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眼界周刊 > 正文

想要逃离的一种职场生态——“隐形加班”越来越不像加班

2018-9-20 12:19:08 来源:山东商报

        自从被拉进了微信群,自从在群里随时被“叫起”,自从具备了在厨房一边颠勺一边进行语音回复的特殊技能,加班就越来越碎片化了。于是,究竟是在家休假还是在陪老板上班,相信很多人已经傻傻的分不清了。就这样,年轻人的职场生态中出现了一种怪相:工作群即时操控之下的“隐形加班”,越来越不像加班!


  此情此景之下,想要维权的你,难道真要退群了是吗?但是,谁都知道,心里发发狠可以,真要和这样的职场常态死磕,恐怕就要伤痕累累了!被谁来拯救,还真是个问题。 肖明君

 



  开始向往群外的生活


  
  在很多人的心目中,手机已经无异于自己的眼耳口鼻,左膀右臂,看这“人机一体”的情形,差不多就是自己的一个重要器官了。


  而原本作为社交工具的微信,也已经成为人的神经末梢,成为感知世界的触角。与此同时,人际界限的模糊,也让很多人进入了时空颠倒的状态,于是,很多不适应也随之而来。


  对于工作群的不适应,职场人尤甚。


  曾有职场小哥给媒体记者展示自己的工作群留言,上面领导刚发话说要“尽快执行”,半小时内,下面一溜的表态:“坚决执行!”对此,该小哥苦笑一声:领导要求严,只好每隔二三十分钟,翻一下工作群。据说,这种认知是有调查数据可以印证的:每人每天在微信上花时约1.7小时,光从时间来算,已经够多,但打开次数之频繁,更叫人咋舌:55.2%的用户每天打开微信超过10次,25%的用户每天打开超过30次。


  据了解,被微信工作群捆绑上的人群中,公司员工还不算最厉害的,其实最厉害的,应该是基层干部,特别是乡(镇)、村两级的干部。


  早有媒体披露过,有记者随便打开一名干部的手机,就见到一系列的工作群:乡镇工作群、乡村工作群、某县医保群、某县农保工作群、某县环境卫生群、某乡党建工作群……


  大家已经发现,“微信能随时联系到人,所以找上来的,不仅有熟人,还有工作。工作也就开始无限蔓延开来,渗透入生活中。于是,工作群之困就产生了:很想删它,甚至巴不得马上就删它;但真删了它,却又万万不能。”


  整天围绕着工作群打转,这其中的苦,怎么排解呢?一个叫“风险呼叫转移”公号里面有这样一段某职场人的自述——


  入职后的第一个星期,我就被拉进了小组工作群,分店工作群,分公司销售群,各个楼盘对接群,大大小小近20个工作群,可这都还不算多的,到了现在,最新的显示是,我已经加了600个工作群了,天啊,有没有很崩溃的感觉?还好,所幸除了工作群外,我被老员工拉进了一个私下的员工群。在这个群里,我们会互相通知紧急的事情,或者互相帮带早餐,闲暇时,就是纯粹的聊天了,月末也会吐槽下加班的辛苦,以及工资待遇的问题。一般人辞职后,会在原公司退群,但我们那个私下小群,现在还依然活跃,有好工作的话,能及时联系上。私下小群的同事还能彼此互动,现在我终于明白,为什么组长会私下再建个小群了。


  人外有人,群外有群。被工作群占据的生活,为什么不能通过“生活群”补偿回来呢?



  就怕加班有“文化”


  
  很多人觉得,要求每个人牺牲个人生活,长期处于工作状态,成为工作狂,或者说对员工实行24小时“操控”,这无疑是对员工权益的赤裸裸侵害。


  “宁波女职工深夜未及时微信回复遭辞退”事件发生后,人们一直在讨论如何把握工作与生活的边界,比如下班后,面对这种“紧急工作微信”回还是不回?职工能否拒绝?下班时间回复微信算不算加班?就目前国内状况来看,很多人对加班并不怎么“较真”。这在国外情形也不尽然一样。周边的日本、韩国、新加坡等国家和地区,曾有着“加班文化”的深厚土壤。不过,日韩两国目前正在努力纠正过度加班现象。为了让工作人员少加班,首尔市政府将每周三和周五定为家庭日,在这两天18时准时熄灯,并播放“独具特色”的下班广播。除了政府的政策调整,韩国的企业文化、员工评价标准都已经作了改变。另据报道称,法国出台了“下班免骚扰法”,规定劳动者享有下班后“断网”的权利,即在工作时间外可以不理会工作邮件或电话。


