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领读 > 正文

王蔚:用40字概说《论语》

2019-1-12 8:54:20 来源:山东商报

        从讲经济学到讲《论语》,这个跨越有多大?在时间的淬炼下,二者已不再是互无关联的学科或文本,而是彼此借力,融入了更为鲜活的体验和解读。大学里人气最旺的选修课,社会上排至夏天的公益讲座,刚刚出版的《论语四十字诀》,计划中的“周游列国”……每一个原点都源自对《论语》的痴迷。王蔚,山东财经大学的这位经济学教授,正在用不一样的方式告诉读者,《论语》还可以这样读。记者寇建伟

 

  经济学教授的“跨界”

 

  “经济学界当中讲《论语》最好的,讲《论语》当中最懂经济学的”,很多人这样形容王蔚。

 

  他的身份有很多,山东财经大学的经济学教授,数个专业的研究生导师,在社会上担任诸多兼职,而最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一个是讲《论语》。

 

  “无论是什么学科,它都有一套独特的表达系统。但学科是什么,无非是人们认识问题的工具,从不同角度运用不同的语言方式表达。关键是求道,里面的道理是什么。”王蔚这样理解他的“跨界”。

 

  从接触到学习到痴迷到讲读,至今已有40余年。每天都会有几个小时和《论语》独处的时间,写微博、思考、讨论。这对王蔚来说,已然成为习惯。

 

  “1974年第一次接触《论语》,因为年代原因,只知概念,并无甄别能力。1985年开始学《论语》,三年的研究生时间,真正读了两本书,一个是《资本论》,另一个就是《论语》。想起来就读,痴迷于其间。”王蔚回忆。

 

  “痴迷”的背后其实是一个“显摆”的故事,与“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无关。“同学都是学经济的,讨论问题的时候,我常引用《论语》里的话,他们就很仰慕。我为了‘显摆’,就更加努力地去钻研。”

 

  讲《论语》则是从在高校任职开始。1996年,王蔚到山东财经大学教经济学,在教课过程中,经常引用《论语》。比如谈到做生意,王蔚会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当学生人际关系处理不好时,他会告诉他们,“忠告而善道之,不可则止,毋自辱也”;告诉学生在生活中要“乐而不淫,哀而不伤”……

 

  这样的讲课方式,让学生们印象深刻。而作为一个经济学教授,专门开设《论语选读》课,则源于一名学生的想法。

 

  “一名出国留学的学生回来看我,说很后悔没有跟我好好学《论语》,出国之后才知道《论语》在国外有多热。经常有人问她,孔子怎么说的,答不上来。她说老师您应该开门课,让更多的人了解《论语》。”王蔚心动了,当年就跟学校提申请,第二年开了选修课。那时是2004年。

 

  第一次开班就爆满,至今,15年过去了,王蔚的《论语选读》依旧是学校里最受欢迎的课程,累积下来,已有5千多名学生。

 

  用经济学的方法解读《论语》

 

  出于专业习惯,王蔚采用经济学的方法来研究《论语》。比如用分类法、统计法、归纳法,对《论语》里的字词与人物进行统计分类。

 

  “《论语》里一共有153个人物,我做了分类,有孔子的学生、朋友、国君等,分了五类。比如国君,我会讲季康子讲齐景公等,把与他们有关的语句放在一起,其间贯穿孔子的思想。这样人物会更加全面立体。”王蔚说。

 

  王蔚统计了《论语》里每个字出现的频率,并做成图表。最早是对仁、义、君子、小人等重点字词进行统计,后来扩展到每个字。“《论语》 共15924个字,其中‘仁’字有110个,‘君子’出现106次,根据它们出现的句子,重新排列组合,看这些关键字都出现在什么地方。有一种特殊情况,比如讲‘孝’,孔子说‘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也。一则以喜,一则以惧’,里面没有这个字,但谈论的是孝,这些都要综合考虑。”

 

  “分类、统计、归纳,这是一个研究方法。不用这个方法没办法细读。背一遍看一遍只是熟,是学习,不是研究。比如,都知道‘半部《论语》治天下’,但是少有人知道哪些章节是在谈治天下。我会把为政所有篇章集合在一起,把内容细化,‘半部《论语》治天下’就不再是一个大而化之的东西,而是真实存在的。”王蔚说。

 

  渐渐地,王蔚有了自己对《论语》的独到认识,在王蔚看来,《论语》早不再是一个单纯流传于世的经典,而是蕴含着丰厚的生活之学、教育之学、修身之学、教育之学、处事之学、为政之学、智慧之学,是谓“六学论”。

