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商势力 > 正文

“石头村”的新难题

2018-9-18 11:06:27 来源:山东商报

          “这事现在不好说了。”郑福奎有些沮丧。


  “这事”是说将他们村里闲置的石头房打造成民宿的事。两年前,多方努力下,存留着40多套清末民初石砌老房的郑家村欲打造“山东最美民宿”。不料,实际操作中,新的难题出现,两年后,这一设想搁浅了。说起原因,主要就是缺钱缺人。另一方面,村支书郑福奎也积极利用村里的资源打造产业,经过两年的发展,合作社的蜂蜜和菊花茶已经有了不错的销路。文/图 记者 王彦斌

 

 

郑家村内的石头房多半已闲置


  
  40多套石头房



  在省城南郊的市中区兴隆街道办事处辖区南头有这样一个村落:坐落于山谷之中,河道从村中穿过,用石头垒成的房子遍布村中,初秋时节,山楂树、柿子树、枣树上都结满了果子,村南头还有一口井,夏季雨水多时,井口里的泉水会汩汩往外冒。


  这个村落名叫郑家窝坡村,简称郑家村,离市中区兴隆山街道办事处仅有约12公里远的距离。正常的话,开车只需20分钟左右便可到达市区。“所以说,我们这的地理位置还是很不错的。”郑福奎说。目前,进出村内的唯一一条公路正在修缮,道路变得不顺畅。


  郑家村最大的特点是保留下来了40多套在清末民初时期用石头垒成的老房子。据村里的老人介绍,石房的石材都是就近取的山上的青石,这些老房子基本都是解放前的,主要集中在清朝末年和民国时期建造的。盖房子的时候都是村民自己从山上往下背石头,“二百多斤的石头我一块块地背回来,然后用器具打磨平整,然后再一块块垒起来。”


  整个村落依河谷而建,河谷旁是进出村落的唯一一条公路,靠近公路的位置大都是两三层的楼房,和济南南山别的村庄并没太大差别。但是沿着这些楼房间的青石板小路上山,躲藏在这些楼房之后用石头垒成的老房子便逐渐显现出来。大片无人居住被废弃的石头房,一直建到了这座山头的半山腰处。来到山上俯望,这些石头房被树木所遮掩。在这些废弃的石头房里,破损比较严重的只剩了些断壁残垣,一些保存比较完好的则只是缺少了屋顶,整个院落的状貌清晰可见。


  面对这样的资源,两年前,“石头村”欲变身“山东最美民宿”。



  打造民宿受阻



  2016年春夏之交,在有关部门的支持下,济南大学建筑规划研究所所长、山东省城市文化研究会副秘书长刘强带领的设计团队挑选了郑家村的21套保存相对完整的古宅进行改造,意将其打造成“山东最美民宿”。


  两年的时间过去了,这项计划却意外搁浅了,当时信心满满的村支书郑福奎提及此事时也不愿多谈,在记者的再三要求下,他才打开了话匣子。“当时计划的挺好,刘教授也带领学生做了相关设计。后来不少媒体也关注了,我也把石头房那边的路往里稍微修了修,但是不少村民有了意见,不想把石头房转给我们来打造。”说到着,郑福奎有些无奈。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是缺钱。一开始的投资并没有落地,这也就导致这个项目没了进展。”郑福奎接着说,“此外,村里的年轻人也都外出打工了,找个能干活的,帮得上忙的人也很难。”


  对于民宿项目搁浅的原因,刘强分析说,最主要是资金,其次是相应配套旅游资源及基础设施的跟进,此外,运营及村民收益分配也是个问题。最好还要跟其它村落形成整体旅游片区。郑家村临近斗母泉村,该村内有济南七十二名泉之一的斗母泉,节假日期间,会有不少人来此游览观泉。


  此外,郑家村村南头的古井和部分河道已经进行了打造,原本破烂不堪的古井如今被修缮一新:井口周边打造出了一块平台,马路跟平台间的河道上铺设了青石板。“上个月下大雨的时候,泉水呼呼的往外冒了好几天。游客经过也会驻足观看。”郑福奎说。



  300亩“药谷”



  打造民宿的计划虽然受阻,但是这两年郑家村在中草药种植和开发等方面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2016年初,郑福奎带领村民注册了一家合作社,名字叫济南市药谷中草药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利用村里流转闲置的土地,“药谷”中进行了菊花、丹参、黑枸杞、射干等的种植。


  在成立合作社之前,郑福奎跟随他们村扶贫的“第一书记”任春莲参加了中央电视台的《创业英雄汇》,在节目上,他们的草药种植项目获得了某投资公司200万元的投资。“下一步,草药种植要更加专业化和规模化。从而带领村民尽快脱贫致富。”郑福奎那时候对记者说。


  经过两年的摸索,合作社里各种中草药的种植规模达到了300余亩。昨日上午,在郑福奎的带领下,记者参观了这片“药谷”。郑福奎现在最欣喜的是这里种植了50亩的菊花,这片菊花就种在了连绵的山脚下,“这算是第三年种植,规模逐渐扩大,第一年没有经验,不少都冻死了。去年给村民带来了不少的收益。”他说,经过这两年的摸索,他知道哪些草药适合种植,哪些不适合,“因为我们这边的土壤薄,决明子和板蓝根其实是不合适的,菊花相对来说比较合适,明年计划种无花果,由草本转为木本,更好管理。”


  在今年,郑福奎对这片菊花有了更好的想法:“等11月菊花盛开后,搞一个采摘,采摘完之后,可以立马烘干制茶,这样就有了体验。”此外,“药谷”的蜂蜜已经有了一定的知名度,在去年还注册了商标。据了解,合作社这两年的发展,在山东大学科技推广平台的助力下,中草药的附加值得以提升,产品销售额实现猛增,帮助不少村民实现了脱贫。



  新难题



  17日午后1点多,一场小雨飘落,宁静的山村里雨落的声音尤其响亮。82岁的郑家村村民徐永芳坐在村口,一条大黄狗蹲在她身旁。雨越发细密起来,她拿起板凳,拄着拐杖佝偻着身子往她的石头房走去,她是从更里面的山村嫁到了这儿,她说不清这片石头房的历史,甚至也说不清自己在这住了多少年了。


  “孩子们早都不在这住了,我这个石头房也坏了好多年了。”徐永芳说,住在石头房里并不舒服,石头房原来的屋顶损坏后,她就住在了用砖瓦垒成的东屋里,新房跟石头老房在一个院落。对于石头房开发的事情她也并不关心。


  几天前,又有人来到郑家村考察石头房,而后对于古村落改建民宿给出了初步的反馈:需要设计部门进一步论证,因所处地理位置和道路建设原因,大规模开发不现实,且做成景区立意不够,实景不够,原始状态可以,但还需精准设定后期消费群体。此外,做成养老休闲产业缺乏必要的医疗保障和必要配套设施。


  古村落的石头房如何更好地利用和保护依然待解。与两年前相比,“石头村”又面临着新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