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财经新闻 > 正文

滴滴深夜停摆 记者体验打车生态

2018-9-13 9:43:19 来源:山东商报

  8日至14日深夜(23:00—次日5:00),滴滴在该时间段暂停出行服务。一周时间已过半,记者调查发现,在济南主城区招手打出租车并不难,在外围区域和小区内的出行变难。滴滴“一刀切”的做法,让用惯了滴滴的出租车司机和乘客们感到不适,能够接入出租车的一款打车软件在这时受到“追捧”,专车因价格昂贵,订单量无明显提升。滴滴暂停服务的深夜里,各式“夜车”有各自的活法。 记者 王彦斌  刘东宁

 

 

昨日夜间,主城区一道路上市民在路边招手打车  记者 周里 摄

 

  市区主干道打车挺容易 小区里打车变难


  9日凌晨一点多,经常上夜班的李先生准备回家,他像往常一样打开了滴滴出行,一行字出现在了页面上:“为更好保障出行安全,滴滴已启动安全大整治工作。将暂停9月8日至14日深夜(23:00—次日5:00)的出行服务。”


  此前李先生已经习惯了先在办公室用滴滴打上车后,等车快到楼下时再下楼。滴滴突然不能用了,这让李先生感到不习惯。他只能下楼去路边招手打出租车,幸好很快就打上了一辆出租车。接下来的两三天,李先生也都是利用了同样的方式打车回家。李先生上班的地点位于历山路与泺源大街交叉口附近,这里是济南主城区的位置。


  10日深夜到11日凌晨期间,记者兵分两路进行打车体验,记者分别在5个地点招手打了5次车,其中4次位于二环以内,1次位于二环以外,总的来说,打车的地点都位于主城区内。二环以内的4次打车都在两三分钟内便打上了,二环外的打车地点位于浆水泉西路上一小区门口前的路上,记者等待了二十分钟,没有一辆出租车经过。


  “市区里打车的多,出租车也多。但是外围这两天就不好打车了,就拿高新区那边的写字楼来看,深夜里他们之前通过软件叫辆车然后下楼。现在他们去路边打车的话要很长时间才能等到一辆车。”一位出租车司机说,“还有就是一些小区里,很晚了如果不是去送人,我们不会往里边跑。如果有软件的话就不一样,你能在软件上看到哪里有人。”


  10日晚23时45分至50分,记者在历山路新航大厦门前统计发现,短短五分钟内,经此沿历山路由南向北的出租车达十余辆,且空车占比超过七成。23时53分,记者搭乘一辆主动停车询问“是否打车”的出租车沿历山路向北至历山路与北园大街交汇处。


  一路上记者在车内看到,在作为省城主干道的历山路上,空驶出租车的身影并未较滴滴出行深夜停运前有明显减少,市民依旧能够在道路的显眼位置方便地打到出租车。

 

  出租车司机感到“不适”  快车和专车司机挣钱少了

 

  采访过程中,多数出租车司机表示滴滴深夜暂停服务并没有影响到他们的生意。但是有司机表示滴滴的这一举动让他们感觉有些别扭:“之前用惯了,晚上突然不能用了,感觉不得劲。”打车软件的存在让出租车司机的空驶率得以降低。在出租车司机宋先生的眼中,滴滴出行深夜停运整改的范围多少有些过了:“在我看来,滴滴出行停业整改的范围应该是私家车,但不知道为什么连出租车也不让干了。


  滴滴深夜暂停服务,出租车司机依然可以通过传统的方式来运载乘客,而对于经常在深夜出车的快车司机和专车司机来说,滴滴深夜“停摆”让他们损失惨重。一位滴滴专车司机说:“深夜我们就没法干了,肯定就影响我们挣钱了。”但是也有快车司机表示,因为平常也就干到十一点多,滴滴停了,对他影响不大。


  济南一汽车租赁公司的负责人说,它们公司有很多车辆是滴滴对公车,“滴滴以及网约车的整顿,搞的人心惶惶,总体感觉大家就是精神不振,有不确定因素。之前顺风车下线之后,本来预计快车和专车的订单量会上升,但实际上是不升反降。现在发现有不少人自滴滴顺风车出事之后,卸载了软件。”他说,事情发生后,一棒子打翻一车人,希望整顿完了之后,市场能慢慢恢复。


