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新闻周刊 > 正文

平原:“丰收县”的农业进化简史

2018-9-24 12:05:20 来源:山东商报
 
当地推广土地入股,农民每年可拿到分红(资料片)
 

       9月20日,距首届“中国农民丰收节”还有72小时,朱林东、宫耀亮、戴志涛和李志民围坐在德州市平原县王杲铺镇大院里。


  四人身份各异,他们分别是王杲铺镇副镇长、甜北村党支部书记、鑫源合作社法人代表以及美国宜瑞安当地负责人。身份背后,是政府、农民、第三方供应商和农产品加工企业这四方,构建起新时代平原乡村振兴的“内生动力机制”,上演着产农互促、城乡互补、共同繁荣的新型工农、城乡融合“加速度”。


  9月23日,这个拥有百万亩耕地、已“十五连丰”的传统农牧大县,用20多项农耕、民俗、民间活动,将平原“丰收节”的仪式符号嵌入民众的日常生活轨迹。从主管部门到垄上村民,他们用朴素的话语,讨论着“丰收节”于农村普通个体的意义;他们用时光的倒转,讲述着十年来的村乡巨变。文/图 记者 孙珂 通讯员 金吉鑫 张娜 郭龙华


  
  【身份之变】农民变股东,村庄变公司



  (2008年左右,土地流转在个别农户间自发式出现,这样的合作模式存在不可复制性,深度和广度也有限。去年,平原支持党支部领办、创办土地入股合作社,一份份土地入股协议书,将农户、第三方供应商、农产品加工企业“串联”到一起)


  
  在“农口”工作10余年的平原县农村工作办公室主任郑士跃,在与记者交流时不时感慨农业痛点。“周期长、见效慢、风险大”,这几个形容词成为农业领域的标签。


  山东大学威海分校副校长、县域经济发展研究院院长黄凯南对外公布一组数字,“1978年改革开放初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为17.92%,2017年则达58.52%。城乡在教育、医疗等资源配置上呈现结构性差异。”


  收入差体现更为明显,当地统计数字显示,2017年城镇居民人均收入24646元,农村居民人均收入只有13360元。城乡之间的收入差,不自觉地促使农民改变种植方式、拓展产业空间。


  朱林东,王杲铺镇副镇长,在基层工作20多年。2008年之后,朱林东发现这处有名的京津蔬菜基地出现了农户间的土地流转现象,“大棚种植需大面积耕地,有的农户自发向本村或周围村庄村民租赁土地。这种点对点的流转不可复制,容易出现毁约、纠纷等各种问题,同时难以满足规模化种植需要。”


  “平原拥有103.9万亩平坦耕地,极其适宜规模化、集约化种植,并且能解决农村空心化带来的诸多问题。规模化经营后,上下游产业链各环节可充分利用,消减多种成本。”郑士跃这样对记者说。


  2017年,平原借助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全国试点县的时机,开始推广党支部领办、创办土地股份合作社,鼓励村民以经营性资产入股。种了一辈子地的甜北村党支部书记宫耀亮,召集村民连开了10余次会议。全村110户中80户以土地入股成为“股东”,同时戴志涛所在的第三方机构鑫源合作社向合作社“垫付”种子、化肥等种植成本,并且与李志民所在的农产品加工企业达成购销协议。“朱林东说:“按照与农产品加工企业的协议,合作社小麦和玉米会以高于市场价格的价格收购,村民、村集体等都将按照设定的股份分红,村民则可外出务工进一步增加收入。”


  2017年5月,平原首个试点的郑庄村实现村民每亩分红548元,集体分红21243元。目前,平原119个村成立了土地股份合作社,流转土地4.4万亩,涉及农户达到6424户。



  【产业之变】企业进乡间,拉长增收链


  (近几年,走入乡间的企业越来越多、企业家越来越多。当地逐步建立起开放型合作网络,减少企业家及村民的信息和认知不对称。同时,三产融合从“1+2+3”进化到“1×2×3”的新六产生产格局,拉长了农民增收链条)


