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文娱新闻 > 正文

李敬泽:从写字开始

2019-1-18 11:02:05 来源:山东商报

        1月19日10时,“大家文学现场”第9期即将于山东书城二楼开讲。著名批评家、散文家,鲁奖得主、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李敬泽将作为本期演讲嘉宾,为广大作家、文学爱好者讲述“从写字开始”。 记者 朱德蒙

 

 

  人物简介


  李敬泽,批评家、散文家。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曾任《人民文学》主编,现为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著有评论集《为文学申辩》《致理想读者》《会议室与山丘》等,散文集《青鸟故事集》《咏而归》《会饮记》等。2004年获“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文学评论家奖”,2016年获“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散文家奖”,2017年获首届“十月散文双年奖”。此外,作品《见证一千零一夜——21世纪初的文学生活》获第四届鲁迅文学奖(2004—2006年)全国优秀文学理论评论奖。

  
  一切从“写字”开始


  字,意为用来记录语言的符号。写,则指用笔作字,描摹,叙述等。写字,是每个中国人从小便要开始学习的,然而“写字”的意义,却很少有人说得清楚、明白。


  2000年,李敬泽曾于当年《小说评论》刊发一篇文章,题目正是“从‘写字’开始”。文章从作家毕飞宇的一篇小说《写字》引出,并写道:“写字”的意义、书写的意义是每个写作者萦绕在心的问题,“在我们这个时代,作为一种职业的‘写字’ 有时被称为‘码字儿’,码砖能砌一道墙,盖一座房,码字儿只会糟践一张纸,可见我们面临的意义危机严峻,致命。所以,我们必须回到多年以前的那个夏季,写字的意义在那时曾经清新、锐利地袒露在那个男孩面前。……”


  “那个男孩最初所学的三个字是‘水’‘米’‘火’,父亲说:‘水加上米,用火烧一烧,就成了饭。’这三个字便构成了男孩对汉字及生活的基本认识,‘它们至关重要,是我们生活的偏旁部首’,……书写使我们能够在日常生活和基本生存之外编造出另一个世界,……每个小说家的写作都受到了文字这种魔力的诱惑和指引。其次,通过书写我们获得了权力,这是指称和自我指称的权力,……一个觉醒的自我在‘写字’时得以改写一切给定的意义,这就是‘创造’:‘我的心中充满了夏日里的成就感,充盈了夏日黄昏里痛苦的喜悦。’”


  今次前来济南参加“大家文学现场”活动,李敬泽同样以“从写字开始”为题,为广大读者讲述“写字”乃至“写作”的意义。



  要追寻文学的本源


  从谈“从写字开始”讲起,皆因这位被誉为“文学教父”“青年作家教父”的当代著名文学批评家,对当代中国新生文学力量数十年来持续关注与帮扶。


  不过,关于这些称号,李敬泽却在某次采访时表示,做了32年编辑的自己一直告诫自我,千万不要、永远不要把那些作家的成长归功于自己,“我认为最不体面的事就是弄一个小账本,记住我曾经帮过谁、谁应该感谢我。我不是因为和他有交情才帮他,他也不必感谢我。况且,从根本上说,这只是我的工作,别把它弄得那么煽情。当然,无论作为编辑还是作为批评家,我都对发现真正的才华感到兴奋和庆幸,我会尽我的全力为他说话,但很多时候,我根本不认识他,连顿饭也没吃过,这只是因为不是为了他,是为了我自己,我觉得是在做一件有意思的好玩的事。”


  但他也说,自己是个认真的人,“我当《人民文学》主编的时候,每期稿子一定要从头一个字看到最后一个字,改得满篇花。我倒不觉得累,精确、完美,乐在其中。”


  对作家们如此,对文学的要求更是如此。


  当他谈文学时,他则表示,现代社会中,文学说到底也出现一种倾向,即越来越专门化,越来越高大上,或者高精尖,因而某种程度上,也意味着越来越失去它的活力,它作为一个野孩子那种的奔放精神,“所以我们现在特别怕跟一帮搞文学的人谈文学,为什么呢?大家都博览群书,一说起来一套一套的,规矩那么多,段子那么多,套路那么深。你就会觉得永远是自己读书太少,但话又讲回来,难道文学仅仅是这样吗?时间长了,所以我们需要回到文学的本源。”


  那么“文学”应该如何?李敬泽认为,文学应该增进一个读者对人性的感受力和对生活的理解力,这样心也会因此变得辽阔、有趣,“网络化时代,我们的情感与自己的关系、他人的关系,不是更为丰富了,而是更为疏离了。每个人都躲在自己小小的朋友圈里。但就算朋友圈天天见面,未必有真正的情感和深入的交流。我们不应越来越麻木,而是需要维持敏感丰沛的、对他人的感受力。在这方面,文学依然有强大的功能。如何认识自己,在文学范畴有重要的价值,这甚至是文化中至关重要的要素。网络时代,一些作家的心灵水平也同样在衰退。真正好的作家,是克服精神困境的作家。”



  人是需要读书的


  事实上,除了“写字”,李敬泽也关注“读书”。


  他曾在一次访谈中说:“我相信我这辈子不用读别的书了,就是把我屋子里的书读完了,也是不可能。但话又说回来,人是要读书的。对于我们来说,重要的也许不是我们读多少的书,而是说我们有没有那么几本我们可以把它叫做生命之书的书。它会从根本上影响着我们,这样的书我们愿意年轻的时候读一遍,中年的时候读一遍,到老的时候再拿出来读。每次读,都如逢故友,每次读也都像见到了一个亲人。”


  当然,对于读书,他还认为,读书贵在享受,而不是将它当做一种“工作”。他说:“我想,这个世界之美好,就在于人可以有多种多样的选择。假设有人规定,你必须每天下班读一个小时小说否则就罚款,你一定会恨文学,觉得读文学是苦役。文学是文明的必需品,但它并不一定成为生活的柴米油盐酱醋茶,它不是工作不是义务。当你拿起一本书,它就是一个精神上的远方、一次等待你的假期。”



  关注

  报名参加活动有惊喜


  1月19日10时,“大家文学现场”第9期将在山东书城二楼举行。


  拨打0531—88197628报名的读者,即可获赠惊喜小礼物(数量有限,先报名先得)。此外,我们还准备少量作家签名书,现场赠予参与提问互动环节的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