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新闻周刊 > 正文

英雄山上的坚守

2018-9-17 10:33:44 来源:山东商报

         昨天,经过全面改造提升,闭馆了10个月的济南战役纪念馆如期开馆,这一天,恰好是70年前济南战役打响的日子。


 

 

  在济南革命烈士陵园,济南战役牺牲烈士墓整齐排列,长眠于此的有战役中牺牲的最高将领王吉文、有牺牲前上交带血党费的孙景隆,但还有很多生命定格在冰冷的名字上,身前的故事无人知晓。如今,烈士寻亲直通车已开展9年,随着时间的推移,即便电话越来越少,但这份守候将依然永在。 文/图 记者 于娜
  

 

  5000多个名字和1000多座烈士墓

 

  在济南市黑虎泉西路,解放阁护城河与黑虎泉相望,如今已成为济南市标志性的建筑之一。在解放阁台基东侧贴壁立着解放济南战役革命烈士纪念碑,碑上镌刻着在济南战役中壮烈牺牲的3764位烈士的英名,他们中有师级干部,也有最普通的士兵,然而这并非全部。

 

  10年前,为纪念济南战役胜利60周年,解放阁重新修整,并将近年来有关部门经过多方寻找查证后确认的1337名在济南战役中牺牲的烈士姓名补录到了纪念碑上。这5000多位烈士中,绝大多数只剩下冷冰冰的名字,能够留下故事的寥寥无几。

 

  据济南革命烈士陵园相关人员介绍,位于陵园南部的烈士墓区,现共有烈士墓1614座,其中有名烈士墓875座,无名烈士墓739座。

 

  时间流逝,烈士们已经长眠在英雄山70年。每年的相关纪念日,人们更愿意到革命烈士陵园祭奠先烈、缅怀历史,因为他们觉得在这里能和英骨长存的烈士们离得更近,能和历史走得更近。

 

  年轻师长长眠英雄山是济南战役牺牲最高将领

 

  在济南战役纪念馆的英烈厅里,解说员最常说的是:“济南战役中牺牲了两位师级干部,一位是时任华东野战军三纵八师师长王吉文,一位是华东野战军三十七师政委徐海珊。他们二位都是湖北红安(原名黄安)人。”王吉文用过的毛毯和徐海珊用过的公文包如今安静地躺在展厅里。

 

  王吉文1916年出生于湖北省黄安县王西禄村,10岁丧父,与母亲相依为命。1930年5月,14岁的王吉文参加红军,1932年2月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34年10月随红四方面军长征。在频繁的战斗中,王吉文不仅学会了打仗,还学会了指挥打仗,迅速成长为一名年轻的指挥员。1939 年,他随一一五师来到山东,转战鲁南,留下许多战斗故事。

 

  济南战役打响后,王吉文率领全师一举攻克了凤凰山、簸箕山、大青山等外围据点,攻入商埠。9月21日拂晓,王吉文随突击部队进入商埠,上午9时许,战士汇报说纬八路敌人的一座地堡封锁得很严密,部队难以前进。正在吃早饭的王吉文不顾政委王六生的阻拦,亲自到离火线不到一百米的巷口处和团营干部一起部署火力,指挥部队打掉了敌人的督战队。当王吉文准备返回师指挥所时,一颗炮弹飞来,左肺的创伤让他一下子昏厥过去。抬下战场时,王吉文已经陷入昏迷状态。当天下午5时,他走完了32年的短暂人生历程,也成为烈士墓中牺牲时级别最高也是最年轻的将领。

 

  几张血染的纸币成为永久纪念

 

  在陵园东二区二排,烈士孙景隆的墓碑巍然矗立。去年,让三代人苦寻了69年的孙景隆烈士墓终于与后辈“相见”。今年清明节,烈士孙子孙富强和孙女孙洪春从老家莱阳赶来祭奠,一句“爷爷,我们来看您了”,诉说着三代人跨越多年的思念。去年,孙景隆的儿子第一次看望父亲,今年则瘫痪在床无法前来,据烈士家人说,孙景隆的妹妹从50年代起就开始寻找哥哥的下落,如今也已90多岁高龄。这次来济南,孙富强带来了孙景隆参军前的珍贵照片,这是孙家唯一一张孙景隆生前的照片,现已捐赠给济南战役纪念馆,留存历史资料。

 

  这张孙景隆的生前照片与济南战役纪念馆内18张染着血迹的纸币并排放在一起,这些纸币就与孙景隆有关。1948年济南战役打响,当时孙景隆担任九纵二十五师七十三团七连七班副班长、爆破组组长。9月23日下午6时,济南战役发起全线总攻。激战至清晨5时,孙景隆冒着敌人的炮火将红旗插上城头时,身负重伤,摔下城墙。当时的指导员彭超把孙景隆抱在怀里,孙景隆掏出一个纸包,包里放着18张北海银行纸币,他对彭超说,这是他的全部财产,要把它作为党费。

 

  18张纸币是孙景隆入伍18个月的津贴,他分文未动,把生命和18个月的军旅纪念全部上交给了国家。如今,这些血染的纸币安静地陈列在纪念馆里,已被鉴定为国家一级红色文物。

 

  胜利的红旗终于插上了济南城头,人民军队作出了巨大的牺牲,是他们抱着炸药包冲向敌人的碉堡,是他们登上云梯与敌人殊死搏斗,是他们拉响了最后一颗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如今,曾经相伴在他们身旁的物件,成为了这段历史永久的纪念。

 

  “寻亲直通车”开通9年 39位烈属找到亲人墓

 

  目前,济南革命烈士陵园的烈士墓碑,每年清明节等日子,会有不少人来瞻仰祭奠,墓碑上有的英名流传千古,还有一些无名烈士墓,身后故事无迹可寻。

 

  为了帮助烈属尽快找到自己的亲人,济南市革命烈士陵园早在2009年就成立了烈属寻亲办公室。“烈属寻亲工作的难点主要还是在前期的信息搜集上。这需要普查济南周边全部烈士陵园的全部墓碑,并详细登记每个墓碑的位置信息。”济南战役纪念馆馆长孙晓峰说。

 

  据孙晓峰介绍,由于烈属提供的信息资料不全以及相关历史档案记录不完整,烈属寻亲工作往往都“无功而返”。“很多都是在烈士英名录上能找到人名,却没有记录牺牲地址,墓碑也就无法找到。”

 

  负责接听寻亲电话的王军利对此感触颇深,“从打来寻亲电话的数量来看,寻亲的一年比一年要少,即便打电话的数量有起伏,但能提供有效信息的不断减少。”王军利介绍,2009年济南战役纪念馆开通“烈属寻亲直通车”以来,寻亲电话从最初的每年1000多个减少到现在不足100个。“前年70个,去年61个。清明节前后打电话寻亲的多一些,平常则比较少。”

 

  寻亲的越来越少,在孙晓峰看来,主要原因还是大多数寻亲的家属都是第三代寻找爷爷,而第三代掌握的相关信息往往都很少。“这些烈士的战友健在的也已80多岁,很多都已经不在人世,知道相关情况的已经越来越少了。”不过,经过不懈努力,9年来已经有39位烈属找到了亲人墓,寻亲办公室还查实和完善了3800多名烈士的资料,有几批烈士墓从济南城郊的散葬墓区迁进了烈士陵园。“随着时间的推移,可能烈属寻亲的信息会越来越少,烈士墓地的查找也越来越艰难,但只要有烈士遗属有寻亲意愿,我们就会一直找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