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眼界周刊 > 正文

你要去的景区真降价了吗

2018-9-27 12:19:20 来源:山东商报

        国庆长假在望,国有景区降价的惊喜也纷至沓来。


  数月以来,在国家层面“十一见成效”的敦促之下,全国三百多个景区批量宣布降价,部分5A级景区在列。


  范围之大,突破往年。这个假期,每个出游者都将成“检验员”——


  你去的景点,门票有没有少掏钱?届时顺意的体验,才是真的惊喜落地。


 

  而就在游客打点行装之时,有央媒调查泼来一些冷水:


  个别景区又耍小聪明,承压之下作出的降价仍妄图“糊弄”,有的“花样降”账难算,有的上百门票仅降区区几块钱……


  诚意不足,病源依然是门票依赖,景区并不情愿更多挤掉“水分”。


  在专家看来,随着长效治理机制走来,今后涨票价已是越来越难,转型阵痛,将是所有景区不得不面临的挑战。


  景区真降价了吗?降价同时有没有做到“保质、提质”?


  这个长假出行,不妨顺带做番检验吧。 李玉伦



  “前所未有”的范围


  门票便宜了,不是新鲜事儿,但今年,景区降价力度范围明显扩大。有的景区票价,降幅达到上百元。


  9月20日,贵州省发改委发布《关于降低部分重点国有景区门票价格的通知》:10月1日起,百里杜鹃风景名胜区非花季(除3、4月外)门票价格由150元/人降为50元/人;黄果树风景名胜区旺季门票价格由180元/人降为160元/人,淡季门票价格由160元/人降为150元/人;云台山风景名胜区旺季门票价格由120元/人降为80元/人……


  贵州送出的这一大波福利,只是全国景区降价潮中一个省份的动作。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8月29日,全国已有314个景区降价或拟降价,其中免费开放景区30个,降价幅度30%以上的29个。


  相对于往年网民吐槽的降价名单“比较水”,今年许多著名景点都出现在降价行列。在国庆假期即将到来之际,这样的信息,无疑是出游者们的利好。而这样的“国民福利”,来自国家层面的坚决推动。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创建全域旅游示范区,降低重点国有景区门票价格。


  之后,6月28日,国家发改委印发《关于完善国有景区门票价格形成机制,降低重点国有景区门票价格的指导意见》,明确要求各地以旅游景区质量等级评定为5A级,且现行价格水平较高的国有景区为重点,科学制定方案,切实降低偏高门票价格,并积极推动4A级及以下国有景区降价。


  指导意见给力之处更在于,直接给景区降价列出时间表。


  意见明确,确保于今年9月底前降低偏高的重点国有景区门票价格取得明显成效。


  在评论看来,降价时间表终于出炉,是推动景区摆脱门票依赖症的一剂强力“药方”。


  随后,各地纷纷制定方案并迅速出台落实。到9月初,山西、陕西、湖南、湖北、江苏、广西、贵州、安徽、青海、新疆等地,均对外公布国有景区降价方案或相关计划。


  山西晚报日前报道,山西的降价方案为,将其国有及国有控股A级景区门票价格继续执行统一降价15%的优惠政策,执行至2019年底。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发改委宣布,9月1日起,门票价格在150元-200元的景区,综合降价幅度达30%;门票价格在100元-150元的景区,综合降价幅度达到20%-30%;门票价格在50元-100元的景区,综合降价幅度达到20%左右。

 

  “幅度”被盼再高点


  5A级景区郑州嵩山少林寺门票价格由100元/人次降为80元/人次,鄱阳湖国家湿地公园门票由原来的120元降至95元……


  梳理各地公布的降价信息可见,大部分景区门票价格的降价幅度在20%-30%间。


  央视评论文章指出,仔细看数据就会发现,象征性地将门票降个十几、二三十块的景区有不少,相对于动则上百元,甚至两三百元的门票价,这个力度算不上很大,在缓解游客的旅游预算压力方面只能说是“有胜于无”。


