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山东新闻 > 正文

“守林人”房玉军

2019-1-31 10:17:49 来源:山东商报

        49岁,守林27年,3个林区,7个山头,40里山路,这是与守林人房玉军相关的几个数字。相对于“护”林人,房玉军更喜欢称自己是“守”林人。再过几天就要过年了,儿子也马上放假回家了,这是一年里房玉军最高兴的日子,但每年的这个时候是防火季,也是他最忙的时候,他还是像往常一样早早吃了饭,背着工具包上山巡护。


  6万亩林场是济南这座城市的“绿肺”,也是房玉军的生活半径。从千佛山林区到土屋林区,他几乎全程目睹了济南市的山林改造,也见证了几十年来济南林业的变化与进步。他父亲用40年守护的山林,现在他要继续守下去。文/图见习记者 宗兆洋



 

  房玉军在修剪树木的枯枝,既保护了树木的健康成长,也达到了防火的效果

 

 

一路之隔,一边是繁华的城市,一边是孤寂的山林
 
  蓑衣与煤油灯

  
  上午10点,天气晴好,但山谷中的风,依旧触脸生疼。房玉军像往常一样在兴隆山上巡护。在其中的一个山头,泉子山的半山腰,他正要去修剪一棵柏树。要到柏树旁的这一段山路,山坡很陡,常人需要抓着路旁的树干才能爬上去。大小不一的山石散落在路上,路的中间也会突然冒出一根树杈,向上走的时候稍不注意踩到松动的石头上,石头跟着一阵尘土就滚下去。

  而房玉军三步并两步很轻松地就爬了上去。“这段路算是好走的啦,到了前面的双子山,一般很少有人过去”。然后在工具包里拿出剪子,小心翼翼地将附在枯枝上面的树枝轻轻地压在一边,将已经枯黄的树枝剪下来。“这不仅让树长得更健康,而且能够防火”。

  “我父亲在做护林员的时候,一般是在下雨的时候去栽树,因为成活率高。”房玉军记得最清楚的就是小时候与父亲上山栽树。“当时下的雨很大,我父亲抱着一捆树苗,我也抱着一捆树苗,穿着蓑衣,迎着雨栽树,栽完了全身都湿透了,身上的泥被冲了一遍又一遍。”他笑呵呵地说。

  房玉军今年49岁,出生在济南长清区的一个普通的农村,他的父亲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响应国家号召开山造林,是新中国第一批守林员,小时候他便随着父亲在林场长大。“雨衣都没有,下雨上山穿的都是老式的蓑衣,估计你们这一代都没有见过······”房玉军回忆说。当时的山上几乎没有树,都是人工去种植,水也没法运上去,只能是在下雨的时候,进行种树。“当时盼着下雨,一下雨别人都往家里跑,林场的这伙人扛着工具和树苗,使劲地向山上跑,都想着多种几棵树”。

  当时他们一家住在林场的一间不到10平米的石头房里,房间里一张床,一张小茶几,一盏煤油灯就是全部家当。“晚上上山巡护的时候,要拿一盏煤油灯,当时烧了多少煤油,我父亲都会记录下来”。

  蓑衣与煤油灯是他童年的最重要的记忆,也是他守林路的起点。


  一寸寸碾过的山头

  
  走完兴隆山至少有20里路,而房玉军几乎每天要用一整天的时间巡护两遍。早年间,房玉军还要在晚上值守。现在房玉军守着的兴隆山在济南的南边,是这个城市的“边缘”,山脚下一条不知名的土路能清楚地把山林和城市隔开。

  每天早上天蒙蒙亮,房玉军从家里出发,按照预定路线开始一天的工作。春天抚育幼林,夏天清理护林道、养护成林,秋冬季巡林防火,挨家挨户宣传护林知识巡山工作,除了翻山越岭、植树造林的劳累,还时常要面临不可预知的危险,比如马蜂窝、野狗。巡山工作,其实比常人想象中危险得多。

  1992年,房玉军正式成为了一名护林人,当天他就决定要把自己的“山头”转一圈。“这几座山看着不高,爬起来真得不容易,当时转到双子山的时候,登顶有一段路很险,真的就是全身伏在地上,手抓着树,脚蹬着石头,硬着头皮一步一步向上爬,而且不敢向下看,一看就不敢向上爬了”,他笑着说,“结果爬到顶以后,不敢向下走回去了,就去找别的路,结果用四个多小时才从山上下来”。

  “有一次,我在双子山上巡护,走到中间半山腰的时候,前面有五、六条野狗,我也不敢动,当时心想完了”,房玉军说,因为山周边的农村已经拆迁,狗没人喂,所以就跑到了山上成了“野狗”。“我也不敢跑,只能一点一点地向后挪,跑出来后一身冷汗”。

  “这座山太熟悉了,像是自家的阳台”,兴隆山的7个山头上,甚至有几棵他修剪过的树,他能精确地感知到一年长了多少厘米。27年下来,这几座山,他几乎是一寸一寸碾过的。


  儿子与树

  
  房玉军的手机铃声是一阵悠扬的鸟鸣声,他指着手机说是儿子打来的电话。“做护林这个工作,平时需要天天盯着,别说出去旅游了,走远了都惦记,小时候也没好好带他出去玩一玩。”说起儿子,房玉军一脸的骄傲。“儿子没让人操心,这不前几年刚通过司法考试,现在在法院工作”。

  而前一段时间,霜降过后,济南楔子山南侧漫山的黄栌愈发浓艳与山北侧的松林形成了鲜明对比,两边种植的植被形成“一山双色”景观,被多家媒体报道。这件事房玉军提到过很多次。“这山上的树我也种过,是我们林场人的功劳呀”他笑着说,“有这种景色也更应该保护山林呀”。

  前几年,房玉军所在的林区突然爆发险情,他扛着灭火器上山,但火势太大,房玉军脚下所踩的一块重达两吨的巨石突然翻下山,房玉军跟着巨石掉下悬崖,不过,在坠落的过程中,他抓住了一棵树干,没有再往下坠落,但那次火势并没有扩大,被及时扑灭了。“幸好林子的树损失不是很大,我跟树都算是死里逃生了”。

  林区的变化,房玉军看在眼里。在下山的路上,他指着监控摄像头说,“现在一有人走近,就会有提醒防火的语音,现在的防火预警不只是靠我们,还有很先进的技术”。经过这些年的努力防护以及市民意识的提高,山火发生的概率在逐渐降低。“以前的时候山上光秃秃一片,现在都种上树,长的很好,在山路上走着走着就能看见松鼠之类的小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