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眼界周刊 > 正文

违建,还是腐建

2019-1-17 11:40:47 来源:山东商报

        拆除违建,眼下几乎成为各地的“统一动作”,因为它事关建筑安全、人居规划,更事关“青山绿水”。然而随着一个个违建内幕的揭开,好像很多违建野蛮生长、难以根除的背后,都有一张甚至几张保护伞,都有权力寻租和腐败的影子。


  近日,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的消息传来,据说与最近风口浪尖上的“秦岭北麓违建别墅”有染。而在此之前的专项整治行动中,与秦岭别墅相关的腐败案例也陆续被 挖 出——仅 去 年11月上旬,陕西省就有三名省部级官员被调查。


  表面上是违建,背后却是腐败。近年来,各地涉及打击违建腐败的现象屡屡见诸媒体。如何掐断“违建”与“腐建”的勾连,显然需要各方着手,多管齐下。让建筑和土地规划领域少一些暗箱操作,揭下违建的“护身符”。记者 肖明君

 
在过去数年,秦岭北麓违建别墅被媒体不断曝光并质疑
 

  圈阅式放任


  1月15日晚,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称,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而就在几天前,央视播出了一个引发巨大反响的专题片《一抓到底正风纪——秦岭北麓违建别墅整治始末》。


  就在这个专题片中提到,“时任陕西省委主要领导”没有召开省委常委会传达学习,也没有进行专题研究,简单批示了事;“时任省政府主要领导”也只是“进行了圈阅”。


  这里提到的“时任”,就是赵正永主政陕西的时段。


  秦岭北麓,尤其在西安境内违规建别墅、严重破坏生态环境问题一度相当严重,不断有媒体曝光并质疑。《中国新闻周刊》报道称,这里的国家中央公园沦为权贵的乐园,“陕西绿肺”成为权贵的专属区。坊间甚至传言,在秦岭北麓也有赵正永的别墅。


  有媒体报道说,别墅的豪华奢侈程度让人震惊:圈占农田14.11亩,鱼塘2亩,狗窝近百平,文物二百多件……有网友说:“我的家还不如他的狗窝。”


  《中国新闻周刊》同时提及,此事牵涉官员之众超出想象,陕西官场早已是人心惶惶。在赵正永落马前,陕西省委原常委、秘书长钱引安落马;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党组副书记魏民洲落马;西安市委原副书记、西安市原市长上官吉庆被处以留党察看两年处分,降为副厅级非领导职务……


  谈到秦岭违建别墅涉及的政商勾结问题时,中央派驻专项整治工作组组长、中纪委副书记徐令义直言,“有的领导与老板结成政商关系圈; 有的民企老板,上下打点,金钱开路,疏通关系;有的干部拿钱办事,违规审批,公权私用,贪污受贿。”


  目前看来,秦岭违建别墅揭开的权钱交易黑幕,是大面积坍塌式的,涉案人员层级也非常高,所以引发社会极大关注,最终由中央采取有力举措予以彻查,这才有了一个了结。而这其中,还看到类似“圈阅”式放任、形式主义、走过场等官僚主义工作作风的泛滥。



  违建与微腐


  在违建问题上,不仅有层级高至省委书记的干部,也有普通的基层工作人员,而且后者面积可能更大,危害更隐形,虽然某一个案件数额不大,有点“微腐败”的意思,但是其对基层秩序的破坏更严重。


  长江日报2018年8月12日报道,武汉市一名负责查控违建的城管队长陈熙因受贿10万元,受到开除党籍处分,并被撤职。此人曾在执法过程中发现该违建行为,并要求业主进行整改。业主随后向陈熙行贿10万元,其违建行为得到放任。办案人员介绍,鉴于当事人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并在案发前退回全部涉案赃款,依据刑法有关规定,对陈熙作出不起诉决定。但其行为严重违反了党纪,陈熙受到开除党籍处分并被撤职。


  这一事件表明,在某些权力管控领域,如果没有严密的监督,很容易发生“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事情。违建的腐败问题,往往出在城管、拆迁的相关部位。据南京媒体报道,面对巨额“拆迁补偿”诱惑,南京市雨花台区板桥街道拆迁办原副主任张布宏,竟带头搞违建,所建房屋面积达150多平方米。据张布宏在庭审中供述,自打知道拆迁项目后,他也想趁机盖个违建捞一笔。他家虽不在拆迁范围之内,但他自有办法,那就是把违建建在某个被拆迁户的名下,利用其拆迁办副主任的职权,违建后再补办手续。经检察机关查明,张布宏在徐某家加盖的违建骗取了拆迁补偿款27万元。


  因“暴力执法”备受争议的城管相继曝出腐败问题。《新世纪》周刊多年前就曾经报道广州官方曝光的数起城管腐败窝案:广州市城管委副主任张建国在2009年至2012年间受贿300多万元,被立案查处,并牵出天河区、海珠区、越秀区、花都区另六人,形成系列案。


  窝案是如何产生的?该文分析称,由于地方政府在“拆违”中日渐倚重城管部门,而土地和房屋问题纷繁芜杂,何谓“违建”缺乏明确边界,处理力度具有很大弹性。“违建”因此也成为城管执法中最易受贿的领域。执行中,不乏当事人向城管行贿、要求其“晚拆几天”的行为,这样一方面“违建”可以“多获利几天”,另一方面亦有当事人“找各级领导批条子,使得其最终免除被拆的命运”。



  危害有几重


  违建的存在,不是一个新现象,同时与城市的发展阶段有密不可分的联系,受城市发展思路影响很大,因此它的产生有一定的客观性。但是在违建的建成、认定、拆除等各个环节,又充满了“权力操控”的空间,因此,违建成了腐败的高发区。其危害,除了权力腐蚀,更在城市环境、环境保护、建筑安全等方面体现深刻。


  去年6月29日,生态环境部举行6月份例行新闻发布会。会上有媒体提问,针对湖南洞庭湖地区3万亩超级矮围破坏生态问题被曝光,环境部对此督察情况如何?下一步将采取什么措施?


  发言人表示,矮围面积约2.8万亩,周长约19公里。从2012年开始,矮围业主长期违法建设,开展非法养殖。矮围阻塞了洞庭湖鱼类洄游通道,侵占麋鹿栖息地和白鹳、黑鹤等珍稀水禽迁徙路径,围内湿地植被逐渐被陆生植被替代,且投饵养鱼,加之畜禽粪污排放,影响内湖水质,对洞庭湖局部区域生态环境和行洪安全造成严重影响。后来的专项督察发现,虽然已经过去了一年时间,但相关地方和部门对中央环保督察消极应对,矮围拆除流于形式,整改把关不严不实,验收考核走过场,上报情况弄虚作假,生态环境保护失职失责明显。


  目前,矮围业主夏顺安被依法刑事拘留。夏氏矮围及附属建筑物已全部拆除到位,内外湖基本实现连通。但“敷衍整改”“假装整改”“表面整改”的现象,却触目惊心。


  2018年9月12日,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消息,洞庭湖区下塞湖非法矮围问题曝光后,引发当地的官场地震,调查发现,当地职能部门日常监管严重缺失,不仅没有及时发现、制止夏顺安的严重违法行为,有的甚至收受夏顺安的红包礼金、贿赂,滥用职权,并在夏顺安拉票贿选省人大代表等方面提供帮助,为夏顺安违法行为充当“保护伞”。


  违建的危害是多重的,清除违建及其背后盘根错节的利益关系,也是一个系统工程。目前,这已经成为各地急需破解的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