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娱时间 > 正文

经典咏流传 请听“聊斋俚曲集”

2018-9-22 8:19:48 来源:山东商报

      “喜欢《聊斋志异》的读者,必然也会喜欢它。”

 

  20世纪蒲松龄研究第一人路大荒先生曾说,《聊斋俚曲集》和《聊斋志异》同是我国古典文艺园地里的奇葩,《俚曲集》的艺术手腕较之《聊斋志异》也无多逊色。与《聊斋志异》相比,聊斋俚曲在艺术价值上不遑多让,但在知名度上却有天壤之别。近日,齐鲁书社推出这本《聊斋俚曲集》,该书责编张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各种版本的《聊斋志异》层出不穷,《聊斋俚曲集》却难得一见。希望本书的出版能让知道《聊斋志异》的人也知道聊斋俚曲。”记者朱德蒙

 

  “俚曲集”出版填补市场空缺

 

  蒲松龄(1640—1715),字留仙,号柳泉居士,世称聊斋先生,山东淄川人。一生科场蹭蹬,常年沉沦下僚,郁郁不得志。著述宏富,对诗、文、词、俚曲、杂著等雅俗文体多有涉猎,代表作有文言短篇小说集《聊斋志异》《农桑经》《省身语录》,聊斋俚曲十五种等。

 

  聊斋俚曲,是蒲松龄用山东淄川一带的方言土语,用当时民间流行的时调俗曲,创作的说唱或戏剧艺术作品,共15种,或直接改编自《聊斋志异》,如《姑妇曲》《慈悲曲》《翻魇殃》《寒森曲》《富贵神仙》《磨难曲》;或取材于现实生活,如《墙头记》《穷汉词》;或取材于神话传说和历史故事,如《丑俊巴》《快曲》《蓬莱宴》《增补幸云曲》。意在宣扬伦理道德,针砭世道人心,文笔诙谐泼辣,内容深刻生动。与《聊斋志异》交相辉映,是俗文学领域的一朵奇葩。

 

  2006年,“聊斋俚曲”入选第一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如今,各种版本的《聊斋志异》层出不穷,《聊斋俚曲集》却难得一见。全集的话,前有路大荒先生的《蒲松龄集》,后有盛伟先生的《蒲松龄全集》,二者都收录了聊斋俚曲;单行本则有蒲先明整理、邹宗良校注的《聊斋俚曲集》。可惜这三种书出版早,已经很难见到。”张超表示,蒲松龄纪念馆以馆藏抄本为底本,以路本、盛本为参校。通过比对,自己发现抄本与这两个版本的细微差别不胜枚举,《翻魇殃》更是相去甚远,《琴瑟乐》则完全采用了另一个抄本。此次整理出版,不仅填补了市场空缺,而且极具校勘价值,“此外,我们还把这些抄本的书影作为彩插放在前面,一方面想让读者得以窥见原貌,另一方面也是表明其来有自。”

 

  书中,如《姑妇曲》反映了婆媳关系,取材于《聊斋志异·珊瑚》,说的是恶婆婆无端虐待贤惠的大儿媳,又被泼辣的二儿媳肆意折磨的故事;《蓬莱宴》中,蓬莱岛群仙饮宴,仙女彩鸾思凡下界,历尽相爱之乐相思之苦,彻悟后重归仙班,蓬莱宴还未散;《禳妒咒》源自《聊斋志异·江城》,前世里秀才打死长生鼠,今生里受尽妒妇虐待,和尚喷了江城一脸水,把一段前世今生的恩怨转化为美满的结局;《磨难曲》由《富贵神仙》衍化而来,共同改编自《聊斋志异·张鸿渐》,讲述大灾之年官吏贪酷,老百姓背井离乡,因伸张正义,张鸿渐被迫逃亡,路遇狐女舜华搭救,历尽坎坷磨难,后高中科第,招安三山,为国立功等等。

 

  存留大量淄川方言土语、俗谚民谣

 

  山东大学教授邹宗良评价,聊斋俚曲是一把刀,它是蒲松龄向中国文学珍品库献上的一把宝刀。

 

  聊斋俚曲,是融文学、音乐、表演于一体的综合性艺术。语言学方面,保存了当时淄川一带大量的方言土语、俗谚民谣,语言风趣活泼,使人如闻其声如见其人。“但毕竟是淄川当地的方言,对外地读者来说,可能也是一种障碍,所以《聊斋俚曲集》特别收录了路大荒辑校的‘土语注解’,帮助读者更好地欣赏聊斋俚曲。”张超表示。
 

 

     方言可能是一种障碍,但音乐是相通的。在音乐方面,聊斋俚曲使用的时调俗曲曲牌有50多个,演唱方式流传下来的有10多个,因而也被誉为明清俗曲的“活化石”。而且,音乐也是聊斋俚曲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邀请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把聊斋俚曲的经典唱段演唱并收录于书中,‘唱’给读者听。信息时代,纸质图书不是终点而是起点,这点尝试算是传统出版朝着融合发展迈出的一小步。”张超表示,此外,书中还附录了20世纪60年代初淄博市文化馆的工作人员记录、整理的曲谱等,“识谱的读者不妨照此演奏一曲。”

 

  “人挑书,书也挑人。《聊斋俚曲集》就是这样一本书,无关你的专业背景、外语水平,只与你的内心有关。”张超说。《聊斋俚曲集》有一个显著的特点,里面有大量的借字,“主要是因为很多方言词没有对应的文字,语言的能指与所指是分离的,所以你认得字却未必看得懂,这十分有趣,同样也促使着你想要了解“真相”,“籍贯、专业、职业,这三个因素决定了《聊斋俚曲集》对读者来说,意义非同寻常。作为编辑,之前我对其了解也并不深,但对知识的追求支配着我的编辑工作,现如今,我对它又有了更多的了解,自然也希望将其告知给更多的人。我的下一本书将是《聊斋杂著》,包括《历日文》《省身语录》《农桑经》《药祟书》《历字文》《日用俗字》《家政外编》《家政内编》《怀刑录》等九种,同样希望更多的专业读者和普通读者能够认识它,喜欢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