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本地新闻 > 正文

“看到家人,我才觉得真正落地了”

2018-8-9 9:54:20 来源:山东商报

登山者在攀登珠峰

北京时间5月20日上午9点12分,訾新生终于成功登顶珠峰

 

 

        5月20日上午9点12分,43岁的訾新生成功登上了珠穆朗玛峰的最高点。訾新生表示,他可能是济南市第一个从尼泊尔南坡成功登顶珠峰的人,为了这一刻,他曾连续进行了一年“痛苦而无聊”的锻炼。关于成功登顶,訾新生并没有“征服”的快感,而是满怀着对高山的敬畏。他坦言,“不是我征服了珠峰,而是珠峰接纳了我。” 文/图记者 侯宝之 实习生 张裕

  

 

  登山前做足准备

 

 

  昨天中午11点多,訾新生刚忙完手头的工作。距离登顶珠峰已经过去了两个半月,訾新生腮帮上还能看出浅浅的紫色。

 

 

  訾新生在今年4月10日从济南出发,开启了攀登珠穆朗玛峰之旅。“以前我在攀登五六千米的山峰时,也觉得珠峰遥不可及。”訾新生表示,但是当他在去年登顶海拔7546米的慕士塔格峰后,他便有了攀登8848米的珠峰的想法。

 

 

  为了保证登山的安全性,訾新生参加了一个登山队伍,而队伍在接受队员时要对队员的身体情况进行审核,“我们要通过参加越野赛事等方式,证明自己有足够的体能参与登顶。”

 

 

  为了证明自己身体的状态,在前往珠峰前,訾新生先到云南腾冲参加了一场55公里的山径越野赛。“越野赛结束后到攀登珠峰前,我们要经历一段长肉的过程,主要是为了储蓄登山过程中所需的能量。”訾新生说。

 

 

  訾新生所在的队伍,是从位于尼泊尔境内的珠穆朗玛峰南坡开始登山的。在訾新生一行人到达尼泊尔之后,他们首先从加德满都坐直升机到卢克拉机场,之后沿EBC(珠峰大本营)徒步路线走了8天到达海拔5360米的珠峰大本营。

 

 

  在到达大本营后,訾新生进行为期一个月的海拔适应和训练,在训练和休整的同时,他们也是在等待风力最小的“窗口期”。“窗口期每年长不过四五天,短则两三天。”

 

 

  终于成功登顶

 

 

  5月16日凌晨4点多,趁着气温低、冰川稳定,訾新生从大本营出发了,这一天正是他43岁的生日。

 

 

  根据登珠峰的线路,訾新生首先要从珠峰大本营穿过情况复杂而危险的昆布冰川到达海拔5963米的C1营地,并在当天下午赶到了海拔6500米的C2营地。

 

 

  在C2营地休整了两天后,5月18日,訾新生继续向海拔7300米的C3营地出发,“在前往C3营地的路上要经过一段特别陡峭的路,大多数路的坡度在60度到80度之间,有部分路段甚至要依靠手绳攀爬上四五米高的垂直的山壁。”訾新生说。

 

 

  在消耗了大量体力后,訾新生只在C3营地休息了一晚,随后便向海拔7900米的C4营地出发,“过了C4营地,就要进行最终的冲刺了。”訾新生说,在冲刺前,他们会从营地捎带上一瓶一升的温水,如果渴了就用一个450毫升的水杯铲点积雪,然后用温水把雪冲化,饿了就吃点能量胶。

 

 

  “这是最具有挑战性、也是最危险的一段路。”訾新生表示,很多登山的探险者就是在这一段路上因为脑水肿、肺水肿等突发疾病或力竭而永远留在了雪山之巅。

 

 

  “但幸运的是,我平安的回来了。”当地时间5月20日早上6点57分,北京时间9点12分,訾新生站在了珠峰顶,“按照我现在了解到的信息,我应该是济南市从南坡第一个登顶珠峰的人。”

 

 

  所有训练都值了

 

 

  登顶之后,为了防止冰川融化产生危险,訾新生在拍照留念后随即下山。

 

 

  “当时无论是体能还是精神,都快到达极限,我当时唯一的想法就是,快点离开那个地方。”訾新生说,下山后,因为劳累和在拉练时突发的急性胃炎,加上和当地人语言不通,在从尼泊尔乘飞机到成都的路上,他几乎没有说话,被问及回家时的心情时,訾新生用了一个字——逃。

 

 

  当飞机抵达成都后,看到来接机的朋友时,“我才有了回家的感觉,我也慢慢从登顶珠峰时的缺氧、恍惚的状态中恢复过来。”訾新生说。

 

 

  5月24日,訾新生在出发登顶珠峰四十多天后,他再次见到了家人,“当时看到家人,我才觉得我真正落地了,那一刻,我差点哭了。”訾新生说,登顶珠峰后,他瘦了近三十斤,“回家后,我还要再花一个多月的时间适应家里低海拔的状态,同时要克服‘醉氧’、肠胃不适等症状。”

 

 

  虽然整个登顶珠峰只花了5天时间,但是为了这5天,訾新生用了一年的时间进行系统训练,“我每天坚持跑步,两三天就要在佛慧山上跑一次‘半马’。”訾新生说,除此之外,每一到两个月,他还要在周末去爬一次泰山,“这个过程没有人督促我,很痛苦也很无聊。”

 

 

  徒步从山脚到山顶,訾新生只需两个小时,登顶之后,他从东出口下山再徒步沿公路回到济南,“在准备去珠峰前,这一段下来,对我来说都是很轻松的。”訾新生表示。

 

 

  对话当事人

 

 

  “我没有征服珠峰,是她接纳了我”

  

 

  “在登山过程中,很多朋友都会说起山东人的体力好。”訾新生说,但是登顶珠峰的却很少,北上广,云贵川地区的人数却挺多,“有些人都不止一次登顶珠峰。”

 

 

  訾新生坦言,自己在临出发前半个月才告诉了家人自己的登顶珠峰的计划,“当时家人一直反对我去,很多朋友也表示不理解。”訾新生说,每到珠峰的登山季,他都会看到有些自媒体关于珠峰的报道,“珠峰被形容成一个垃圾遍野、尸体做路标的地带,但是我在登山过程中看到的景象却并非如此。”

 

 

  “首先,我们从尼泊尔一侧登山时,登山的向导每人都有回收垃圾的任务和指标,他们会把路上遇到的垃圾捡回到大本营做处理。”訾新生说,因为多数登山遇难的人都是在最后的冲刺阶段,我觉得还是要量力而行,千万不要为了登顶而发生危险。”

 

 

  当被问及登顶珠峰的感受,訾新生很忌讳“征服”两个字,“我从来对于高山都是心存敬畏的,不是我征服了珠峰,而是珠峰宽广的胸怀接纳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