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周天下 > 正文

正在风行的“粉丝政治”

2019-1-20 9:00:33 来源:山东商报
 肖明君
  每一位政治人物,都需要推销自己的主张,而推销自己主张的前提,是尽量让更多的人听到自己的声音,这就牵扯到一门技术,叫做“政治公关传播”,它包括形象塑造、公众沟通与媒体框架搭建 等等很多环节和设施。其实,在以往的竞选中,候选人需要募集竞选资金,很大一部分钱就花在了“公关”和“传播”上。
  新华社报道,美国联邦众议院的民主党人17日特别开设一堂“课”,请国会最年轻议员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特斯担任“培训师”,分享她借用“推特”等社交媒体平台与选民交流的经验。
  据了解,科特斯是一名29岁女性,代表纽约州,是1月就任的美国新一届国会最年轻议员,在“推特”上有242万粉丝。作为“网络红人”,科特斯在社交媒体领域的专业知识使民主党同僚受益。媒体认为,民主党这是要效仿特朗普的节奏。
  特朗普让人熟悉,“推特治国”是个少不了的标签。国内有国际新闻记者被问“你是跑‘什么口’的”?记者有点不好意思地回答:“盯特朗普的推特”。
  其实,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因为多数同行都在盯总统的推特,更因为,这是个新闻的“富矿”!有多少美国的新动向不是在特朗普的推特里出来的?有多少热点事件总统没有在推特里发声?有时候哪怕只有一个感叹词,恐怕也值得大家推敲出一篇大文章的。所以,看特朗普的推特,有时候比“白宫发言人没有一点油水的回答”更具有收获感。而作为特朗普的粉丝,能够直接倾听到总统“率性”的声音,要比各种传声筒过滤过的信息更有烟火气。他们觉得,自己离总统好近!
  最新的资料显示,特朗普活跃粉丝和追随者数量已超5500万,而且,在其粉丝和追随者中,超过85%的人对特朗普有着极高的忠诚度,即只相信特朗普的说法,根本不去看、也不相信其他媒体和信源。
  每一位政治人物,都需要推销自己的主张,而推销自己主张的前提,是尽量让更多的人听到自己的声音,这就牵扯到一门技术,叫做“政治公关传播”,它包括形象塑造、公众沟通与媒体框架搭建等等很多环节和设施。其实,在以往的竞选中,候选人需要募集竞选资金,很大一部分钱就花在了“公关”和“传播”上。
  开始的报道说,科特斯有一段和友人在屋顶跳舞的视频,配文称这一行为像“无知的傻子”。网民没有嘲笑科特斯,反而夸赞她的舞姿,说她的朋友“酷毙了”。科特斯随后在“推特”上回应:“我听说共和党人认为女性跳舞可耻。让他们瞧瞧,国会女议员也跳舞。”这则“推文”获得超过78万个“点赞”。
  深究起来,“粉丝政治”也不是新鲜事儿了,只不过是由于当下信息传播手段的便捷,以及社交平台“圈粉”功能的健全和即时性,更容易拉出一个属于自己的朋友圈罢了。说远一点,就得回到古希腊时代。据说,公元前500年左右,在雅典卫城的普尼克斯的山上,每隔十天,就有6000名成年雅典公民出席会议。每个想发言的公民都会上台阐述意见。这样的广场政治催生出很多口若悬河的辩士,他们都有自己的粉丝。
  在现代政治中,人们开始借助技术手段传播自己的主张,大量“圈粉”了。传播学媒介环境学派代表人物之一爱森斯坦教授认为,口语传播、文字传播、印刷传播、电子传播和网络传播,作为人类传播史上的五座高峰,对人类生存发展、人类社会、人的心理具有长效的影响。据了解,1960年,美国举行总统选举,候选人辩论通过电视向全国转播。民主党候选人肯尼迪年轻有为,整洁干练,给电视观众留下了比对手更好的印象,而收音机听众却感觉其对手尼克松表现更佳。由此可以认为电视、广播的政治功能日显突出。
  而在我们所处的时代,是一个“第四媒介”,也就是互联网风靡全球的年代——网络媒介可以集文字、图像、声音于一体,具有很强的表现力和感染力。于是,很多政治领导人开始向网络社交靠拢。据外媒报道,美国一公关公司“推特外交研究”显示,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的个人推特账号有近3000万粉丝,在世界领导人的推特粉丝数排名中居于第三位。排在莫迪前面两位的政治人物分别是教皇方济各和美国总统特朗普。
  当然,“推特化”的政治主张传播,仅仅是传播效果的加强,它与“真诚”“真相”似乎还不能画等号,有很多机构认为,政治领袖在推特上看似“真性情的表达”,其实也是包装后的呈现。在西方媒体看来,特朗普是美国历史上将“真人秀转变为竞选活动的第一人”。《经济学人》杂志提出过一个“后真相政治”的概念,指出“后真相政治”是对于“为了创造一种对于世界的虚假观念”的政治谎言的揭露,这些政治谎言加深了目标选民的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