  有司机表示,滴滴出行深夜停运几日来,自己的夜间收入并没有明显的提高,部分出租车司机同行甚至出现了夜间收入不升反降的情况,“滴滴停运的这个时间段原本就是一天内客流量最少的一段时间,也是出租车行业一天内营业额最少的时间段。”


  乐清顺风车乘客被杀一事发生后,监管部门加强了对网约车公司的检查。9月5日,针对网约车、顺风车平台公司的安全专项检查工作正式启动,交通运输部等10部委有关部门人员及相关专家组成的检查组在当天已进驻滴滴公司。11日,交通运输部发布消息,由交通运输部、中央网信办、公安部等多部门组成的网约车、顺风车安全专项工作检查组将陆续进驻首汽约车、神州专车、曹操专车、易到用车、美团出行、嘀嗒出行、高德等网约车和顺风车平台公司,开展安全专项检查。

 

  有软件趁机抢占市场  司机为接单注册新软件

 

  10日23:36,记者在历山路天鹅大厦打上车后,询问司机滴滴现在不能用了,是不是会影响到他们的接单量。


  “影响不大。”该司机说。接下来,该司机便向记者推荐一款名为嘀嗒出行的打车软件,他说他在126天前开始注册使用的这个软件。他从其手机里调出来一个二维码,说:“你现在扫码注册一下的话,打车会优惠两块钱。相应的我也会有奖励。”


  记者扫码注册后发现,该司机已经用嘀嗒出行服务了243次。由此可见,在此之前,该司机用嘀嗒出行一天接不到两单。“这两天的话,用这个叫车的人明显多了。现在有人叫车,我一般都抢不上。”他说。


  23:47,记者到达这次打车的目的地——位于浆水泉西路上的黄金山水郡小区门口。记者注意到,在车上的这十一分钟的时间里,该司机手机上的嘀嗒出行给出了两次抢单的提示,而且单子接着就被抢了。


  记者下车后,在路边呆了20多分钟,尝试打上一辆出租车,但是因为这条路处于几个小区的内部,20多分钟的时间里没有出租车经过。时间来到了11日0:10,记者尝试用嘀嗒出行打车,几秒钟的时间内便有人接单,而且页面上还出现了“已有多人抢单,系统正在为你筛选最合适的司机”的提示。接单的司机距离记者所在的位置在1公里左右。


  “晚上没了滴滴,我们就用嘀嗒接单,但是乘客不多。所以你发个单后,附近抢单的人就很多。”司机跟记者解释为何一发单就有人抢单。他说:“他注册了三个多月,只用嘀嗒接了一百多单,有滴滴的时候就用滴滴,这是滴滴停了才用嘀嗒。”


  过了14分钟,记者到达位于泉城路上的世茂广场。两分钟之内,记者便招手打上了一辆出租车。这名司机说:“滴滴不能用了,不少人都在用嘀嗒,我今天刚提交了材料,还没注册通过。”

 

  打专车费用要高出一倍多  专车订单量无明显提升

 

  记者了解到,嘀嗒出行之所以会备受出租车司机的青睐,是因为目前市面上其他的几款打车软件出租车并不能接入,多是一些专车。而对于普通乘客来说,专车的费用要比出租车和快车高出不少。


  11日晚上11点18分,记者在历山路上用神州专车软件打上了一辆公务轿车,这是神州专车里花费最少的一款车型。即便是到了深夜,也有1.2倍的加价。记者到达位于浆水泉西路上的住处后,最终的花费是39.48元。而平常打出租车或者用滴滴快车,这段距离的花费只需要15元左右。对比起来,专车的费用要高出一倍多。对于普通乘客来说,因为高额的费用,即使滴滴深夜不能用了,也不会选择打专车。


  乘车过程中,神州专车司机称:“这两天夜里滴滴停运,但是并没有感觉订单明显上升。”他只听说因为滴滴夜间服务的暂停,在机场和车站附近出现了出租车抬价的情况。他说,最近,神州的空驶率非常高,经常是接上一个单,空跑3公里,载客只有1公里。


  昨日晚上九点多,记者打开神州专车,软件上显示这段时间正处于用车高峰期,与前天同样的距离,软件给出的预估价是50余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