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 风雅 > 正文

用生命诗意点染荷魂——赵先闻画作赏析

2018-9-10 10:29:28 来源:山东商报

  赵先闻


  赵先闻,字知也,山东聊城市人,1969年毕业于山东艺术学院美术专业。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曾任滨州地区艺术馆馆长,滨州画院院长,滨州地区美术家协会主席,新华社山东文化艺术中心主任,山东电视书画院副院长,山东省文联委员,山东省美术家协会理事、副秘书长。现为滨州画院名誉院长,滨州市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滨州文联艺术顾问,中国文化学会艺术委员会主席和中国(北京·滨州)现代原创美术研究院院长,滨州学院客座教授,艺术微时空主持人。


 

 
无尘
 
和风六顺图
 
盛世和风
 
卓而不群
 
相逢何必曾相识
 
紫气东来
 
 
       赵先闻是活跃在当代中国画坛上的一位颇具个性魅力和学术思想的实力派画家。他画过连环画、油画、水彩画、又独创拓彩画;他的书法以画入书,书呈画境,气韵恢宏;他的评论文章理念现代、文笔流畅、评析准确;他最早创作了反映黄河三角洲的系列作品——《黄河入海的地方》,被海外画坛称为黄河口的画家;他的瓷画艺术华贵典雅、风格别致;他最早对原创美术进行了研究并成立了中国最早的原创美术研究院;他的现代彩墨画既有丰厚的民族文化功底,又有独到的现代艺术构成之观念,个性鲜明、自成一家,具有颇高的学术含量及市场升值空间。

  其代表作品入选第七届、第八届全国美展和全国科普美展,获全国第二届水彩画大展优秀奖,全国首届禅佛文化书画展优秀奖,南方印象2007年全国书画大赛银奖和相约香江第三届中国书画交流展金奖。作品为毛主席纪念堂管理局,中央军委办公厅,中国驻外使馆,美术馆博物馆等国家重要部门多次荣誉收藏,是国家主流媒体重点推介的中国新写意花鸟画的代表画家,2010年被评为首届感动中国文化人物,2011年当选为“21世纪中国书画诚信名家”和“21世纪最具收藏价值与升值潜力的中国花鸟画100家”。

  和先闻兄相识二十几年,我觉得他不但是一位优秀的艺术家,时刻超越自我、孜孜以求、勉励探索革新的有识之士,还是一位物我两忘、悠游世界的智者,我时常在他的高声朗笑里、他的理性谈吐中感受到他对艺术的执着和对文化发展的深思和期望。

  先闻首先是个出手不凡、功底深厚的画家。他对绘画的领悟早已超越了绘画本身,认为包括绘画在内的艺术事业是“灵魂的事”。我有时感到很奇怪,曾经科班出身、面壁修行过多年素描和水粉、在肖像甚至在油画方面均有高超技艺的他,为何会放下成为一个艺术巨匠的理想,而甘心将绘画的领域一步步缩小,最后专门弄起了荷花?

  记得22年前,在滨州画院他那间院长办公室兼画室的平房里,我首次看到了他许多各类题材、涉及多类绘画领域的作品,很是吃惊,没料想滨州这个弹丸之地,居然还藏有这等厉害角色!我那时想:这肯定仍是个身居闹市却心属山林的高士。果然,我们相谈甚欢。那次机缘使我们成为了一生的朋友。也许是他身上散发的魅力吸引着我,也许是他后来姿态万千、绚烂无比的荷花引发了我诸多的幻觉,也许更是他与荷花的灵与肉的结合让我看到了一个艺术家不断升华的心路历程,使我不能不跟随他去攀升更美的艺术境界,体验生命的狂喜与恬淡。我明白了,一个真正的艺术家,总会着力于某种最适合表达自己生命与灵魂的题材,在不断纵深的挖掘和不断深化的体验中,完成对自我的探索、认知和塑造。期间,他会舍弃芜杂与放任,而让心中的灵光慢慢闪现,直至它变得越来越耀眼、越来越灼热,他会追随它而去,直至与它彻底融为一体。从这个意义上讲,先闻笔下那些风姿绰约、风华绝代的荷花正是他对自己生命的领悟、期许和阐释,是他心灵的狂欢或静默,是他情意缱绻的绵绵诉说。我看先闻作画,有时真是分不清他究竟是想做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仙子呢,还是想做舍我其谁的护花使者呢。但我为他如醉如痴的忘我境界所感动。他始终守护着一片净土。

