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领读 > 正文

武志红:孤独是很危险的事情

2019-1-12 8:55:42 来源:山东商报

        成为你自己,这是简单的哲学。但将它活出来,殊为不易。自1992年考入北京大学心理学系,武志红对这个问题的思考不断深入,到动笔创作这部作品时已有25年时间。在这期间,他通过十几本书、几百万文字、上千篇文章,不断向自己和广大读者传达一个观点:成为你自己。本次推出的这部《拥有一个你说了算的人生》,便是武志红潜心思索25年、精炼300万字、咨询6000个小时,打磨而成的诚意之作,也被称为武志红迄今为止最重要的作品。记者张双

 

  第一本成熟的、成体系的书

 

  记者:从您第一本书出版,到现在已经有十余年的时间,您怎么看待这本《拥有一个你说了算的人生》在您心目中的位置?

 

  武志红:我在读研究生期间编了6本书,写了1本,但我觉得那都不是我的书,直到《为何家会伤人》出版,我才觉得这是我的第一本书。但是到了《拥有一个你说了算的人生》这本书变得不一样了,它是一本成熟的书。以往的作品都是碎片性的知识,有很多感悟,但这是我的第一本成熟的、成体系的书。

 

  记者:新书《拥有一个你说了算的人生》,分为上下篇,一共有13章。上篇中的内容从命运到自我再到关系、动力,再到思维、身体和情感,这中间是否有一个内在的逻辑结构,让读者觉得读起来更有条理性呢?

 

  武志红:是的,这本书有很深的逻辑结构。总的来说就是遵循“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逻辑。上篇是“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下篇就是“三生万物”。

 

  我们常讲“命运”,总认为有一个“命运之神”这样的外在力量左右着我们的人生,但其实是潜意识在决定你的命运,甚至可以说“潜意识就是你的命运”。潜意识是我们的内在,即你的内在决定了你的外在。这就引出“道生一”。“一”就是自我。“自我”其实是在讲两个东西:关系和动力。自我其实是关系的内化,如我们的性格、人格就是客体关系的内化,就是童年时一些重要关系的内化。人需要把自己的生命动力拿出来,和这个世界进行碰撞,建立深度的关系,有时成功,有时受挫,爱恨情仇、得得失失,我们总是在这个过程中,经过锤炼逐渐走向成熟。所以动力这一节是整本书的题眼。这就是“一生二”。

 

  然后是“二生三”,其实就是我们所讲到的“身心灵”:身体、思维、情感。灵魂最强有力的表达就是情感,我们在爱情中,在各种亲密关系中,无非就是在讲我们的身体、思维、情感,也就是我们的心灵结构。

 

  我们都活在关系中,孤独本质上不存在

 

  记者:书中有一节的内容是“你想要一个什么样的自传?”这很容易引起读者共鸣,如果这个问题来问您,您会怎么回答呢?

 

  武志红:之前很长一段时间我的自传是“这是一个高明的旁观者”,但慢慢地我察觉到,我对“思维”其实持有一种否定的态度。因为所谓“高明的旁观者”并没有让身体参与,也没有让灵魂参与,就只是头脑在主导,我认为这是一种很虚假的活法。所以我很想把这个“高明的旁观者”打破,我希望我的自传就像司汤达所说的:“写过,爱过,活过”。

 

  记者:您书中提到了“孤独不是生命的初衷”,但是现在“孤独”这个词被炒得很热,大家好像都在用这个词标榜自己,您觉得这是一种无奈和妥协吗?

 

  武志红:一个饱满的灵魂才能孤独,一个干瘪的灵魂是不能孤独的,这个灵魂饱满而孤独也是因为在关系中充分地体验过生命是什么。孤独其实是一个很危险的事情,特别是生命中一直很孤独的人,必须得警惕,他可能进入了一种状态,就是心灵僻径。即便对我来讲也是,我曾经也在一定程度上进入了心灵僻径:我的思考,我的阅读,我的知识范围都很好,还产出了很好的东西。但是它不真实。关系才是真实的,孤独是带有欺骗性的,而且孤独经常是头脑的游戏,只有在关系中你才能知道真实的世界。

 

  将自我照亮,外部世界也会这样

 

  记者:现在很多人都在强调“活出自我”,您的这部作品更是用了整整13章的内容来讲怎样拥有一个自己说了算的人生,您能否将书里阐述的理念简单概括一下呢?

 

  武志红:其实无论一个社会是怎样的,总有人能活出自己,这是一个选择的问题,而不是一个纯粹的外在现实的问题。如果一个人有一个非常强的内聚型的自我,那么他总能在世界上找到自我表达的空间。

 

  世界上只有一个我,你的内部世界是“我”,整个的外部世界是“你”,当我们看到外部世界的时候,其实看到的也都是自己的投影。当我们能够觉知自己的时候,我们对外部世界的看法也会不断地发生变化,这是一个相互映射的过程。

 

  记者:您在书中提到要“做一个不好惹的人”,事实上很多人很难表达自己真实的感受,您认为是什么原因造成了我们的软弱?

 

  武志红:首先要知道,我们讲的软弱或无力感,其实都是一种感觉,这并不是真的。在我们成长的家庭里头,在三岁之前,甚至一岁之前,在吃喝拉撒睡玩这种很小的事情上面,你都可能受到了深刻的训练。如果养育者训练得特别严重,就会给孩子带来深刻的无力感。但这毕竟只是一种感觉,不是真实的,我们需要挣脱这种感觉。“你要做一个听话、懂事、乖巧的孩子”,其实我们都知道这是一种很深的悲哀。每个人都应该带着自己的主体感来参与到这个世界中,你参与了,这个世界才因此多了一个你。当你只是听话、乖巧、懂事的时候,你就相当于没有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