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商势力 > 正文

电商下沉的“沂蒙样本”

2019-10-15 10:22:45 来源:山东商报

  随着经济增长和电商的不断进化,低线城市消费习惯已悄然发生变化,品质需求创造的新市场,成为各大电商平台和一二线品牌争相追逐的一片蓝海。


  记者近日在临沂市蒙阴县、费县采访时发现,这里的低线城市已深度“触网”,电商下沉的痕迹已体现在居民生活的方方面面,配送员因为具有五险一金成为令人羡慕的职业,在网上从事蜜桃销售的公司年营收超1500万,老年人也玩起了抖音为自家产业“带货”……记者 黄寿赓 临沂报道

 

 

梁培斌下乡为消费者配送家电 受访者供图
 

 

蒙阴县宬溪商贸有限公司正在组织蜜桃分拣  受访者供图


  县城配送站1/3订单要进村


  10月11日上午,记者在京东蒙阴配送站门口见到了王东,此时他正在与其他快递员一道将各类快递装上车,王东告诉记者,目前该站有10余名配送员,配送范围覆盖整个蒙阴县。


  据了解,王东于此前从事石材销售,2015年加入京东成为一名配送员,经过4年的时间,他已经成为了蒙阴配送站的负责人,而蒙阴配送站的员工也从最初的3人增加至十余人。在王东看来,配送人数的增加是电商下沉的一个重要见证。


  “最初只有3个配送员,一个配送县城里面,另外两个负责县城以南或以北的乡镇区域。”王东告诉记者,“后来,配送人数逐渐增加,去年的时候,乡镇的配送人数增加至5名。”


  人数的增加意味着订单量的增加,王东介绍,“去年1名乡镇配送员负责2个乡镇,每人每天配送80单,而今年1人负责1个乡镇,但订单量仍旧保持在80单,说明乡镇的购买力提升。”


  电商的下沉为县城、乡镇消费者带来了巨大的生活改变。“以前是能看见广告,但是买不到商品,现在有了网购,啥都能买到了”,对于县乡镇一级的消费者“看见摸不着”一直是提高生活品质的壁垒,但是随着物流和网购的兴起,这种阻碍正在逐渐消逝。


  据媒体早些时候报道,在8月13日京东发布2019年2季报后的电话会议上,京东零售轮值CEO 徐雷分享的数据显示,京东来自低线城市的用户增速已经高于一二线城市的用户增速;新用户中有近7成的用户是来自低线城市;另按照收货地址来看,在京东整体用户中,有过半是来自低线城市。


  就王东所在的蒙阴配送站来说,他手中进村的订单量目前已经占到整体配送单量的三分之一,主要品类集中在日用百货、生鲜等方面。除去配送,通过该配送站向外寄的订单也有增加,王东介绍,向外寄的订单一般集中在土特产领域,蒙阴特产蒙阴蜜桃就是其中之一。


  “这个配送站最高峰时一日向外发出了2万单的蜜桃,每单2.5公斤,合计就是50吨。”王东告诉记者。


  蜜桃“触网”全国畅销


  在蒙阴配送站一天向外发的2万单蒙阴蜜桃中,来自蒙阴县宬溪商贸有限公司的订单占据了很大比例,公司经理于子景告诉记者,蒙阴蜜桃作为国家地理标志产品在国内享有盛誉,全县种植面积此前已经达到了65万亩,年产量22亿斤,直接经济产值41.7亿元。


  虽然蒙阴蜜桃享有盛誉,但也曾经历过滞销的尴尬。于子景介绍,由于蜜桃本身怕碰撞、不耐储的特点,此前的蜜桃销售一般发生在线下,都是大型收货商下乡收取,但随着电商下沉至低线城市,这种情况正在被改变。