  先闻对荷情有独钟,有人说他横涂竖抹,不经意间,叶抑扬,花含放,蹁跹婀娜,五彩斑斓,和谐统一;线条或刚或柔或轻或重,皆气息畅达,节奏明快,运笔随心。其实,这都是几十年艰苦修行的结果。他特别重写生,通过对荷的深入观察,画了大量速写、线描,对荷的造形、结构、色彩、组合、风情雨露等自然状态下的生长规律了然于胸。当其运笔之际,胸中那份对荷的情愫勃然而发,那留在宣纸上的已不仅仅是色彩与线条,更是情、是诗、是对荷的礼赞、是对生命的讴歌……

  先闻的造诣已经超越、覆盖了所谓的笔墨情趣(当然,笔墨情趣断不能少)。他不单用笔墨淋漓地表现外在物象,更在运笔用墨之时渗透进了与之对应的心灵感受:有时酣畅,有时迟疑;有时瞬息万变,有时抱朴守一;有时简约灵动,有时精雕沉潜;有时若丽日晴空,淡雅明澈;有时如晕月冷风,萧瑟孤寂……先闻将心灵的每个侧面都展现在绘画中,让我看到了一个带着锁链却自由变换姿态的心灵舞者。他的画很多铺展得很满,并不拘泥于传统的布白,他的眼睛是心灵的镜头,最善于捕捉至纯至美的瞬间与场景,他试图让读者在有限的空间内看到无限之美,通过他的“镜头”,想象到无边无际的绚烂,像人生,像生命应该拥有的图景。那些无限,那些绚烂,便是先闻的胸襟——它定格在一处,却包纳了永恒。

  由于有深厚的西画基础,先闻更善于用色,他的着色绚烂而高贵,酣畅却质朴,绝不绮丽媚俗、甜腻酥软。他能更好地表现墨色的本质,并将中国画融入新的元素,而这些元素更完美地表达了他自己的心灵世界和美学理想。

  《盛世和风》是先闻近年来的代表作,一丈八巨制,取材于滨州八景之一的“莲池夜月”,是他数十年爱荷、画荷的一次大爆发,也是从形式到技法、从情感到意境的大总结。通幅作品采用勾线染色完成,这在他以前的画作中是不曾有过的。一片荷的世界!极变化之能事,合自然之妙有,可谓真气弥漫,生机盎然,令观者如临万顷荷塘。

  但先闻从不就此止步,更不重复自己。他相信“变则通”的道理。他的不凡、不俗之处还在于,他善于在变通之中不断寻找新的切入点和新的表现方式,这是他心灵不竭的渴望使然,是他的不安分使然,更是他厚积薄发的艺术“势能”必然的运动走向,也充分展示出了这位画界达人聪慧的头脑和敏捷的身手。他从不拘泥已有的成就,而是从自我的“艺术核心价值观”出发,寻找更新自我的突破口和更为丰富的艺术话语。曾经,他大肆“入侵”陶瓷艺术界便是成功一例。他以滨州特有的贝瓷做介质,把原本在宣纸上展示的世界挪到了造型各异的瓶瓶罐罐上,而且出手不凡,一下子将贝瓷的生产带入了一个原创的艺术世界,产生了很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当然,先闻进攻新领域,为的是获得更多灵感的启迪,我发现,自从他画瓷后,他的作品自然渗透进了装饰效果,宣纸上的荷花就像瓷器上的一般,有了凹凸平滑的触感,很是难得。
  先闻的艺术之路,就是一条不断创新、不断前进的道路。他不肯墨守成规、循规蹈矩,他说:“创新必须有理念,没有童心不能创新,没有梦想不能创新,不敢批判不能创新。创新离不开民族性,不能脱离时代感,不能离开自己的艺术个性。创新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伟大的时代一定是创新的时代。”先闻的锐意创新,源自他准确把握时代前进的脉搏、紧跟时代发展脚步的自信,源自他着眼于未来,着眼于世界,要在世界艺术之林中树立起现代中国画新形象的能力与气魄。更是他长期在中国画传承与再造实践中的顿悟。他说:“中国传统文人画的两大软肋:一是不讲色调,二是不讲构成。创造新传统,不妨从这里打入——色调和构成,民族精神和现代观念。这就是我所追求的现代彩墨画。”纵观先闻的水墨画作品,墨依然是画面的骨架和灵魂,但色彩的统领作用却体现得十分突出,也许是刻意的安排,每一幅画上,由一个主色统领,把周围的笔墨线条巧妙地组织起来,成为一种富有音乐节奏的层次推进——这是他作品的鲜明特色。但他并没有停留在自然色彩的表现层面,而是非常和谐地融入中国画的意境,使作品更具精神性。他认为判断好作品有三个层次的参照标准:民族的、时代的、个性的。他的确做到了。

