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周天下 > 正文

“末日钟”将敲响 我们该往哪里逃

2019-1-27 9:04:56 来源:山东商报

        24日,美国《原子科学家公报》 对外宣称,“世界末日钟”(Doomsday Clock)目前只差两分钟就要指到零点(“末日”)了。科学家们表示,当下整个世界正处于“新反常”状态——面临着核武器、气候变化等多重威胁,更要命的是,这些威胁所带来的影响还在不断地扩大,让世界处于像冷战最紧张时期一样的“毁灭性”危险之中。若人类再不加以改进,再不加以控制,那么人类未来堪忧。


  而这里所说的“世界末日”并非真正的世界末日,而是由科学家们设立的一种衡量地球受到威胁程度的指标,旨在向人类警示世界局势的紧张程度。记者 潘愈

 

 

  “世界末日钟”的指针目前定在了23时58分(零点前两分钟),这意味着当前的国际形势已经到了异常严峻的地步
 

 

  1971年,法国在穆鲁罗瓦环礁进行了核试验



  何为“世界末日钟”


  
  24日,本周四,美国《原子科学家公报》将“世界末日钟”的指针定在23时58分(零点前两分钟)。“欢迎来到我们所说的‘新反常’状态。”公报科学家们口中的这种描述是在告诉我们,当下人类正生活在一个充满了灾难和危险的世界里。


  1947年,《原子科学家公报》的专家们设立了这个“世界末日钟表”,当时这些专家正致力于设计和建造曼哈顿第一颗原子弹。“世界末日钟”以公报封面的形式首次亮相,用于警示世界局势的紧张程度,当时指针在距离零点还差7分钟的位置,后来一直在2到17分钟之间波动,直到“世界末日”。


  当初他们设立这个“世界末日钟”是为了对核武器会给人类造成毁灭性威胁进行警告,同时,也考虑到了其他最新出现的危险因素,诸如气候变化,生物技术,以及人工智能。


  而《原子科学家公报》是一个独立的非营利组织,由一些世界上最著名的科学家经营。公报一向认为,科学和技术的进步应该使地球上的生命变得更好,而不是更糟。公报为公众、政策制定者以及科学家们提供相关的信息支持,以便建立可以应对核武器、气候变化以及破坏性技术的公共政策。


  2017年6月,芝加哥科学与工业博物馆举办了“倒转时钟”展览。展览展示了公报的历史,并让包括记者、科学家、倡导者、艺术家等在内的所有人明确,在创造一个更安全、更健康的星球方面公报所能发挥的作用。该展览将持续到2019年。



  “新反常”状态


  
  2015年,时钟向前拨了两分钟,拨到零点前三分钟。2016年保持不变。2017年,时钟设置为零点前2.5分钟。而去年时钟又一次移到了零点前两分钟。


  《原子科学家公报》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雷切尔·布朗森表示,世界已进入“新反常”状态,“在核武器以及气候变化的风险方面,我们似乎正在使一个非常危险的世界正常化。这种新的异常情况太不稳定,太危险,让人无法接受。”


  布朗森还表示,“认识到这一严峻的现实,我们想宣布现在离零点还有两分钟了,而离零点最近的时钟目前还没调好。”


  这种“新反常”状态的当前国际安全形势已经持续了两年多,而这种状态与冷战最危险时期一样令人担忧,而且还在不断变化、不断发酵,这些让世界变得更加不稳定,并且增加了爆发重大军事冲突的可能性。


  在过去,理智之所以能够占上风,主要还在于明智的领导人能够在那些有见识、有决心公民的压力下采取了正确的行动。现在离零点还有两分钟,但是世界末日的钟声没有理由不能远离灾难。这种“新反常”现象可能是世界历史上一个不幸的插曲,但是它却不是最后一章。我们必须把时钟往回拨动。



  毁灭性核武器


  
  说到“世界末日钟”现在所处的状态,我们必须回到66年前的1953年,才能找到一个同样危险的时期。那时,苏联刚刚试验成功了一枚氢弹,整个东欧都处于苏联的铁腕统治之下。德国柏林随时都有可能爆发军事冲突。而驻扎在西德的美军,正满心期待着发生入侵,以便能使用战术核武器来对付这些入侵者。


  2018年,《原子科学家公报》的专家们将核危机产生的影响等同于冷战时期的那个危险时刻。为什么?因为眼下一场新的冷战正在进行中,而这场冷战所带来的影响与第一次冷战时期最危险那一年的情况不相上下。我们又再一次将人类文明置于危险之中。


  1962年,加勒比海地区发生了震惊世界的古巴导弹危机。它是由于1959年美国在意大利和土耳其部署的导弹引起的,为了反制,苏联又在古巴部署了导弹。这是冷战期间美苏两国间爆发的最激烈的一次对抗。短短的13天内,美苏双方在核按钮旁不停地徘徊,使人类空前地接近毁灭的边缘,最后以苏联的妥协而告终。


  而目前人类正面临着两种可怕的威胁——核武器和气候变化。没有进行认真的对话沟通,俄罗斯和美国两国却把精力放在计划制造出更危险的大规模的毁灭性武器。特朗普政府还提出了一个虚幻的“太空之盾”设想,夸张地宣称能够击落俄罗斯所发射出的任何类型的导弹。作为回应,俄罗斯有意将其进攻系统进行升级,如此一来,另一场核军备竞赛正在进行中,而其代价可能与我们过去几年里的那些竞赛一样昂贵,一样徒劳。


  美国撕毁了伊朗核协议,并宣布将退出《中程核力量条约》,这是正朝着彻底废除全球军备控制发展。尽管美国和朝鲜都放弃了2017年的那些好战言论,但是仍然没有任何实质性问题得到解决,巨大的危险依然存在。


  与此同时,世界上的那些核国家正在进行所谓的“核武器现代化”项目,而这些项目与世界范围内的军备竞赛实际上几乎没有什么区别,俄罗斯和美国的军事理论正在逐日侵蚀着那些多年以来禁止使用核武器的禁忌。



  “灼心”的气候变化


  
  在气候变化方面,全球二氧化碳的排放量在本世纪初似乎趋于平稳,但在2017年和2018年却再次恢复了上升趋势。


  不得不说,世界在实现净零排放方面的努力正以失败告终,事实证明全球变暖已经变得越发严重。从全球平均气温来看,2018年很可能是有记录以来第四个最热的一年,而2015年、2016年和2017年都创下了历史新高。北极格陵兰岛的冰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融化着。


  全球变暖还导致了一些灾难的发生,包括去年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希腊和瑞典发生的大规模山火,以及亚洲、澳大利亚、欧洲和北美遭受的致命热浪。


  美国国家气候预测,全球变暖将对经济、人类健康、农业以及自然生态系统的影响越来越严重。为了阻止因气候变化造成的那些最严重影响,世界各国必须在本世纪中叶之前将全球的二氧化碳净排放量降至零。


  为了做到这一点,这些国家必须在今年,以及以后的每一年,在气候上都采取极为认真的、切实有效的行动。令人沮丧的是,去年,国际社会的一些努力和尝试都失败了。


  与此同时,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主要协议——2015年《巴黎协定》却正在日益受到威胁。美国宣布将退出该协议,并在去年12月于波兰举行的气候峰会上,美国与俄罗斯、沙特阿拉伯和科威特(所有主要的石油生产国)结盟,以削弱由巴黎气候大会发起撰写的那份有关气候变化的发人深省的报告。


  这些核武器和气候变化,对现代文明所依赖的信息生态系统的蓄意破坏,在过去一年中有所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