  
  9月23日的平原“丰收节”庆祝仪式上,一家名为鲁望集团的企业在桃源镇展演了部分大型农机具和农药喷洒无人机。这家2015年成立、注册资本1亿元的农业企业,“前身”实际为当地一家地产开发公司。


  郑士跃告诉记者:“我个人最直观的感觉是,近几年走入乡间的企业、愿意在农村创业的企业家越来越多。”


  如鑫源合作社法人代表戴志涛原在秦皇岛一直作为农业供应商创业,后来返乡老家创业。“去年王杲铺镇开展土地入股实验,我熟悉企业运作,又了解农业生产。现在我作为第三方,为合作社提供垫资等基础服务,同时我与农产品加工企业签订购销协议,帮助加工企业去除中间环节。”目前,戴志涛根据加工企业美国宜瑞安方面的需要,还在王杲铺镇进行了糯玉米的推广和种植,市场收购价格比普通玉米高出不少。


  鲁望集团则在去年以亩均425公斤小麦的价格,与党支部领创的土地股份合作社达成协议,流转了桃园街道5000余亩耕地。有的村民在土地流转后,又以务工形式走进鲁望集团打工。另有其他地域农户在流转土地后,利用社会分工进入到农业生产的基础环节,朱林东说:“有的村民联合成立抓鸭子队和烙秧队,既可以满足规模化种植后的生产需要,又可以利用个人特长增加收入。”


  2016年,李志民所在的美国宜瑞安全资并购了平原县华农特种玉米开发有限公司。世界500强并购县域国有资产,这在山东尚属首例。也就在当年,平原县在推动农业“接二连三”方面明确提出:“加强农业与工业、仓储、乡村旅游,农田到餐桌的转变。”2016年,平原再次提出要努力发展农业“新六产”,加快由增产导向转向提质导向。


  记者发现,2008年平原农业增加值为17.94亿元,2017年这一数字变化为29.20亿元,近10年时间增幅为62.76%。同样时段内,工业增加值自55.82亿元翻升为104.71亿元,第三产业则从33.68亿元跃升至87.79亿元,远比农业同期增幅高出不少。


  “我们需要从第一产业、第二产业、第三产业的1+2+3融合为1×2×3。虽然都是新六产,但要求我们深度实施产业深度融合,种养加一体化,农工商齐发展的现代农业发展模式。”郑士跃如是说道。


  平原县农林局有关负责人介绍,平原现有规模以上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126家,其中省级龙头企业2家,市级龙头企业12家,带动农民增收1.23亿元。



  【意识之变】智慧加农业,品牌抓先手



  (“除了黄瓜还能有什么?”一个镇从“低头耕地”到“抬头看天”,这是农业发展意识的改变。最前沿的智慧技术,开始在平原农村得以运用。有标准、有品牌、有管控的发展思路,让村民得以攫取高附加值空间)


  
  一年能卖出2000万吨“杲”牌黄瓜的王杲铺镇,近期一直想“除了黄瓜还能有什么。”


  朱林东告诉记者,种黄瓜已经种了25年的王杲铺产业结构极为单一,而且在销售终端和运输链条上都没有话语权,一旦市场有变,农户会站在受损的第一链条上。


  据悉,王杲铺镇与青岛一家公司达成合作,投资2亿元,利用1500亩流转土地建设10个“智慧大棚”。每一处大棚面积150亩,采用最高端的科技设施、先进的管理手段,瞄准最高端的数十种农产品,利用产量的增加和成本的缩减拓展发展空间。并且,随着9月23日“丰收节”当地组建了产业联盟,政府将引导农户进入运输和销售终端环节,攫取高附加值产业空间。


  不仅是“杲”牌黄瓜,平原县许多农副产品都抢注了商标、有的还申报了绿色认证。如王打卦镇涌现出了北侯、潘邓、李梦楼等5个专业村。北侯村在西瓜专业合作社基础上注册了“北侯”商标,直接实现了农超对接,不但不愁卖,价格还能比市场价格高出一截。


  目前,平原坚持标准化生产,突出优质、安全、绿色导向,从源头上控制好农产品质量安全风险。按照“公用品牌+商业品牌”互动发展模式,打造平原“绿色、安全、信用”农产品品牌,创建京津周边的“放心农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