  先闻把他的构成原理概括成12个字,即“点线面,角方圆,黑白灰,红黄蓝”。他说,这12个字里面包含了构成的最基本元素、最基本形状、最基本层次、最基本色调。他站在传统笔墨的根源上,借鉴西方的色彩和构成,在古老的艺术藤蔓上开出新鲜的花朵,完成了自己的形制。他的老师朱铭先生曾评价他说:“新颖的构图和新颖的色调是赵先闻作品的主要特征,这是传统功力和创新精神的完美结合所造就的成果。”这恰如他自己所张扬的:“我创造我的世界,我在我的世界里面。”他对自己的绘画所注入的鲜活,无疑传承和延续了古老的最原始的神韵。

  先闻特别善于学习和思考,且不止于绘画这片方寸之地。他涉猎广泛、触类旁通。他非常关注传统文化和现代意识的结合与发展问题。他看到了文化的重负,也看到了地域的局限性,于是,他把目光放到了更为博大的精神背景上,实践自己的思索和理想。他深入到时间深处,探求艺术与生命的深度,甚至到了“八风吹不动”,“安禅制毒龙”的大境界。尤其是退休后,他安心作画,心无旁骛,在艺术的瀚海里狼奔彘突地漫游,于是,他更年轻了,更有活力了,脑门子也更亮了。

  在色彩驳杂的丹青世界,先闻简练揣摩,心如止水;但倘若做起事业,则是风风火火,奔走如电。前几年,还没等别人回过神儿来,仿佛突然之间,他就搞起了一个原创绘画艺术中心,像模像样地挂了牌子,还弄了几间大画室。待我参观了这个中心,看了满墙悬挂的“原创作品”之后才明白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原来,这些原创作品的作者从来没学过绘画,在先闻的“忽悠”下,居然画出了朴拙却寓意深刻的作品,让人好生惊奇。先闻介绍说,他的所谓“忽悠”,就是让他们解开一切束缚,打破所有框框,颠覆一切干扰,在完全放松的情况下,像天真的儿童那样无所顾忌地去表达自己的内心。这是他的一种实验。他让作画者在没有艺术训练的前提下尽情挥洒自己,让他们去发现和挖掘隐藏在意识深处的艺术基因和表现天赋,从而也让自己进一步领悟着真正的艺术规律——那就是无限逼近艺术的本质,逼近一个心灵所能展示和表达的极限,而不是在技法和规矩里打转转,进而扼杀了自然、鲜活、灵性充盈、情感丰沛的真正的艺术,最后沦落为一个匠人。让人惊奇的是,他的原创思维本是为自己的创作树立一面警醒的镜子,却不料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其中包括喜欢中国艺术、慕名而来的外国朋友,他们在先闻的引领下,通过笔墨进行了毫无障碍的交流,对中国的绘画和书法艺术有了切身的体会。先闻也因此在创作中变得更天真、更大胆,观其近年来的作品,仿佛总是氤氲着一股力道很足的“童子真气”。

  其实,先闻体内确实真气十足。最张扬他个性的我觉得是书法。他写字,笔走龙蛇,呼风唤雨,气势如虹。一枝如椽的革命大笔上下翻飞,飘忽不定,刚柔相济;且伴以吐纳运气,落笔若点穴疗疾,提按如苍鹰攫兔,辗转腾挪,荡气回肠;写毕,则如烈士之入刑场,趾高气扬、从容淡定、谈笑风生。观者尚在惊愕,他已落座喝茶矣。

  先闻,字“知也”,知者,智也。此字既表达了他求知的抱负,又表现出人情练达、洞明一切的从容淡定。他在我们这样一个世界悠游,既执着于墨色,又超乎其上,他不单在画面上悟出了色之“有”“无”的辩证关系,更将这一深切体悟运用到他热爱的生活之中,成了一位真正洞彻生活与艺术真谛的达人。是的,通达,是人生的至高境界,只有通达之人,才能放下更多牵绊,化解更多迷误,在追求生命极致与灵魂净化中轻装前行,接近更远更高的美,看花开花落,伴朗月清风。 文/王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