  有人认为,这样的法律当然值得羡慕,然而,在中国的传统文化里,很多时候,我们其实无法生硬地用下班时间来拒绝任何公事,更很难把回微信、回电话的时间也算进加班里。


  今年3月份,一份对1980名上班族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50.7%的受访者称所在企业有“加班文化”。53.0%的受访者认为过度加班损害员工身心健康,不利于企业长远发展,44.1%的受访者认为过度加班会降低工作效率,让员工患上“拖延症”。58.8%的受访者建议企业进行科学工作统筹、人员分工和流程规划。


  评论人“然玉”对加班文化一说不以为然,他觉得,加班本就是相对于法律规定的标准工时制而言的,本就应该基于劳资双方所签订的劳务契约来说事。实际中,不少企业之所以频频鼓吹“加班文化”,其初衷正是为了将之塑造成员工必须履行的无偿义务,而回避自身依法所理当支付的额外报酬,可以说这是一种精心设计的语言陷阱与博弈策略,藉此在很大程度上遏制了雇员合理索偿的可能性。他还提到了当今职场的一个基本现实——


  定时上下班的标准工时制已经形同虚设,取而代之的是形形色色的项目制、任务制,这种完全以结果为导向的劳动支配关系中,加班与不加班的界线早已模糊。由此所产生的软性加班、隐性加班,也极其难以判定。一方面“加班”变得越来越多、越来越频繁,在很多公司加班甚至已经成为常态;另一方面“加班”看起来却越来越不像加班。置之于这种满是套路的职场生态中,职员的处境注定会变得越发艰难。



  给工作群减负的几种可能


  
  工作群带来了工作效率,同时,也带来了新的职场游戏规则。比如,网友“小牛”根据自己的工作经验,给大家分享了微信工作群需要注意的3点——


  一是要回复“收到”。在上级较多的群里面,大部分时候是安排工作,而你是接受工作的角色。因为微信的功能限制,不能像钉钉一样显示对方有没有读到信息,所以接到上级安排的工作,在微信里面记得要回复“收到”二字,这是一种礼貌,也是一种基本的职业素养;二是不要发语音。因为你发布语音以后,只有对方播放出来才能知道你说的是什么,在工作的环境中,不是任何场合都适合手机响起来,如果不方便播放语音的话,那么就很难受了;三是分清轻重缓急。因为工作上有很多事情的重要性不一样,所以如果是不太紧急的事情,可以通过微信工作群沟通,等待对方的回复。如果是非常紧急的工作,发微信没有回复,一定要再打电话沟通。


  而这些被默认规则的形成背后,是很多人的心酸总结,如何保持工作群中公与私的界限才是更需要被优先解决的问题。


  一位英国专家曾写道,“以互联网为代表的信息与通信技术改变了劳动力市场的位置与形式,将劳动的场所从工厂转移到网络、转移到个人的电脑与手机。”当微信工作群已然模糊了工作与生活的边界,无疑提出了一个全新的命题:新媒体时代如何更好地保障劳动者的合法权益?


  针对微信工作群对于职工的侵犯,现在,浙江有些地方出了规定,比如说群里该说些什么,不该做什么,比如说禁止红包之类。


  现在看来,给微信工作群定规矩减负,真的是一个大课题了。尤其在民众权利意识日渐增强的当下,制定、完善相关法规,优化工作方式,保障职工的合法权益。


  对此,有人建议参考国外做法,制定适合我国国情的、具有可行性的制度。如法国通过的“离线权”法案,即员工在下班后可以不回复工作邮件,免除打扰;法国工会曾与雇主联盟签订过一份备忘录,允许员工在下班后关掉手机;韩国一些银行实行晚上7时电脑强制关机制度,以防止加班,在获得员工好评的同时,工作效率也大幅提高。


  在国内,两会期间已有政协委员呼吁,遏制过度加班现象,在企业层面建立健全工时协商机制,在行业层面科学制定劳动定额,在立法层面明确界定“过劳死”标准,在政府层面加大执法惩处力度,切实维护劳动者合法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