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石上的华章,红丝“砚”遇

2018-9-5 10:31:25 来源:山东商报

        从一块块质古如玉的石头,到纹饰精美的砚台,是刘希斌手下的一次次华丽转身。

 

  作为文房四宝之一的砚台,与墨为伴,与笔交织,成为了文人墨客诉说情怀的载体,也演绎着一个时代的篇章。

 

  裂而不断的冰痕、旋转不绝又层次分明的丝纹,或似山水云雾,或如阳光月晕,或类人物兽禽。“青春旋律”“独钓一江秋”“彩云飞步”……刘希斌手下的每一方红丝砚都在讲述一个故事,氤氲一个华章。记者 许倩

 

刘希斌在制作红丝砚

作品《青春》

书卷砚

罗汉砚


  

  方寸之间续写乾坤
  

 

  “陋巷深深屋数椽,以文为业砚为田”,这是古人与砚台关系的真实写照。诚如此,自古以来,文人墨客无不将砚台视为抒发豪情壮志的好友。

 

  其实,砚台的出现由来已久,种类也不尽相同。“砚台是伴随着笔和墨的发展而发展起来的,最早出现的砚台是石砚。”潍坊市级非遗项目红丝砚雕刻技艺传承人刘希斌告诉记者,汉代由于发明了人工制墨,墨可以直接在砚上研磨,于是砚台开始发展起来。后来,又慢慢衍生出了不同材质的砚台,明清时期制砚的材质更加丰富,出现了瓦砚、铁砚、锡砚、玉砚、象牙砚、竹砚等多种类型。

 

  尽管砚台种类繁多,但流传至今使用最广泛的还是产自各地的石砚。其中,在中国观赏石之乡山东青州,出产一种石头,石中多红丝,被称为红丝石。因这种石头非常适合制砚,制成的砚称为红丝砚。

 

  历史上,红丝砚也曾备受文人雅士的推崇。唐朝的著名书法家柳公权在《砚论》中写道,“蓄砚以青州为第一,绛州次之,后始论端、歙。”后来,宋代苏易简在《文房四谱》 也曾记载,“天下之砚四十余品,以青州红丝石为第一,端州斧柯山石第二,歙州龙尾石第三,余皆在中下……”

 

  然而,到了宋末,辉煌的青州红丝砚也一度陷入困境。“当时原料枯竭难寻,直到后来在临朐的老崖崮里面发现了新的原料,红丝砚的制作才重新延续了下来。”刘希斌说,因为古代临朐县隶属青州府,所以将其统称为青州红丝石。

 

  与其他的石砚相比,红丝砚因其特殊的肌理而别有一番韵味。“红丝砚的色泽品相多种多样,有紫地红纹、红底黄纹、黄地红纹,红底金斑、红底、黄底无纹等;按其纹理形态分为刷丝纹,回旋丝纹等。”刘希斌告诉记者,正如清代光绪年间《临朐县志》 中记载的那样,“红丝石产老崖崮,黄质红纹,时作山水、草木、人物、云龙鸟兽诸状……”

 

  开启红丝砚人物创作
  

 

  得益于特殊的地理环境,红丝砚在业内一直颇有盛名,也有说法将其列入“四大名砚”之中。而在当地,红丝砚上的人物创作则是从刘希斌开始的。

 

  如今从事了40多年的红丝砚雕刻,刘希斌把这称作是特别的缘分。“我本身就比较喜欢有技巧性的东西,红丝砚的制作也是如此。”说起来,走上砚台制作的道路也是偶然中的必然。

 

  时间倒回到上世纪70年代,刘希斌参加了青岛工艺美术学校的招生考试。回想起当时的场景,刘希斌依然感触颇深。“那个时候我并没有什么美术基础,也不懂素描什么的。”尽管刘希斌的身上并没有显露出什么专业的本事,但他却有着自己的“看家本领”,也正因如此,他与红丝砚结下了不解之缘。“我用一种叫做莱阳玉的滑石雕刻了一件作品《马》,放在了一个火柴盒里。”那时,刘希斌并没想到,正是这件饱含了自己与雕刻缘分的作品将他引入了专业的道路。

 

  后来,刘希斌还参与一些红木家具设计的制图工作。毕业以后,红木嵌银丝、石刻镶嵌、砚台雕刻、红木家具雕刻等都成为了他练习的方向。用他自己的话说,当时并没有专业刻砚台的,凭着爱好琢磨的这些技艺都为自己以后从事红丝砚雕刻打下了基础。

 

  直到1977年,刘希斌才真正意义上与红丝砚结了缘。“当时我参加了山东省举办的中日制砚艺术研讨会,在青岛玉雕厂和日本同道交流,将自己积累下来的制砚技艺与大家进行探讨。”刘希斌告诉记者,正是这次机会开启了自己专业制作红丝砚的道路。

 

  1978年,刘希斌参与了山东省政府主办的山东省鲁砚赴日展及在北京的预展,展览获得了极大的成功,得到了国内众多艺术家的好评。

 

  基于多年经验的积累,1985年,刘希斌创建了红丝砚工作室,一步步钻研琢磨,也开启了红丝砚上人物雕刻创作的道路。“红丝砚上的人物创作和花纹的雕刻运用都是从我开始的,这也是艺术的融合。”从那时起,书卷砚、嫦娥奔月砚、怀素砚……古往今来、人物花鸟文字,都成为了那一方方石砚上的风景。

 

  风韵永流传
  

 

  砚不仅为砚,更是文化的载体和艺术的积淀,这是刘希斌创作时始终恪守的方向。“制砚须与石为友,与石对话,以心制砚,使每一方作品都成为有形的诗、立体的画。”刘希斌说。

 

  然而,从一块块天然的石头,到蕴含着风情的砚台,背后是反复的打磨和推敲。“要制作红丝砚,首先要审石。”刘希斌告诉记者,先要观察红丝石的纹理层,红、黄两种颜色的分布;然后要用水擦拭纵切面,观察纹理走向和厚度。“基于这种大体的判断,在进行创作时再去根据人物的一颦一笑和举手投足来安排。”

 

  不同的类别也有不同的雕刻标准,在多年的实践中刘希斌总结出了自己的经验。“雕刻树叶,就必须重入轻出,这样才能呈现出叶脉纹理的变化; 雕刻人物的头发,则必须轻入刀,中间略加重,最后再轻出刀,这样发丝才会显得自然生动。”刘希斌说。

 

  经过加工,红丝砚的图案,也可以呈现出浮雕效果,譬如人物的头部。“一般会用深浮雕,让头部看起来比较突出;身上的衣纹,尤其是女性轻软的纱衣,则要用浅浮雕来表现,才能给人以罗衣飘飘的感觉。”刘希斌介绍,目前自己正在进行以《红楼梦》中金陵十二钗为表现对象的创作。“根据石头天然的花纹、走向来创作,提高作品的档次。”

 

  2013年,青州红丝砚制作技艺获评山东省第三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但在刘希斌看来,红丝砚制作技艺的传承仍面临一定的困难。“尽管唐人认为红丝砚是诸砚之首,但这么多年一直没能真正发展起来,因为石料太少,用的人不多,影响力也就比较弱。”

 

  “现在我设想跟美术专业的学生相结合,把技能教给他们,让这门传统的手艺能够传承下去。”刘希斌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