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双翼翔:“老戏骨”的艺术人生

2019-1-23 10:12:43 来源:山东商报

        1927年,双翼翔出生在北京的梨园家庭,受父母影响选择了武生这个行当,他勤学苦练、基本功扎实,十几岁就开始登台巡演。上世纪50年代,双翼翔的父母本想回北京生活,后机缘巧合来了济南,于是在泉城的京剧舞台上,留下了许多双翼翔的经典形象。日前,记者采访到已经92岁的双翼翔先生,在跟记者的讲述中,他不但回顾了自己的成长历程,还向大众揭示了京剧的“讲究之道”。文/记者 焦腾图/记者 王晓峰

 

 

 

  忆学戏往昔
  

 

  两个小时的采访,92岁的双翼翔精神矍铄,言辞间,记者看到的不仅是为京剧奉献一生的老艺术家的经历,更是对京剧艺术有执着、鲜明追求的求艺者的态度。

 

  京剧,分布地以北京为中心,遍及全国。双翼翔生于北京的梨园世家,因此自小便接触到最正宗的京剧艺术。“父亲演老生,母亲演老旦。从小就跟着父母在台前幕后跑,选择这条路也是水到渠成。”双翼翔回忆起最初学戏,滔滔不绝。

 

  “小时候,在北京随王庆寿、李德元二位老师学毯子功、把子功等一些京剧基本功,武生戏由张连廷老师教授。”双翼翔告诉记者,“没有固定的练功场地,每次都是两位老师提前去找花园,有时候就在地上挖个坑,放上软土,垫上麻包,摔不到就行了。”对当时练功的艰难,至今双翼翔仍记忆犹新。

 

  让双翼翔印象深刻的还有,当时的老师非常严格。“如果练不好或者唱坏了,就得趴板凳上挨揍,哪不行打哪儿。”回忆起练功生涯,双翼翔非常动情,“就像‘磨刀’一样,只能一点点磨快、磨亮,我们就是这样练出来的。”

 

  1940年,13岁的双翼翔跟随父母到南方巡演。“当时,不仅是我们家,很多在戏班里长大的孩子都被父母带着走南闯北。在巡演过程中,只有达到了戏中角色的要求,才能出演角色。”

 

  巡演的过程也是修炼艺术的黄金时期,尤其是得益于常在名师大家跟前听戏、学戏、唱戏。双翼翔的基本功变得更为扎实,武生最终成为他的行当。“从小跟着戏班巡演,尤其是跟金少山大师配戏,给荀慧生的徒弟垫戏《八岔庙》,跟李慧芳同台演出等等,这些经历都让我受益匪浅。”

 

  京剧的讲究之道
  

 

  “京剧,是很麻烦的。”双翼翔所说的“麻烦”实际上指的是京剧的讲究。

 

  “哪个字尖都有讲究。以‘信用’中的‘信’为例,就需要尖一些。同时,太尖就又错了。”千斤话白四两唱,话白比唱更难,出来的韵味要更足。双翼翔告诉记者,行头的颜色与人物的性格气质要匹配,抹彩的多少与行当也有所关系。“抹彩方面,小生要抹百分之十,要表现角色的俊秀;武生要抹百分之五十,要表现人物的沉稳霸气;老生比武生再少一半。同时,武生抹彩也要分人物,如果老生是富家角色,可能抹彩会多一些,穷困人家就会少一些。”

 

  双翼翔自小接触的京剧艺术便是认真、严谨、讲究的。除了武生,他对其他行当的表演也十分熟悉。“青衣、老生不能把眼睛全部睁开,可花脸、小生、武生就要把眼睛挑起来,这样才会有神韵。手部的表演,小生的手是把大拇哥扣起来的;旦角展现兰花指;武生小指、无名指、中指间的缝隙宽窄都有说法。”

 

  “老话讲,老生要松,花脸要撑,武生取当中。究竟是什么意思呢?老生的表演要给人瞅着没劲的感觉; 花脸就是要演员撑起来,非常张扬;武生取当中,就是让你立腰,挺脖子,拧眉毛,脸上也要表现出神韵来。”双翼翔说。

 

  脚步也是有讲究的。“年龄不同的武生脚步都是不同的。比如,年轻一点的武生就可以把腿抬起来,八字的走法就能出来气势。实际上,这种小细节就能看出一名京剧演员到底学过没学过,学得到家不到家。”双翼翔说,角色在剧中的身份不同,其表演都是不同的。

 

  “观众对戏都很懂,如果你唱得不好,茶壶、西瓜皮都会往台上扔,糊弄是不行的。”双翼翔告诉记者。

 

  京韵余味悠长
  

 

  与京剧为伴,与艺术为伍,双翼翔走过了一个个的春夏秋冬,扮演了一个个经典的角色,出演了一出出经典的剧目。

 

  1947年,经张连廷介绍推荐,双翼翔在蚌埠正式拜李盛斌为师,而后跟随老师巡演。1948年,李盛斌领衔演出于江苏苏州开明大戏院。配角大都是“富连成”出科的师弟们,有武旦冀韵兰、文武老生王元锡、武净孙元增等。值得一提的是,双翼翔与“富连成”“元”字辈演员为同辈,在巡演期间遂改名双元翔。

 

  据了解,李盛斌主演武生戏时,二路武生应工的角色总是双翼翔扮演。比如,《伐子都》中的马夫,《十八罗汉收大鹏》中的悟空等。此外,李盛斌演武丑戏时,如在《三岔口》中饰演刘利华,双翼翔则演武生任堂惠,李盛斌在《大名府》中演时迁,双翼翔饰演武生石秀。

 

  无论是改名或者配戏,足见李盛斌对于双翼翔的器重程度。实际上,双翼翔基本功扎实,扮相俊逸,身手矫健,擅长短打,“小翻”翻起来又多又快。其中,值得一提的是双翼翔的代表作《伐子都》。大靠、厚底翻出场的踺子小翻;从台左一串又快又圆的小翻,一直翻到台右。

 

  “《伐子都》是我的老师、李盛斌先生的代表作品,这一出戏是他教我的。唱的方面,武戏要稳着唱,基本功就是小时候基础扎的牢。”双翼翔说。

 

  此外,双翼翔在《四杰村》中的表演酣畅淋漓,让许多观众过目不忘。比如,余千在台上走边时,大显身手,“飞脚”“旋子”干净稳健,跟斗帅气利落,武功招式快捷迅速,招招到位。有一观双翼翔表演的观众曾著文说:“双翼翔亮相时,气不喘,心不跳,镇定自若,足见他的功力深厚,非同一般。”

 

  双翼翔后来还参加了杨宝森组建的北京宝华京剧团,杨宝森是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中国京剧史上的“四大须生”之一,他曾创造性地继承发展了谭派和余派艺术。双翼翔曾多次与杨宝森先生合作,配演《连营寨》的赵云。

 

  在济南时,双翼翔经常出演《水帘洞》《闹天宫》《白水滩》以及杨宝森代表作的《失空斩》《伍子胥》等戏目。“63岁时,我再次演了一出《白水滩》,有两千内行看了这场表演。”双翼翔回忆。

 

  退出舞台后的双翼翔曾致力于教师与导演工作,多年在济南市京剧院做艺术指导。时至今日,双翼翔家里还会有京剧后辈前来问艺求教。双翼翔的一个愿望就是希望京剧能够高质量高标准地传承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