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领读 > 正文

一个人的诗意

2019-1-26 8:25:58 来源:山东商报

        ◎夏学杰《旅宿》,(日)夏目漱石/著,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我所喜爱的诗,不是鼓吹世俗人情的东西,是放弃俗念,使心地暂时脱离尘世的诗。”日本作家夏目漱石在小说《旅宿》中作如是言。《旅宿》堪称为一个人的诗意,书写的是一个画家的短暂旅程,小说没有多少情节,与其说夏目漱石在写故事,不如说他在写一个人的心路历程,充斥着太多太多的自言自语,一个城里人欲入山间寻“非人情”之旅。

 

  小说的主人公画家倒也果真寻到了一处世外桃源,他夜宿乡间旅店时:“这晚上那些竹子在枕边婆娑摇曳,使人不能成寐。推开格子窗,但见庭中一片草地,映着夏夜的明月;举目四顾,要不是有垣墙简直就一直连着广大的草山。草山那面便是大海,奔腾的巨浪正在汹涌地打过来威吓人世。”好一个美不胜收的清幽之地,或许,世外桃源,大抵都是相像的,也无非是那些山水自然罢了。

 

  本书充满着诗情画意,加之丰子恺的神译,语言意境甚美,耐人寻味的句子很多,引得读者不由自主地多读几遍。小说的难能可贵之处在于,并不止步于世外桃源,并没有抒情到忘乎所以的地步——以为世外桃源就可破解人生之困。外边是乱世之秋,美若小姐的前夫因战事起银行倒闭而失业,她的堂弟久一终归要去打仗。美若被视为“疯子”,即便是她特立独行,并拥有强大的内心,依然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小说坦言:“作为一个纯粹的专门画家,连自身也摆脱不了缠绵的利害羁绊而逍遥于画布之中,何况山、水及别人?”

 

  其实,小说在开头时,就已经承认这种尴尬了。“依理而行,则棱角突兀;任情而动,则放浪不羁;意气从事,则到处碰壁。总之,人的世界是难处的。”可见,夏目漱石是清醒的,纯真再美,也不能当饭吃。所以,他又写道:“我是人类的一分子,所以即使何等爱好非人情,长久继续当然是不行的。渊明恐怕不是一年四季望着南山的,王维也不是乐愿不挂蚊帐在竹林中睡觉的人吧。想来他们也要把余多的菊花卖给花店,把过剩的竹笋让给菜铺吧。”

 

  可是,他又在不住地较真,就连火车在其眼里都是扼杀人性的东西。丰子恺称赞他说:“夏目漱石真是一个最像人的人。今世有许多人外貌是人,而实际很不像人,倒像一架机器。”可是,如此这般较真,这世上,又岂能容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