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娱时间 > 正文

月光桐花中的诗意故乡

2018-9-1 8:25:36 来源:山东商报

         ◎何欣竹《外婆的月亮田》,肖勤/著,山东教育出版社

 

  “打霜了,你看那窗格子透来的夜色,跑着蓝水水的光,真好。”作家肖琴在最近出版的《外婆的月亮田》中,用诗一般的语言,为读者展现出边陲少数民族山寨的生活画卷。在她的笔下,山乡是寂静清苦的,“苍茫无边的群山、连绵不觉地延伸到山脚的梯田,它们在月夜里显得凝重、遥远。山风吹拂着外婆的头巾,露出几缕白发,像洁白的蚕丝,随风飘摇,显得那样遥远和孤单。”月光下层层叠叠的梯田,浓得像云朵一样的霜雾,这些景象构成了作者笔下寂静的故乡。山村也是生机勃勃的,每年春天,桐花如雪似海地铺满桐花岭,田坎边的野刺莓和坡上的野樱桃红了,漫山遍野都是采果子的娃娃。清冷和热闹、如梦似幻和人间烟火糅合在一起,为生长在钢筋混凝土之间远离故乡的现代都市人,勾画出一个永不消逝的故乡。

 

  大山里的人们朴素而踏实,即使生活艰辛,也保留着淳朴善良的心和对自然的敬畏。山里树多,但不能乱砍。上百年上千年的树和仡佬大山负责撑天,天不垮,才可以好好地下雨;几十年的树负责养人,砍来解成板子柱子,修成房子;几年生的杂木负责养人,砍来当柴火。挖笋子得先敬完山神,一季冬只能挖三次冬笋,一次只能挖十根,这是外婆教孙女挖冬笋之前先教的规矩。

 

  《外婆的月亮田》虽然是一部儿童文学作品,但不同年龄的读者来看,也许会有不同的感触。儿童看这本书,能看出意趣盎然,成年人读来,更能体味出书中描写的相濡以沫的亲情、守望终生的爱情。书中外公和小姨平日里针锋相对,外公嫌小姨拉二胡难听,说是在拉妖拉怪。小姨就故意拉出战马嘶鸣的声音,还嘲笑外公“老梅,老梅,梅花一朵朵,一朵接一朵”,意思是外公姓梅,所以生的全是女孩子。这样一个不羁的小姨,在看到外公缠绵病榻之后,冲到学校取回二胡,用激烈的弦音向外公呐喊:“老梅,你出来,你出来骂我呀!”激荡的亲情展露无遗。

 

  外公和外婆一辈子拌嘴斗气,其实是外公怕在县里立过大功的俊俏姑娘有一天会离开这清苦寂寞的山村。爱有多深,怕有多重,于是外公对外婆横挑鼻子竖挑眼。外婆在外公弥留之际,才袒露心声,为了跟外公在一起,自己根本没有去县里接受表彰,外公以为外婆留恋的“骑高头大马,戴大红花”,其实本不存在。外婆对外公的感情,同样深沉而隽永,她一辈子只认得四个字,就是成婚那天,走出花轿、走出堂屋,看到墙上贴着外公亲手写下的“百年好合”。那一辈人的感情,深埋心中,含蓄悠长。

 

  正如作者所说,“回不去的故乡、去不了的远方,这是我们这一代人的惆怅。”也许通过《外婆的月亮田》,我们能看到竹笋从泥土间节节抽长,看到月光下水镜般的梯田,闻到春寒料峭中的桐花香气;而我们生活在钢筋水泥丛林中的孩子,能触摸到淳朴的善意和隐忍的坚守,触摸到故乡的微风和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