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娱时间 > 正文

由“大腹便便”想到的

2018-9-22 8:17:29 来源:山东商报

        ◎西洲《魔群的通过》,(日)三岛由纪夫/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我家离单位较远,公交车基本属于始发站了,上了车就往最后走。即便如此,才坐几站路,也都将位子让给了早早起来不知道要去做什么的独身老人,还有送小孩儿去幼儿园的年轻父母。站在最后,塞着耳机,拉着吊环,看着前面乌泱泱一片拥挤人头,忽然间看到一个谢顶的人,脑海里瞬间闪过一个被赋予了“新意义”的成语:一望无际(一眼过去看不到发际线)。再看看“一望无际”的那个人,腆着大肚子正准备下车,我实在没忍住笑出了声。三岛由纪夫的那句话像刻在我的脑海里,一遇到大肚子的男人,就忍不住拿出来默念:“男子若是变得大腹便便,那是永世永代的耻辱”,更何况刚刚这位老兄尚属中年啊。

 

  这话如果放在朋友圈里,三岛由纪夫恐怕会被一大批人拉黑吧。我脑补了一下硝烟弥漫的三岛君此条朋友圈,不禁又是一乐。随即又想到最近正在读的他早期作品集。这位对男子身形要求苛刻的作家,浪漫与唯美也体现在他早期的作品中。短篇小说集《魔群的通过》便以十三篇风格各异的短篇小说充分说明了这一点。“思君之情竟然如此强烈,真是所见未见啊!重新阅读你的老信札,犹如夏日的午后,于障子门凉习习的阴影里,蓦地听见你的声音……”仅这么几句便为我们勾勒出一位深陷情网的年轻男子的形象。读到这样的句子的时候,会否也让一两位读者想起了某段过往:年少时光,也正是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年纪,夏日午后,百无聊赖地阅读旧信,一边等待一边暗自揣测对方心意,几乎有“风吹窗帘动,言是所欢来”之念想。

 

  这情景勾勒自《水面之月》——三岛由纪夫17岁时的作品,也许这样的心境这样的情绪也只有少年人才会描摹体会得如此细腻贴切吧。

 

  不过,对唯美与浪漫的追求有点偏执的人,我向来有点害怕。这种怕,在阅读中体验得尤为明显。那种因读过三岛由纪夫后期作品而生出的小心翼翼、提心吊胆的情绪,在阅读他这些早期作品时也如影随形。

 

  当然,三十岁之前的三岛由纪夫也有刻薄、犀利到令人莞尔的言辞:“垣见夫人奉行‘对同性的谣传不置一词’主义,她用微含歹毒的眼神比较着男人们的前额,面上浮现出傲慢的孩子似的表情。对于假装正经的她来说,比起受男人们夸奖的美女,那些被男人们竞相挑剔的美女,才是引起她锥心般嫉妒的根由。”

 

  在《魔群的通过》中,主人公伊原谈到了自杀:“对于小说家的自杀,伊原既不感兴趣,也毫不关心。两三天前,报纸上闹得沸沸扬扬的颇具诗人气质的作家的自杀,与其说是出于名声日渐遭人冷落,毋宁说从丸大厦七楼某出版社编辑部窗口飞降而下这种带有高层人物意思的富有品位的死法,更能悚动世间耳目,多多少少唤起人们注意。”同时,三岛由纪夫还借伊原之口或多或少地把作家嘲讽了一回:“不被承认的作家都是厌世家,被承认的作家,则把信奉厌世主义作为长寿的秘诀。特别称得上厌世的作家一个也没有。”

 

  反复阅读三岛由纪夫年轻时写的这篇小说,想到写下这小说十几年之后,选择当众切腹自杀的他,心里有种难以述说的幽微的哀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