  比如,喀纳斯景点门票降了100元后仍需195元。即使在降价后,不少景点门票价格只不过就是从“太高”变成了仍在百元以上的“偏高”,门票价格整体高企的情况仍没有根本改变。


  而在新华社的调查中,还有部分景区降幅不到5%,也有的景区只降了三五元,降幅较小。比如,4A级景区湖北襄阳古隆中门票从98元降到95元,实际降价3元钱,降幅刚刚超过3%; 咸宁九宫山景区门票由旺季75元、淡季60元分别调整为70元和55元,分别降低5块钱。


  同时,从部分网民观点来看,今年降价的景区中仍有一个现象,就是:很多都是名气小的冷门景区,热门景区降价身影仍偏少。


  在全域旅游大背景下,景区转型已经到了“不转不行,转慢了也不行”的阶段。但从各地选择降价的景区和推出时间来看,主动性仍存不足。


  北京青年报文章指出,同样都是降价,时间选择体现了不同的认识和境界。国家发改委部署景区降价的文件是6月份下发的,已经给各大景区留下了充分的学习和实施时间。划定的时间大限,是在今年“十一”黄金周旅游高峰之前。


  观点认为,降价应该能早则早,而在降价幅度上,应该能大则大。而像现在,国庆的铃声都要敲响了,交卷的时间就要到了,竟然还有不少景区“降价在路上”。时间和幅度选择,体现的正是态度上的主动还是被动。



  耍小聪明“假降价”


  在降低重点国有景区门票价格工作会上,国家发改委明确要求,全力推动降低重点国有景区门票价格工作落到实处,确保效果,最大限度挖掘降价潜力空间,绝不能搞避重就轻、流于形式、敷衍搪塞、明降暗升。但从媒体调查看,个别景区仍耍起小聪明,应付国家层面的降价要求。


  “听说降价了就趁着周末来玩一趟,结果发现门票价格其实根本没啥变化”,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北京怀柔一市民杨先生说。


  报道指出,有些景区暗中以各种手段保持门票价格。比如,北京两处国家4A级景区红螺寺和青龙峡被列入国家发改委统计的降价景点名单,称今年8月1日起门票价格由70元降至54元,降价幅度达23%。但调查发现,实际上,这两个景区从未执行过70元的门票。


  “猫腻”就在于明降实无变动,据红螺寺景区工作人员解释,54元门票已保持多年,原本今年已确定价格上调至70元,但还没到新价格的执行日期便接到降价通知,因此实际执行票价一直是54元没变。


  而这,就是上述市民感觉“被忽悠”了的原因所在。


  另一种门票价格明降实不降,体现在各种“分开来买票”上。比如有媒体发现,无锡太湖鼋头渚风景区宣布9月10日起将门票价格由原来的105元/人次降为90元/人次。不过,鼋头渚风景区门票价格调整之后,原本包含在105元门票中的景区车票和船票将另外收费。


  景区方面向媒体解释,车船票另外征收是为了改变原本捆绑销售的模式,给游客更多选择,且强调即便加上车船费总价也不会高于原来的105元/人次。但报道称,有细心网友算了一笔账发现,门票改价之后如果游客依然选择乘坐景区车船总共需要支付104元/人次,仅仅比降价前低了1元而已。


  工人日报在此前报道中,也提及游客吐槽“去同一个景区旅游,不同景点都得分开来买票,不仅门票动辄一两百元,还得另外再买索道、船票、保险等。”这样的景区操作,很容易令降价效果打了折扣。



  越来越严的“要降”


  对于今年这波景区降价潮,网民也表达了不同的声音。比如有网民称:这次降价的不少是一些著名景区,它们是金字塔的塔尖,调整门票价格,往往会产生辐射作用。像前几年,门票涨价潮也是从著名景点开始的。