 

  虚热也好,实热也好,都好

 

  王蔚收藏了300余版本解读《论语》的书,但他极力推荐的还是钱穆钱逊父子和李泽厚的书。“简洁明快,适合大众阅读。南怀瑾的解读,更为高深驳杂。”

 

  对现在市面上出现的林林总总的解读,在王蔚看来,只要不是误读,只要做到信、达、雅,就是好的,因为每个人都在尽力让《论语》、让孔子思想得到更广泛的传播。比如于丹。“她最大的贡献就是让很多人通过央视这个平台知道了《论语》,这就足够了不起。”

 

  历史上,尊孔反孔很多次,更有说“儒门单薄,收拾不住”。而今,无论国内还是国外,孔子都在大热。

 

  “但是叶公好龙的情况也多。比如大家谈《论语》,学《论语》,但真正读过的不多。我曾在课堂上做过统计,通读过《论语》的举手?不超过两个人。知道的人多了,但真正用功的人很少。不过虚热也好,实热也好,都好,哪怕只学到里面的一个字一句话,就比不知道强。”王蔚说。

 

  40余年痴迷《论语》,无他,因为喜爱,受用。王蔚用四个字概括读《论语》的感受,“己悦,悦人”。

 

  “孔子是承前启后的人,他身上最伟大的品质是学习和创新。他反复强调学,‘学’字共出现65次,他讲乐学博学论学好学等等。孔子最大的贡献是树立了道德国标,将人分成君子和小人。中国人一直用两把尺子,一个是君子一个是小人,来衡量自己和身边的人,我们的是非观念基本来源于此。孔子洞察人心,又充满智慧,他说,‘性相近,习相远也’,他没讲人之初性本善还是恶,却真正讲出了善与恶。”王蔚说。

 

  公益、出书,再走夫子路

 

  从2004年开始在高校讲《论语》后,王蔚就出过一个集子《身边的论语》,类似课堂记录。为了背诵方便,又把《论语》编成打油诗、四言诗,出《四言论语》。此后,利用经济学方法解读,陆续推出《论语注译及人物类编》《论语注译及主题类编》,这也是目前国内首次按此分类的解读。

 

  2018年底,王蔚又出新书《论语四十字诀》,将《论语》思想总结成40个字,“学思省改约,恭敬温谦和。孝悌忠信义,仁恕礼惠乐。德正智勇立,宽庄敏慎讷。见闻明达远,虐暴贼吝绝。”

 

  除了出书,作为《论语》的传播者,王蔚一直在坚持做公益。王蔚向记者出示了他2019年公益课程的日程安排,已然排到6月30日。做公益也是出于偶然,从最初只是针对学校师生的《论语》研读,渐渐吸引了众多慕名而来的人,也有越来越多的人邀请他去讲座,但因精力有限,最后只好固定为每月一次,小范围答疑解惑的研读最终变成坚持6年多的“齐鲁《论语》公益研读活动”。

 

  “想让更多人知道《论语》里的思想。”王蔚说。6年多,王蔚的讲座从高校开到社区,开到更基层的农村。印象最深刻的是,“最大的听众拄着拐杖来听我讲,她是85岁的老人。”

 

  基于此,王蔚有两个梦想。一个是讲。“把《论语》讲遍全国,现在已经讲了20多个省;讲遍山东,在山东137个县区讲一遍,目前讲过100个左右。”

 

  第二是出书。“最近要出的是《孔门十哲》,对孔子的十大学生做解读。另外是《论语可以这样读》,现在都是通过章句来读的,把内部联系都割裂了,其实《论语》是有场景的,我把它进行了重新编排,从段落、场景和逻辑上加以合并,不再是碎片式的。此外,近年讲了几百场《论语》,整理出来有几百万字,择其精,出个集子,就叫《王蔚讲论语》。”

 

  2019年,要继续“周游列国”,重走夫子路。“2017年,走的河南线,从济南到濮阳、新郑、信阳、淮阳、商丘到曲阜;2018年,我们走的是山东线,从临淄、淄博、平邑、泗水、汶上、曲阜,经泰安回来。这些都是当年孔子走过的路。对我来讲,重走夫子路,追寻曾经发生的故事,对《论语》的理解会更深刻。比如,去看弦歌台,孔子曾厄于陈蔡,却弦歌不止的地方,会更加感受到孔子的不易与伟大。”王蔚说。

 

  “研读《论语》的过程,也是自我提升的过程。《论语》是一门关系学,每个人都应该看一看。不管多久,它都会像种子一样,种在心田里,早晚有一天会发芽。”王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