么焦躁。他刚收到员工整理上来的报价单,5种原料药被经销商垄断,其中马来酸氯苯那敏(又名扑尔敏,主要用于鼻炎、皮肤黏膜过敏及缓解流泪、打喷嚏、流涕等感冒症状)一个月涨到58倍,从400元/kg涨到23300元/kg。“这(价格)太离谱了。”胡坤说。仅以目前已涨价的几种原料药来核算,胡坤厂里一年的原料成本至少增加180万元。听上去不算多,但情况正变得糟糕。“今年的原料药展会,很多原料药厂不肯签合同了。”在他看来,这是个信号,“原料药价还得涨!”

 

  一个奇怪的陌生电话

 

  三年前,差不多也是这个时候,胡坤厂里的采购员接到一个陌生电话,说以后肌苷(一种用于白细胞减少症、各种心脏疾患及慢性肝炎、肝硬化等的原料药)供货都跟他联系,他们是“全国总经销”了。

 

  “开始我们以为是诈骗电话,结果跟原本供货的原料药厂一联系居然是真的。”胡坤忍不住吐槽说,“总经销”不过是个名头,“实际上就是垄断,全国肌苷原料的生产企业不过两三家,所有供应都被他们捏在手里。”

 

  肌苷被“总经销”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涨价:2015年7月,肌苷价格从92—95元/kg 一下子涨到200元/kg,涨幅超过100%;今年7月涨到600元/kg。三年涨了5倍。

 

  “两年前我见过他们一次。”胡坤说,通常这些总经销商都是通过电话或微信与制药厂联系,甚至签合同都由第三方出面,“这样就算出了问题,追究不到他们头上。”

 

  那次见面是因为对方想垄断胡坤厂里生产的一种肌苷产品。原本这个等级的商务谈判用不着胡坤出面,但他借销售副总的名头偷偷参加了:“我就是想知道躲在幕后捣鬼的到底是什么人。”

 

  来人一口湖北普通话,说起制药一问三不知,给出的条件却相当优厚。“对方要求包销,供货价给我提30%,合同期两年。”后来胡坤才知道这基本是总经销商们的“模式合同”:包销两到三年,供货价涨30%—50%。很少有原料药厂会拒绝这样的条件。“一不用担心销售,二能多赚钱,谁不愿意?”

 

  一种原料药一个月涨58倍

 

  市场已跟三年前不同,胡坤手上的原料药垄断清单从2种变成了5种,看趋势还会更多。其中马来酸氯苯那敏,被垄断后价格从400元/kg飙升到23300元/kg,一个月里涨到58倍。

 

  为什么不另寻供货渠道?“我也希望另有渠道!”

 

  国内拥有马来酸氯苯那敏原料药批文的生产企业只有6家。“但实际上真正在生产的只有两家。”胡坤坦言,批文闲置是很常见的情况,“原料药市场一直供需波动不大,价格稳定,基本上两三家大药厂占据九成以上的市场份额。因此垄断市场、操纵价格变得比较容易。”

 

  马来酸氯苯那敏“被总经销”就是典型的例子。去年12月底,沈阳新地被举报违法违规生产马来酸氯苯那敏,后经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查实,被收回GMP证书。此后,河南九势药厂一家独大。

 

  “当时业内就传言扑尔敏要被垄断了。”两个月前,这种担忧变成了现实。5月份时,采购员去订货,从河南九势拿到的不是原料药,而是一个总经销电话,“我们没有经销权了,拿货找他们”。

 

  58倍的原料药成本涨幅,估计很多药企的生产都将受到影响。“虽然扑尔敏是小品种原料药,但生产的成药都是抗过敏、抗感冒的平价药,背后涉及近千亿元的市场需求量。”胡坤说,他们厂由扑尔敏加工的成品药出厂价也不过1块多,如果成本上升那么多,他只能暂时停产。

 

  业内人士称,原料涨幅过快,药企要么停产,要么涨价,最终都是老百姓买单。
  

 

  药企为何敢怒不敢言

 

  被波及的不止胡坤。记者随即致电两家浙江药企,对方承认原料药涨价“确有其事”,但对其中细节、涉及的供应方,守口如瓶。

 

  今年两会期间,康恩贝董事长胡季强就曾公开表示,不少原料药的价格已较前几年提高了二三十倍,尿酸原料药价格几年前为30—40元/kg,近两年一度上涨到900元/kg,最终由政府部门介入才得以继续生产。

 

  既然这已是一个业内公开的秘密,为什么多数药企闭口不谈?

