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商势力 > 正文

“带娃经济”瞄向“七大姑八大姨”

2018-8-8 10:40:57 来源:山东商报

      “全面二孩”政策放开三年来,社会对“带娃”服务的需求猛增。记者调查发现,当前市场上专业育婴师炙手可热,不但收费高昂,而且需要长时间排队预约,而网上关于家政人员虐待儿童的消息,也让部分家长不敢乱雇人。在此背景下,不少爸妈将目光瞄向了“七大姑八大姨”,雇佣亲戚带娃成为越来越多二孩家庭的选择。文/图 记者 董金丽

 


  不少人选择雇亲戚带娃

 

  “生大宝的时候,父母身体还好,给老人看着孩子就带大了。待到生二宝的时候,老人精力就不如以前,自己工作又是上升期,带两个孩子实在力不从心。”济南市民陈女士因为自己工作忙碌,家里老人身体也不好,生二宝以后便一直没有断过请保姆的支出,但人请了,烦心事却不少。

 

  “二宝刚出生时,请的是月嫂,虽要价近万元,但是专业素质强,很多事情不需要我们操心。不过,长久以往,每月过万的开销着实承受不起。后来换了普通的阿姨,才感受到保姆市场的混乱。”陈女士说。

 

  陈女士希望找一个经验丰富的保姆,但中介资料上写的经验水分太大,她们带过一星期就会说自己带过一年,带过自己的小孩也都会算入就业经验,而且都是“野路子”不规范,自己本身素质也不高。“之前有新闻报道说,有的保姆应对小孩晚上不睡觉就是给他吃安眠药,请保姆也不安心。”

 

  半年多的时间里,陈女士前前后后因为各种原因换了好几个保姆。今年2月底,陈女士没有继续聘请保姆,而是“雇佣”了自己的小姨。“毕竟是自家人,由她来带孩子我很放心,现在在我家两个多月了,孩子带得很好。”陈女士说。

 

  记者调查发现,雇佣熟人来照顾孩子的情况并不少见,不少受访者表示,“双方父母的身体都不太好,不适合麻烦他们。现在电视上保姆虐童的新闻又很多,不放心请陌生人来带小孩。”“请亲戚来照顾的话,她可以星期一到星期五上班,周末休息,我们自己带。她在带小孩的同时也会料理好家务,做得肯定比请来的保姆用心多了。”该受访者说。

 

  二孩时代的到来,让许多家庭都添了新成员,也因此催生了“亲友价”请熟人带二宝的“熟人经济”。由知根知底的熟人照顾孩子,自己能放心,又能以较低的成本获得好的服务,越来越成为更多二孩家庭的选择。

 


  专业育婴师收费高还难请
  

 

  据国家统计局今年初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和2017年,我国出生人口分别为1786万人和1723万人,比“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前的“十二五”时期年均出生人数分别多出142万人和79万人。2017年二孩出生人数比2016年增加162万,达883万,占全部出生人口比重超过一半。

 

  而一边要忙着上班,一边要照顾孩子,是当今上班族的年轻爸妈们普遍面临的困扰。市民李女士正在为这样的事苦恼不已。去年7月当二胎女儿出生时,在农村的婆婆特意赶来帮忙带小孩,可是因为李女士和婆婆照顾孩子的观念不同,两人经常发生口角。李女士说,为了让孩子受到良好的早期教育,她想到了请育婴师,可联系了几个家政公司,都得排队等候。

 

  随着“全面二孩”政策的实施,技术能力强、人品口碑好的“育婴师”在家政市场供不应求。省内各地也相继开展育婴师培训班、资格考试,今年4月份,安丘举办育婴师考试,五月,泰安职业技能鉴定了育婴师职业,六月烟台举办育婴师大赛,临邑举办高级育婴师培训班。

 

  此外,记者还发现,现在越来越多的80后甚至90后加入家政行业,并成为高级技能人才。大学生小杨说:“我是学家政专业的,平时出来做育婴师。大学的时候觉得家政是个冷门的专业,当时想着以后好找工作,所以就选了这个专业。不过工作以后,我觉得这个行业挺有意思的,打算一直干下去。”

 

  在今年3月份青岛举行的家政企业大型招聘会上,家政企业招聘的数量都很大,每个工种的招聘人数都在三四十人,工资从每月2500元起步,其中月嫂工资水平最高,月工资可达12000至20000元。

 

  “现在市场缺口很大,比如说月嫂,我们公司平均一天就能进五六单新活,需要根据客户和月嫂需求进行筛选匹配。”有家政公司负责人表示,生二孩的越来越多,月嫂需求量很大,对月嫂技能要求也越来越高,同时,月嫂薪酬也水涨船高。“普通月嫂月薪在6000元至8000元,首席月嫂、金牌月嫂价格都过万。”

 

  养孩儿成本水涨船高
  

 

  “二宝的玩具和书籍都是之前大宝剩下的,这样每个月固定开支还将近三千元,这些仅是奶粉、尿不湿、托费等日常必需品的费用。”在外企上班的董女士说,二宝一岁时报的早教班,一岁半时报的亲子游泳班,还有各种商场游乐园办卡,算起来这些只能用万来计算。

 

  记者调查发现,除传统孕婴用品店以外,月子会所、儿童游泳馆、早教中心等产业相关店铺去年以来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一些小区周边更是四五家母婴用品店环绕着,很多都是今年新开的。

 

  “虽然婴幼儿用品价格比日常用品价格高出许多,但这两年的销量一直在平稳增长。目前来看,无论哪个档次,销量都还可以。”东八里洼路一婴幼儿用品超市老板介绍,为了孩子,前来购买母婴产品的家长一般不会太在意价格,更多的是注重质量品质。

 

  在历下区的一家儿童游泳馆记者看到,游泳馆的大池子中,三四个婴儿悠哉地“游”着,套着泳圈,伴着欢快的儿歌,手握着各式戏水玩具。

 

  “天热,孩子挺爱玩水的,在这里还能接触别的小朋友,我们一周来一到两次。”一旁看女儿游泳的宝妈刘霞告诉记者,初次来这是通过朋友介绍免费体验的,觉得女儿还挺愿意玩就办了卡,虽然价格不菲,但孩子喜欢自己也认可。

 

  店里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来此游泳的不乏二孩家庭,办卡不限使用人,且次数越多单价越低,老大和老二一起用更划算。游泳馆平日每天都能接待十几个孩子,休息日更多。”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和刘霞一样舍得在这方面花钱的家长不在少数。

 

  此外,在关注孩子成长各方面的同时,二孩妈妈往往也很注重自身调理。二孩妈妈身体状况大多不如生头胎时,二孩政策放开后,这部分人的产后修复也是一块大蛋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