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娱时间 > 正文

赵方新:文学创作不要只挖坑,还要挖井

2018-9-8 8:00:35 来源:山东商报

        有着文学鲁军之称的山东作家群体,报告文学作家队伍是十分强大的一支。不仅指有着卓越成就的60后山东报告文学作家们,还包括了正展现出非凡实力的70后代表作家们。其中70后山东报告文学作家代表之一的赵方新,长篇报告文学《乡村涅槃》(合著)、《中国农民书》(合著)等,受到业界高度评价,影响颇广。日前,赵方新接受记者专访。

 

  报告文学作家要有责任心

 

  赵方新,山东省齐河人。诗人,作家。于《中国作家》《青年作家》《山东文学》《时代文学》《青年文摘》等报刊发表诸多作品,出版长篇报告文学《乡村涅槃》(与高艳国、解永敏著)(第二版改名为《浴火乡村》),《中国农民书》(与高艳国著),散文集《翠微集》,曾获泰山文艺奖等。

 

  《中国农民书》一书,塑造了梁希森这一当代中国新农民形象,讲述他从一无所有到艰苦创业打造一个商业帝国的传奇经历,以及回归田野,开发新农业的胸怀和业绩。作品在《中国作家》纪实版2015年第4期发表后,受到广泛好评。

 

  从事报告文学创作,赵方新表示,首先要有一份社会责任感,“好多人写诗、写散文,主要表达的是个人的情感。报告文学则是要影响社会,影响周围的人,影响读者。所以,如果作者没有很强的社会责任感,是不会写出好的报告文学作品的。”不过,赵方新也表示,报告文学创作不等于新闻写作。“很多新人作家很容易犯一个错误,认为报告文学就是将新闻写长了。但实际上,根本不是一回事。报告文学是一种知识和社会经验积累的产物。”

 

  2011年,由高艳国、赵方新、解永敏三位作家联手创作的长达10万余字的报告文学《乡村涅槃》,这是中国首部反映农村社区建设的长篇报告文学。三位作家深入山东省齐河县农村社区建设一线,历时5个月,采访众多性格鲜明、命运跌宕的当事人,以身处社区建设激流中的小人物的悲欢离合为主线,全景式再现了这场关系农民命运的深刻变革,探讨了农民和农村在当下的历史走向,对村落文明和农业文明的演进进行深入解读。

 

  原本偏冷门的报告文学作品并不属于畅销书行列,然而该书出版后不仅受到众多读者欢迎,还一再再版。“报告文学对生活的干预性,它的影响是非常大的。从情感上讲,诗歌直击人心灵;小说给人一种生活的热情;报告文学则是深入生活,表达真实。因此大家也说,报告文学是用‘脚’写出来的作品。作家们必须进行大量的田野调查,必须有大量的采访才能完成,一时半会赶不出好作品。所以,报告文学提供好多东西,是一般的文学作品提供不了的。曾有一位喜欢阅读报告文学的小说家说,报告文学这种真实的细节描写是小说想象不出来的。”对此,赵方新说道。

 

  有专家曾评,报告文学是直面时代的文学创作。及时真实地记录时代风云,报告时代变迁,思考历史发展走向,抒写人民心声,是报告文学的初心与使命、责任与担当。但现实中,社会对报告文学还存在一些偏见,认为报告文学是一种歌功颂德的文学。赵方新却表示,即便是诗歌、小说也有歌功颂德的文章,报告文学的歌功颂德只是它内容的其中一部分,”还有些人认为,报告文学作品的文学性不强烈。我认为这里面涉及作家综合素养的问题,我们要找到文学性和报告性的结合点。如李春雷刚刚获奖的报告文学《朋友》,它的报告性和文学性就结合得十分完美。”

 

  报告文学创作从“小”处着手

 

  报告文学作家写作报告文学作品,可能需要整整一年时间去实地考察、调研和采访。有时候,作家们要独自一人长期蹲守乡村田野,甚至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危险的地方。

 

  赵方新告诉记者,报告文学作家有责任担当,必然要揭露社会方方面面,有好的,也会有坏的,好的要歌颂,坏的就揭露和批判,难免会遇到很多危险状况,“前段时间有一位外省的女报告文学作家。她写了一篇关于家乡河流被污染的作品,牵涉一些人的利益和不满。作品发表后,这些人不断骚扰这位作家,以致她最后精神都出现了一些问题。其实,大多数报告文学作家都是抱持着一份‘公心’来写作的,不会说谁有私心,为了揭露而揭露。”

 

  “因为报告文学创作一个最基本的要求是真实。写小说可以‘闭门造车’,靠自己原有的文学积累,但报告文学不行,任何一个失实的地方,哪怕几个字也不可以。比如写一个人愤怒地拿起杯子砸到另一个人的头上,那么这个杯子是瓷的,玻璃的,还是塑料的,性质就完全不一样。”赵方新表示,报告文学创作绝对不能虚构。

 

  当然,人们通常认为报告文学作品必然只关注那些焦点事件和人物,但赵方新却表示,小题材同样可以写,因为搞文学创作不要只挖坑,还要挖井,“如果你写奥运会、写中国高铁,那么影响肯定很大。但很多报告文学作家,写了很多小题材的报告文学作品,依然和剪刀一样,锋利无比,以小见大。我们再放眼全世界,有些外国报告文学作品,咱们做田野调查,他们就做社会调查,一本书采访几百人,就为了证明一个小细节。所以写报告文学不一定非要写大题材,如果有好的小题材,也能写。”

 

  此外,赵方新表示,也并非必须写大部头著作,动辄几十万字,“七八千字,一万字都可以。搞文学的不要只挖坑,还要挖井。要就一件事情挖深了写,那这就是一个好的报告文学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