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新闻周刊 > 正文

城市里的买菜“夜行人”

2019-1-14 11:16:52 来源:山东商报

        凌晨2点的济南,除了夜班出租车、匆匆赶火车的旅人以及少数晚归的青年外,多数人已经在家中熟睡,但是和陈来(化名)一样的菜贩却要在市区货车限行之前趁着夜色把菜送到酒店后,再赶回家好好睡一觉。


  每天晚上11点半接到酒店订单后,陈来便赶到山东匡山农产品综合交易市场(以下简称匡山市场)买菜,凌晨4点回到店铺和家人把买来的菜按订单分类后,再由他和两个兄弟分头送到各个酒店。


  像陈来这样的深夜买菜人在匡山市场上随处可见,他们有的像陈来一样给酒店送货,有的是去赶早市,有的是给超市送货......这些披星戴月的“夜行人”往往是孤单的一个人,但是他们却丰富了万千家庭的餐桌。文/图记者 侯宝之

 

 
繁忙时,市场上堵塞随处可见
 


  昼夜颠倒的生活


  陈来今年30岁,10年前,他就开始跟着父亲做给酒店配送蔬菜的生意。现在,陈来已经可以和三个兄弟独当一面,当年带他们“打江山”的父亲也在店里做了一名“文职”,每天统计一下订单和发货量。10年来,陈来已经习惯了昼夜颠倒的生活,这是每个像他一样的人必须要适应的。


  “每天晚上11点半,酒店才会把第二天要送的菜发给我,接到订单后,我就得马上开车前往匡山市场买菜。”陈来说,最晚凌晨1点,他就能到市场,“因为种类多、数量大,所有订单上的菜品要花近三个小时才能购置完。”


  凌晨4点半,陈来开车赶到距离匡山市场7公里的店铺卸货,那时,他的家人早已经在那等候多时,“把货卸下后,按照各个酒店的订单分别包装,再装到三个车上,由我和两个弟弟分头出发前往酒店送货。”陈来告诉记者,他们三人每人送三到四个酒店,“每天都得趁着限行之前从市区回来。”


  穿行于安静的街头两个小时后,如果没有出现差错,陈来和他的家人们就完成了一天的工作。在剩余的时间里,陈来和家人们一般每天能有十几个小时的休息时间,直到晚上11点半再次接到酒店的订单,新的一天便又从引擎的启动声中开始,“这其实就像是大家白天工作一样,我们只是后于大家工作,又后于大家休息,习惯了就没什么了。”陈来表示。



  突如其来的变数


  昨天凌晨2点,陈来开着一辆车厢里满是海鲜味的商务车从家出发,前往匡山市场采购。深夜的济南街头非常安静,偶尔会有车辆从旁边超车,前方的红灯时间也比白天短一些。车厢外温度只有零下5摄氏度,但车厢里的温度却很催眠,陈来的双眼也有些惺忪。


  在文化东路到匡山市场十几公里的路上,遇见的汽车屈指可数,但当车从沿着济齐路进入匡山市场的“辐射区”,济齐路两边便已经停放了几十辆车,而且车的数量不断在增加。陈来告诉记者,在这个济南市最大的蔬菜批发市场里,有很多别的批发市场买不到的“南方菜”,“为了一次能全买齐,还是到这里来买。”


  但是,最近十几天来,陈来因为一件“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事情犯了愁:他一直去采购蔬菜的匡山市场在去年12月28日开始,将原先市场上比较“自由”的交易时间统一规定为凌晨4点到下午5点。


  “其实以前也对开市时间有所限制,一般冬天是凌晨2点开市,夏天是凌晨0点开市。”陈来说,但是有些大量进货的商贩也会提前一个小时到市场买菜,“大宗批发的早点进行,早市摊主、超市供货商晚点进行,这样还能形成一个时间差,市场上的车辆少,秩序也好点。”



  异常严格的新规


  凌晨2点半,从济齐路进入匡山市场,左边三个大棚下是漆黑一片的蔬菜区,黑暗中偶尔会闪烁着几个零星的灯光,那是摊主们用手电筒记账对账的身影;相比较下,右边的肉类区灯火就比较明亮,肉摊前的老板也显得更为从容,“时间规定主要是针对蔬菜区的,我们这边一直都是在凌晨5点左右开市的。”一名肉摊老板表示。


  在蔬菜区大棚下面,六百多个车位上已经停满了车。摊位的老板穿着棉衣棉裤、戴着耳帽围脖,全副武装着抵御凌晨两三点零下5摄氏度的低温;有的摊主会趁着清闲时,叫住在市场里拉着一车速溶奶茶来回转悠的老人,花4元买一杯冲好的热奶茶,也算“有点热乎气了”;有的老板厢货车后门敞开着,站在车厢里背靠着蔬菜看着这个市场上的人来人往。


  这些到市场里来进货的,有像陈来这样买菜给酒店送货,有骑着三轮车赶来买菜赶早市的商贩,也有给超市等送货的菜贩......


  市场上有六百多个固定摊位,多数摊主在前一天晚上就已经把车开到摊位上,而有的摊主直到开始前甚至已经开市了才会“姗姗来迟”;凌晨3点,菜市场只有零星几个菜贩在来回走着、看着、问着,等待着开市,他们以赶早市或给超市送货的人居多,像陈来这样的着急的买主,早就已经趁早市开市前,利用“熟人关系”买好了菜,但是这个过程是十分隐蔽的,“不足为外人道。”



  市场想要的“氛围”


  凌晨3点半以后,已经有很多摊主开始从车上往下卸货,此时,市场门外的济齐路上,前来拉货的货车已经在路边摆开了一百多米的“一字阵”。一位前来买菜的男士告诉记者,为了防止里面堵车,他们就索性把车停在外面,“市场里有很多负责往外拉货的电动三轮车,一趟10元,一般一电动车能拉几百斤,总比堵在里面好。”


  凌晨4点,正式开市后,蔬菜区的灯全都打开了,摊主们也终于可以不再“提心吊胆”卖东西了。进来询价的买家,满载着货物的三轮车以及货车、面包车混行在了一起,在堵车严重的地方,车与车的夹缝间都容不得一个人通行:交涉声、喇叭声此起彼伏。在匡山市场蔬菜交易分公司副总经理王长勇看来,这种“紧迫感”正是市场所想要营造的一种氛围。


  王长勇告诉记者,在“自由交易”时期,业户最少每天营业12个小时,最多要营业15个小时,“另一方面,这也是我们为突破发展了十余年来遇到的瓶颈所想的办法。”

  “我们每天都会对市场上的销售总量做统计,目前来看没有受到很大影响,现在也有很多业户和买家也在慢慢适应这个节奏。”王长勇说,冬季交易时间定为凌晨4点不会再变,“我们将会采取相关措施加强疏导来解决堵车问题。”


  关于夏季是否会再次提前或调整交易时间,王长勇表示“目前还不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