  也有网民表示,门票降价,我们当然欢迎,但很多景区此前都经历了多轮涨价,门票本就虚高,在我看来,这次降价只能算退烧,先把这股虚火降下来。至于是否会迎来门票经济的拐点,不好说。


  在国家层面部署下,对门票降价都耍滑头,部分景区为何如此重视门票,背后最重要的还是营收问题。


  据报道,上市公司峨眉山A(000888.SZ)9月4日发布公告,从9月20日起,峨眉山的旺季门票价格将减少25元/人,从185元/人降为160元/人,淡季门票价格维持110元/人。峨眉山A预计2018年公司门票收入减少约1000万元;2019年公司门票收入减少约5000万元。


  另有国家发改委官员曾表示,部分重点国有景区门票价格偏高,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成本构成不合理、不规范,承担了一些“额外负担”。如被用于景区外资源保护、公共基础设施建设维护等开支,甚至被用于地方政府公共管理开支等。


  过于单一的营收结构,让地方对景区门票收入相当重视。


  但在全域旅游到来和官方督促、民意驱使之下,旅游“减负”是各大景区都不可能再逃避的问题。


  人民日报在相关评论中表示,不少游客认为,旅游减负,光降门票费还不够。很多景区在门票之外的收费更高,比如,动辄几十元、上百元的摆渡车费、索道费,频频出现的“园中园”收费等,这种捆绑式消费,更让游客堵心。


  不少专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都曾表示,要让景区有主动降价的动力,需要从改变机制、拓展游客在景区二次消费的空间等多个层面解决。可以预料的是,未来景区要轻易涨价没过去这么容易了。



  “我要降”正在走来


  目前,国内部分地方已尝到降低门票或免门票带来的更大甜头。西湖免费是常被列举的案例,当地游客住宿、餐饮及其他购物的开销,远超门票收入。


  长沙晚报近期报道,长沙市旅行社协会常务副会长熊德祥曾说,“我作为旅游从业者,对景区门票经济依赖症深有体会。据统计,从旅游开支的构成来讲,吃住行游购娱,门票支出在这六要素中占21%左右,比例远远高于其他国家的数据。这种不合理的结构,严重影响到酒店餐饮等行业的发展,阻碍旅游产业的转型升级。”


  报道举例称,门票降价旅游总收入反而会上升,如免费后围绕三峡大坝的工业游、科普游等一系列新业态出现,去三峡大坝旅游的客源半径进一步扩大,入宜自驾游、周边乡村游均有不同程度增长,也带动了整个宜昌市的旅游发展。


  在此轮降价潮中,曾因过分依赖门票经济屡受诟病的云南此番降价力度十足。据上海媒体报道,10月1日起云南99个景区实施降价,平均降价幅度达33.2%。具体来看,云南取消了石林喀斯特地质博物馆现行120元/人次门票,昆明世界园艺博览园门票由100元/人次降为70元/人,而且部分知名景区的索道、观光车等价格也一并降低,如丽江玉龙雪山景区大索道价格由180元/人次降为120元/人次等。


  这种主动求变,反映出的,是地方对全方位旅游转型、完善门票价格+多元业态分享收入模式的眼界。


  经济参考报评论认为,过去一些经营者靠垄断景区的经营权,以“门票经济”赚得盆满钵满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未来,经营者需要通过降价撬出全域旅游、吃住行娱购游“一条龙服务”和精品游、智慧游等附加值更高的旅游产业新模式。


  为转型升级,部分地方也在主动“我要降”。比如,日前江西提出“拟用三年使景区票价比全国均价低10%”,同时开发更多的公益性景区,实现红色旅游景区、城市公园等公益景区免费向游客开放。


  除了今年的票价调整,山西近日也提出“2019年底前我省国有及国有控股A级景区门票降价15%”,该省发改委同时宣布,对特殊群体实行门票价格优惠政策,如对6周岁(含6周岁)以下或身高1.2米(含1.2米)以下的儿童、60周岁(含60周岁)以上老年人予以免票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