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新闻周刊 > 正文

彩票店老李的烦恼

2019-1-14 11:47:17 来源:山东商报

        李树才(化名)记得,自己从2000年时就开始在路边摆摊卖彩票了。李树才说,那时只需要一张桌子、一台机器和一件厚重的棉大衣。卖彩票近二十年,在他眼里,彩票店已经过了最“辉煌”的时刻。


  据了解,近年来,中国彩票事业蓬勃发展,彩票销售额逐年攀升。不过,对于彩票总体销量的增长,传统彩票店的店主们却没有切身的感受。李树才说,这几年房租涨了,同行多了,老彩民少了,彩票店不好干了。 文/图见习记者 孙倩 王远

 

坚持购买彩票20多年的老彩民



  卖彩票近二十年了


  1月3日上午十点多,在济南市历下区历山路附近的一家彩票店内,店员李树才(化名)坐在打票机前忙活着。随着一位彩民嘴里不断报出的数字,他布满褶皱的手指飞速地敲打着键盘。


  一阵噼里啪啦地响声过后,他为彩民打出了几张“11选5”的彩票。


  李树才今年63岁,卖彩票已近二十年了。


  李树才说,他既卖彩票,又买彩票,是个不折不扣的老彩民。“早在上世纪90年代末期,我就开始买彩票了。”


  那是1997年的冬天,李树才说,当时他和朋友在济南市文化市场玩,“当时市场附近就有一家彩票店,朋友撺掇我,让我一起去买彩票。”还没有碰过彩票的李树才虽然试图拒绝,但禁不住朋友的劝说,就买了一张。


  谁知,李树才购买的第一张彩票就中奖200元,“2元钱能换200元钱,实在太赚了。”


  一个月后,他又买彩票,又中了4000多元。李树才到现在还记得,那次中奖的彩票号码。


  他拿出钱包里的一支笔,思索了片刻,在纸上写出了一排数字。“17101418201630,就是这个数”,他说,从此彩票就这样进入了他的生活,成为他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从此,我经常买彩票,后来又在彩票店里打工,一干就干了二十年。”李树才说,二十年的从业经历,除了练就出让他引以为豪的打票技能,也让他见证了彩票业的起起伏伏。


  这几年,他感觉现在的彩票行业没有以前那么好做了。“物价一直变化,城市也在变化,只有彩票的价格没有变化,一直都是两元钱,”李树才说,这几年房租涨了,同行多了,老彩民少了,彩票店不好干了。



  房租一直在涨


  “2000年左右,我就开始卖彩票了。”李树才说,一开始他在泺源大街的路边摆摊卖彩票,“一张桌子,一台机器,一件长大衣即可。”李树才回忆,当时购买彩票的人很多,“我还没来,排队买彩票的人就有很多了。”他说,那时的生意才是真的好,而且都是纯利润,不用担心房租。


  后来,彩票生意就转移到了店里。李树才现在就职的这家店并不大,面积在二十平方米左右。一面墙上挂着彩票“走势图”和几块电子屏,屏幕上是一排排的数字。一个打票机正对着门口,旁边是一张小型的玻璃柜台,里面摆着多种即开型彩票。


  李树才说,济南福彩和体彩中心给彩票店的佣金一般是销量额的7.5%,“每卖出去一百元的彩票,我们能拿到七块五毛钱的返点。”


  李树才算了算,他们彩票店每个月的毛利润在七八千元,这其中还包含着员工工资、房租、水电等费用。“房租对很多店铺来说都是最大的支出。”李树才说。


  李树才的说法得到了很多彩票店店主的认同。山大路附近一家彩票店的店主告诉记者,房租涨得太快了,“几年前还是每个月两千元左右的房租,由于房价增高、拆迁等因素,现在的房租已经翻番,到五千了。”和平路附近一家彩票店的老板说,“每个月店里的彩票销量在10万元左右,但是要支付每月四千多元的店铺租金”。



  同行多了,竞争压力大了


  在李树才看来,随着同行的不断增加,彩票店的竞争压力也在增大。“现在的彩票店越开越多,人人都想分一杯羹,彩民也就跟着分流了。”李树才说,只要走在济南的马路上,穿过一个街道踏过一条马路,总会有彩票店存在。


  不单如此,另外一家彩票店老板认为,有一些资金充足的大店正在挤压中小型同行的生存空间。他介绍说,有些即开型的彩票进的数量越大,会得到更多的额外奖励。有了额外奖励再加上彩票大店销量本身就大,环境又好,招徕顾客的能力也高,让中小型彩票店难以与其竞争。


  虽然认为彩票店经营难度变大,但李树才还是很看好彩票行业的发展前景。李树才告诉记者,在他们店里,11选5和快乐扑克3这两种彩票是所有彩票里面卖得最多的,“这两种都是十分钟一开奖,彩民很快就能知道自己中没中奖,不用一直关注”。


  “体育彩票中的竞彩越卖越好,前景很广阔。”李树才介绍道,“竞彩是指在有一些体育竞技类比赛时,体彩中心就会出相应的彩票。”李树才解释说,“现在竞技类的体育项目这么多,购买竞彩的年轻人也会越来越多。”


  山大北路附近一家体彩店老板告诉记者,他们每月的营业额有二三百万元,“我们在高新区还有一家分店,准备在二环北路再开一家,现在正在选地方、招员工。”在他店里,两大堆彩票整齐地摆在显眼的地方,他指着这两堆彩票说,“看看,这都是最近彩民购买的竞彩彩票。”该店老板还告诉记者,现在他们店里体育彩票销量最大的是竞彩。“很多彩民已经不用到店购买彩票了,通过微信就可以在我这里买。”



  “购彩生涯”有千万故事


  线上购买彩票,带走了彩票店的很多客户。


  现在,彩票店更像是一个社交场所“每个彩票店基本都会有一些固定的彩民。”在一片烟雾缭绕中,李树才告诉记者,固定的老彩民不仅是店内彩票销量的保证,也在某种意义上象征着彩票店的人气。他认为,现在的老彩民有流失的迹象,“虽然年轻人买彩票的也不在少数,但流失的老彩民更多。”


  李树才的话,引起了很多彩票店同行的共鸣。二环东路附近一家福彩店老板告诉记者,以前彩民买彩票都是冲着中大奖来的,他们买彩票上瘾,不买就睡不着,“现在彩民变得更加理性了,不再执着于中奖。”


  在李树才的彩票店中,一位老彩民回忆,“有的彩民买彩票从住大房子买到了住小房子,有的人买彩票刚进店里就被家里妻子给拉走。”


  一位年轻的彩民说,两年前自己很“迷恋”购买彩票,尤其喜欢顶呱刮,“当时都是几千几千的刮奖,特别喜欢那样的感觉。”但如今工作忙碌起来,他就很少去彩票店了,“只是偶尔路过时会买几张,图个开心。”


  李树才很矛盾,一方面彩民流失让他烦恼,一方面他又不断劝彩民理性购买彩票。虽然二十年来,李树才不断购买彩票,但中过那4000多元后,幸运之神再没有这样眷顾过自己。为了增加收益,李树才说,他所在的店有时会经营到晚上11点。


  深冬了,晚上8点,李树才把一些烟头和废彩票堆到了墙角,拿起自己挂着一小串钥匙的褐色钱包,走出彩票店。他说,“明天还是同样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