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周天下 > 正文

留意"监狱风云"之外的国际气候

2019-1-27 9:57:17 来源:山东商报

       肖明君


  
  以“反人类罪”而接受审判的国际政坛人物,一般充满了“国际秩序”的现实遵循。人道主义是一种全球价值,但是也不排除有的时候会有大国较量,地缘争夺、区域力量渗透的影子,所以说,几乎每一起大人物的“监狱风云”之外,都有着国家社会大气候的背景色。


  国际社会之所以波谲云诡,少不了国际政坛上的一些大佬们搅动风云。他们是能量巨大的“大人物”,同时也往往将自己陷入各种涡流而难以抽身。


  乌克兰首都基辅奥博隆区法院24日以“叛国罪”等罪名缺席判处乌前总统亚努科维奇13年监禁。据乌通社报道,检方指控亚努科维奇犯有“协助俄方发动对乌侵略战争罪”并造成人员伤亡,主要证据是亚努科维奇2014年3月1日曾致函俄方请求出兵乌克兰,帮助乌恢复“和平”和“秩序”。


  搜索亚努科维奇的简历不难发现,他过往的生命中充满了各种争议:青年时期两次入狱、选举过程中选票违规、私人官邸装饰豪华……尽管他是一名备受争议的人物,但是喜欢他的人还是不少。2010年2月,他当选乌克兰总统,任期5年,2014年2月因乌克兰国内爆发大规模抗议活动而出逃。2015年1月12日,国际刑警组织决定全球通缉乌克兰前总统亚努科维奇等人,并发出针对这些人的“红色通报”。2017年6月底,基辅法院开始审理亚努科维奇叛国案,这其中的焦点就是他所主导“乌俄关系”问题。可见,亚努科维奇被判监禁,其实是来自“国际气候”。


  虽然,亚努科维奇被指控“向俄罗斯输送利益”,但有国际媒体认为,他其实一直在致力于摆脱“莫斯科代理人”的形象。据美国观察,亚努科维奇绝不是俄罗斯的傀儡,在2006年至2007年短暂的总理任期内,他很少按照莫斯科的政策意愿行事。而且支持他的经济利益集团绝不会允许他破坏乌克兰与西方国家的关系,因为西方国家是他们的主要出口目的地,也不会允许他向俄罗斯的寡头政治家开放乌克兰市场。


  从亚努科维奇的命运转圜中不难发现,针对他的“缺席审判”和“牢狱之灾”,其实是乌克兰和俄罗斯两国关系尴尬相处的结果,更是西方社会与俄罗斯地缘战略空间争夺中,往来过招的缩影。亚努科维奇有没有真正的出卖过乌克兰,双方代言人可以各执一词,同样的行为可以被解读为“出卖国家利益”,也可以被解读为“释放善意”“为国家寻求国际空间”。对于局外人来说,真相不重要,看到的永远是不同利益主体的对决。


  自从有了国际交往,很多政治人物的自身命运就和国际社会捆绑在了一起。这其中不乏一些耳熟能详的事业开拓型人物,而对于这一类人物,监狱似乎不是他们不堪回首的阴暗岁月,而是散发着“战斗光芒”的人生巅峰时刻,最著名的是印度圣雄甘地。而因为蹲监狱而更具有“全人类意义”的史诗般不平凡经历的,应该是南非前领导人曼德拉了。以他们为代表的国际政坛领袖,多数有着“民族独立”“反殖民统治”等光环的加持,因为具有非同一般的反响,监狱生涯不但没有摧残他们的生命,反而让他们更具有号召力。而他们的最终成功,摆脱牢狱之灾,背后是国际社会各种角力和力量变更使然。


  还有一些国际政坛领导人,一生中蹲过不止一次监狱,但是性质却出现了反转。比如伊拉克共和国前总统萨达姆·侯赛因,在他的早期活动中是国内政变的风云人物——


  1963年2月8日,伊拉克复兴党发动军事政变夺权后回到伊拉克巴格达,萨达姆开始掌管党内势力,但同年11月,当时的总统大举缉捕复兴党人,萨达姆1964年被捕。但在狱中,他被选为复兴党副总书记,并在1967年越狱,此时的他已是复兴党的第二号领导人物。在被美军俘虏后的2006年12月30日,萨达姆因“杜贾尔村案”被处以绞刑,这个时候,他的罪名就是“反人类罪”了。


  而因为这个罪名锒铛入狱的,可不止萨达姆一人:2011年5月30日,利比里亚前总统查尔斯·泰勒在海牙联合国特别法庭上,被控谋杀、强奸及强迫儿童等11项罪名成立,判处入狱50年;2002年2月13日,海牙国际刑事法庭,南联盟前总统米洛舍维奇被指控犯有包括战争罪、反人类罪和种族屠杀罪在内的六十多项罪行。


  而以“反人类罪”而接受审判的国际政坛人物,一般充满了“国际秩序”的现实遵循。人道主义是一种全球价值,但是也不排除有的时候会有大国较量,地缘争夺、区域力量渗透的影子,所以说,几乎每一起大人物的“监狱风云”之外,都有着国家社会大气候的背景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