 

  “没法谈,(我们)不可能去讨价还价,怕他们不给货。”胡坤直言,一旦风声透出去,“对方(指总经销方)一查就知道,知道了就断供,我们只能停产。”

 

  一个摆在胡坤面前亟待解决的问题是:已中标的政府采购大单怎么办?

 

  “中标后弃标就得上政府黑名单,以后再参加招投标就受限、接不了大单,如果按原订单生产,实在亏不起。”胡坤说,以前也有过接了订单后原料药涨价的情况,“亏10%—20%,咬咬牙也就做了,可现在涨得实在是太多了!”

 

  午饭时,胡坤碰到了销售部经理,说已起草好了政府招标产品调价申请,准备第二天递交给上级主管部门。

 

  几天后,胡坤在朋友圈里发出了一张最新的原料药涨价表,目录表已从记者初见的5种,变成14种。最高涨幅纪录被刷新:苯酚从230元/kg涨到23000元/kg,涨99倍。
  

 

  追问

 

  暴涨的原料药 为何全国只有一两家能生产

 

  据透露,我国的成品药有1500种原料药,其中50种原料药只有一家企业取得生产审批资格,44种原料药只有两家企业可以生产。原料药的资源被少数生产企业掌控,从而埋下垄断的种子,对下游制剂企业构成了威胁。

 

  但从目前市场上部分原料药价格疯涨的现实看,除了原材料成本上涨等显见因素外,人为操纵造成垄断、联合抬价的迹象已凸显。比如,报道中提到的,国内仅有的两三家肌苷原料生产企业被“总经销”紧紧捏在手上,而实行“总经销”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涨价。“被总经销的”的扑尔敏,由于目前只有河南一个药厂生产,形成了事实上的寡头垄断。

 

  对这种垄断局面就没有办法了吗?也不是。去年11月,国家发改委发布我国首个《短缺药品和原料药经营者价格行为指南》,明确了相关经营者不得就短缺药品和原料药实施捏造散布涨价信息、囤积居奇、串通操纵市场价格等违反《价格法》的行为。但对有关企业“价格垄断”的行政处罚往往相对较低,震慑力不大。在行政处罚难以根除垄断痼疾的背景下,从源头上消除原料药生产的批文依赖,拆除不必要的行政藩篱,使原料药市场供应和竞争都更加充分,可能才是根治原料药企业垄断的治本之法。

 

  今后,制剂企业并购、联合原料药,自己生产原料药或是趋势。不过,这终究是一个比较长的市场角力的过程。在此过程中,有关部门对原料药市场依法进行反垄断执法监督,对价格垄断等问题进行查处,缓解原料药不合理的涨价,仍然是必要的。 综合《钱江晚报》等报道

 

  部分原料药涨价幅度
  

 

  马来酸氯苯那敏
  

 

  (又名扑尔敏,主要用于鼻炎、皮肤黏膜过敏及缓解流泪、打喷嚏、流涕等感冒症状)

 

  从400元/kg涨到23300元/kg,一个月涨58倍。

 

  肌苷

 

  2015年7月,价格从92—95元/kg

 

  一下子涨到200元/kg,涨幅超过100%;

 

  今年7月涨到600元/kg。三年涨了5倍。

 

  苯酚

 

  从230元/kg涨到23000元/kg,涨99倍。

 

  原料药涨价目录表从5种变成14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