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周天下 > 正文

创新本身就是一个矛盾体

2019-1-6 8:59:43 来源:山东商报

  新年伊始,去年你立的那些Flag,又顺利实现了几个?时光荏苒,已容不得你我拿来消遣,过去就过去了,无需感慨,毕竟当下才最重要。或许你觉得因为没有施展机会,自己的才华被生生埋没,或许工作计划仍然繁琐而毫无头绪,但是请不要动怒,要知道“气大易伤身”,而且我们每一个人本身就是矛盾的集合体。

 

  关于创新,残酷的现实是:它既是创造力的一部分,也是纪律的一部分。对于创新文化的研究对公司盈利十分有利,这也是众多领导者和员工在其公司组织中所重视的。

 

  在一次全球性的公司研讨会上,数百名职场经理,大多希望在一个创新行为规范的组织中工作。但当让同一组管理者对创新文化进行定义的时候,他们大多数都教条地搬出书本上的一系列描绘词组,诸如对失败的容忍、实验的意愿、心理安全、高度协作和不分等级。

 

  尽管创新文化是很有价值的,而且大多数企业领导者都声称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但他们却很难进行创造和维持。这真的很令人费解。

 

  本文作者分析原因称,创新文化被误解了。容易被人喜欢的行为,往往会得到很多的关注,但这只是硬币的一面。它们必定会被一些更严厉、更无趣的行为所抵消。

 

  而对失败的容忍就需要对无能的容忍; 愿意做实验则需要严格的纪律;心理安全需要用残酷的坦率来进行安慰;而合作意识必须与个人责任相平衡。扁平化需要强有力的领导。创新文化是矛盾的。除非这一悖论造成的紧张局势得到妥善处理,否则创造创新文化的尝试将失败。

 

  愤怒是最常见的交流方式之一。它比任何其他类型的情感都能更快地传递更多的信息。它非常善于迫使人们相互倾听,去面对那些原本打算想要逃避的问题。

 

  研究人员发现愤怒有时会让事情变得更糟,人们陷入相互指责、反省和愤怒不断扩大的恶性循环当中,往往会引发复仇的冲动。但是随后的研究也发现了愤怒的其他好处。我们往往会将那些易怒的人视为有能力、有权势的人,以及能够克服挑战的领导者。

 

  愤怒促使我们有能力完成比较困难的任务。当我们生气的时候,我们往往更有创造力,因为我们的愤怒帮助我们发现那些我们平时忽视的解决方案。当我们变得愤怒时,我们感觉自己在控制着自己,就像我们正在掌控着某件事。

 

  美国向来是一个“火药味”十足的国家。在战场上,在报纸上,在投票箱里的战斗从一开始就伴随着这个国家。甚至这个国家的神话也植根于愤怒之中:从某种意义上说,美国梦是对那些不愿接受生活赋予他们的环境的一种乐观折射。

 

  然而,最近,美国人愤怒的基调发生了变化。它变得越来越不连贯,越来越持久,在生活中成为一个永恒的鼓点。如果没有宣泄,我们体内的愤怒情绪会让我们有巨大的压力,这种压力可能会产生可怕的后果。

 

  本期《纽约客》是圣诞节特刊,其封面由美国著名漫画师巴里·布利特(Barry Blitt)所做。在今年的权力问题上,巴里·布利特承认,特别顾问罗伯特·米勒(Robert Mueller)正在着手调查俄罗斯对2016年总统大选干预所产生的影响。

 

  布利特写道,“这是我第一次画米勒(为了封面)”正如布利特所说的那样,米勒越来越像侦探一样,“事情是,弥勒俨然成了民间英雄”。前不久,他提交了几份文件,其中包括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前律师迈克尔·科恩和前竞选主席保罗·马纳福特的判刑备忘录。

 

  《纽约客》此前曾对此次调查进行过题为《特朗普的同谋者》的相关报道。报道中称,如果米勒没有十足的把握和证据,他是不会将如此糟糕的备忘录公布于世的。每份文件中描述的细节都很详细。即使我们从中什么也没获得,但是我们已经处于一种无法忍受的状态。美国总统竟然在知情的情况下,急切地参与了一项与敌对外国领导人的阴谋,他明明就知道这位外国领导人试图影响美国总统选举。

 

  特朗普试图从政治和经济上都获利,他的许多最亲密的下属都参与其中,然后他似乎默许他们通过非法的手段来将这些事实进行掩盖。他不计后果、不爱国的行为已经让他遭受到至少一个,很可能是许多的外国势力的损害,也让他的成功当选面临着是否合法的质疑。每一天,他制定的政策和所做的决定都会影响到所有美国人的生活,也会影响到那些控制着他的独裁者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