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新闻周刊 > 正文

家务事,难断

2018-9-10 10:40:22 来源:山东商报

      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但是“诉调法官”天天在断着这难断的家务事。送到法院的案子,不少被他们拦了下来,苦口婆心地悉心调解,希望能让每一位当事人满意地离开法院。被拦下的这些人是幸运的,经过调解,也许能够挽救一段婚姻,也许能够让破碎的家庭重拾温暖,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让投机取巧的人难钻法律空子,避免日后酿成大错…… 文/记者王晓迪 图/通讯员齐晓

 

“诉调法官”李青

“诉调法官”梁猛

“诉调法官”位小娟



  老有所依


  齐大爷今年75岁了,膝下一儿一女,前几年老伴儿因病去世,家里只剩下他自己还有一个常年照顾自己的护工。儿女有家后回来探望老人的次数屈指可数,无奈下,老人决定将自己的儿女告上法庭。


  这个案子的“诉前法官”是济南高新区法院的李青,第一次见老人的时候,老人坐着轮椅,由护工推进调解室,老人很瘦,话不多,但重复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无家可归。”从言语中可以看出,齐大爷读过书,从工作单位退休后,每月还有4000元的退休金,但是要支付给护工3800元,日子过得也很紧巴。从他的口中李青得知,老人有一处房产,自己住在这个房子里。两个孩子知道老人有退休金能养活自己后,从没有往家里送过一分钱,而且自从老伴儿去世后几乎不来探望老人。老人觉得自己的儿女并没有履行赡养义务,所以决定将儿女双双告上法庭。


  了解事情的大概,李青和老人又闲聊了些别的,分散老人注意,希望他不要过度伤心。就在这时,老人的儿女推门而入,两人面子上明显有些挂不住,这时李青开口说“你们说这事儿闹到法庭上多丢人。”老人的儿女立刻低着头说“丢死了。”李青让老人的儿女说说自己打算怎么做,两人只是摆出自己平时也很忙,没时间等等的借口来推脱,但是二人始终没有提老人房子的问题。见二人不好意思开口,李青转脸问老人“大爷,您这房子以后准备咋办啊,您有想法吗?”儿女一听这话,双双看向老人,期待着老人的回答。“谁给我养老送终我给谁。”老人干脆利索地说。有这话,李青心里也有了数,她说“根据咱老辈儿传下来的规矩和传统,一般都是由儿子来给老人养老。但是依照法律规定老人有儿有女,两人都应该履行赡养义务。老人的要求是,你们每人每月给老人一千五百元赡养费,你们同意吗?”经过调解,双方同意老人的这一要求。


  本案在处理赡养问题的同时又生成遗产问题,因为老人的“谁给我养老送终我给谁”这句话,最终经过调解,由老人的儿子主要承担老人的衣食住行以及疾病相关费用,而老人百年后房子由儿子继承,但是儿子需要给老人的女儿20万元。最终老人的儿女同意调解,三人的心愿都达成。



  相扶到老



  家庭纠纷产生的原因多种多样,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在办案过程中,往往依据道德观念,却能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我们今天说的就是高新区法院另一位“诉调法官”梁猛,他曾办理过一起离婚案子,一对原配夫妻,男女双方都已经年过半百,男方年轻的时候曾是一名中学体育老师,后来辞职办了一个服装厂,钱挣得越来越多,日子过得越来越好,女方却向法院提起了离婚诉讼,理由是服装厂里大多数都是女工,女方总疑心男方在外面有外遇,因此天天跟男方吵架,最终走到了离婚诉讼这一步。在跟两人的庭前交谈中,梁猛发现两人一起经历了几十年的婚姻生活,共同面对过生活带来的磨难,岁月给予的温馨,甚至两人刚刚有了一个小孙女,本是该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候,却在晚年最需要相互照顾、彼此依赖的时间产生离婚的念头,梁猛经过观察认为两人之间纯粹是因为误会并且缺乏互相有效的沟通而导致的矛盾,女方长期赋闲在家,男方为了事业早出晚归,久而久之两人之间缺乏必要和合适的交流,女方产生疑心,男方懒得解释,才导致了这起离婚诉讼。


  针对上述问题,梁猛开解两位当事人,两人结婚几十年,从相识到相知,本应相扶到老,在年轻办厂的初期,各种磨难都挺过来了,现在日子越来越好,该享受一下老年人该享有的天伦之乐了,所谓“少年夫妻老来伴”,建议男方在日常生活中多给女方一些关心,主动找女方沟通交流,适当的把生活的重心转移到家庭中来,用家庭的温馨,感化老伴敏感的心。同时建议女方,对男方多一点信任,多一份宽容、理解,少一点抱怨。男方反思了自己的不足,也明白多少年来妻子的付出,表示今后一定会改进自己,体谅女方,改善夫妻关系,女方也撤回了离婚诉讼。


  婚姻家庭生活是社会稳定的基石。因为缺乏沟通造成两人矛盾,我们就要本着劝和不劝离,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原则来进行调解,从社会伦理、道德感情出发,仔细倾听当事人的倾诉,站在当事人的立场上,设身处地的为当事人化解矛盾。



  寓情于法



  为减少纠纷,化解争议,2016年12月,高新区法院设立“高新区诉调服务中心”。2018年1月,高新法院积极探索诉前调解新模式,诉调中心调整到业务庭,形成了与审判团队一一对应的诉调团队。民商事审判庭未入额法官5名,组成“一名未入额法官+两名法官助理+一名书记员”的5个专业诉前调解团队。对民商案由进一步分类进行专业诉调,发挥专业优势。截至6月底,诉调累计收案2502件,诉调结案1621件,诉调成功终结433件,诉调成功出具调解书237件,调解成功率41.33%,诉调不成功951件。


  说起专业的诉前调解团队,高新区法院还有一位“诉调法官”,她的名字叫位小娟,一直在民商事审判工作的第一线,任劳任怨。因为案件分工不同,她负责商事案件,虽然处理的家务事很少,但作为基层法院的民商事女法官以悲悯之心和博爱之情,走进当事人的心里。放下法官的架子,以亲和力感化当事人,拉近当事人之间、当事人与法院之间的距离,让老百姓认可案件的处理方案,愿意把矛盾、纠纷交给法官处理,在情、理、法之间找到最佳的连接点,用真心真情处理每一起案件,赢得当事人的信任。自2018年初高新法院成立诉调服务中心以来,她共收诉调案件430件,审结294件,其中调解成功110件,调解成功并出具调解书25件。


  寓情于法,注重调解。用心了解案件起因,当事人的社会关系、法律关系与争议焦点,分析当事人的心理变化,根据双方矛盾焦点有的放矢进行调解。几年来不断探索调解工作新方法,对重感情讲义气的人,运用情感感染法;对刚烈、脾气暴躁的人,运用以柔克刚法;对遇事优柔寡断、缺乏自我主张的人,运用正义威慑法;对当事人亲属较少、想依靠外援的人,运用亲情触法;对法律知识匮乏、法律意识淡薄的人,采用发挥代理人作用法等方式方法。在严格依法办案的同时,在忠于法律的前提下,针对不同的案件,采用不同的办案方式,抓住契机,及时调解,诉调结案率为68.4%,诉调调解成功率为45.9%,通过调解取得了事半功倍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