  于子景所开的商贸公司以蒙阴蜜桃礼盒“桃鲜生”为主要产品,同时兼营烟薯等其他农产品。从4月底开始,他们就将从果农手中收购上来的蜜桃分装成5斤装的礼盒,然后成批发往全国各地,每月的订单量在6万单以上,2018年该公司的营业额为1500万元。


  在于子景看来,之所以能够走通电商这条路,稳定的物流至关重要,在对各家快递进行了体验测试,最终选择了京东。“此前合作的一些快递偏远地区不发货,而且有些地区虽然能够打出订单,但实际却不能送达,导致投诉量较多。”


  在为果农带来大量订单的同时,电商的下沉也在倒逼蜜桃种植模式的转型,于子景认为,“之前果农种植蜜桃过分追求产量,现在正在向追求品质转变。”


  家电“线下看网上买”成常态


  离开蒙阴之后,记者转道去了费县,在这个人口85万的县城,记者见到了更多电商下沉的景象。


  初入县城,在车辆等红灯时,美团与饿了么的外卖小哥一前一后的停在了非机动车道上,全套装具与一二线城市无异。在县城的京东家电门口,记者见到了开着宝马赶来的梁培斌,除去在县城的这家店,他在费县的东蒙镇又新开一家,开业还不到半年。


  东蒙镇的京东家电内,梁培斌的合伙人马安东正在为顾客介绍产品,一对老年夫妇带着自己的小孙子正在选购电饭煲,在简单询问之后,老两口便选定了自己心仪的产品,他们告诉记者,“受自己儿女的影响,他们接触到了京东,知道这里价格透明且品质有保证,所以购买时放心。”


  梁培斌告诉记者,此前他就职于负责配送京东家电的京东帮,在工作中发现,日常家电的售卖是低线城市的商机,随后将上下游打通,在费县县城开出了第一家京东家电,目前年营收超过400万元。


  在马安东看来,相较于传统模式的家电售卖,京东家电的优势在于更透明的价格打破了传统家电的垄断模式,“传统的家电售卖分多级代理,各级代理都会对价格进行相应的调整,所以,消费者对家电到底值多少钱并不清楚,但京东是线上线下一个价,没什么水份。”


  梁培斌告诉记者,低线城市大规模的城市化是未来家电销售的蓝海,“费县的大规模城市化大概在四五年前开始,现在随处可见正在施工的楼盘,这些都是购置家电的潜在客户,我们也经常会遇到换新房后整体采购家电的顾客。”根据最新的数据,目前京东家电的门店已经超过12000家,覆盖全国90%以上的县,具体到山东的数量是近800家。


  下乡收桃不忘刷抖音


  京东在低线城市推动的新业态布局,也是国家正大力提倡的事情。


  日前,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加快发展流通促进商业消费的意见》,提出要加快发展农村流通体系,改造提升农村流通基础设施,促进形成以乡镇为中心的农村流通服务网络,并要求扩大电子商务进农村覆盖面,优化快递服务和互联网接入,培训农村电商人才,提高农村电商发展水平,扩大农村消费。


  在采访中,有蒙阴县居民表示,如今几乎孩子所有的吃穿用均为线上购买,在她看来,线上购物既是日常生活中的一个消遣,又享受到了京东送货上门的便利。


  另外有报道指出,近年来,随着互联网经济下沉,创业公司和工作机会开始转向三四线城市乃至乡镇,呈网状向外扩散。甚至很多领域和城市开始出现大量“返乡潮”。王东表示,前不久刚刚入职的一个配送员就属于返乡一族,“他之前在青岛工作,现在回到了家乡做配送员,每月能够有五千元左右的收入。”


  对于于子景来说,电商已经融入了自己生活的方方面面,连自己的母亲也玩起了抖音。于子景介绍,母亲现在负责帮她下乡收货,在收货过程中,经常随手拍一些短视频发到抖音平台,向女儿“炫耀”自己的播放量成了她生活中的乐事。通过抖音,她还发现了不少潜在的客户。“经常有人在母亲的视频下面咨询蜜桃的销售。”于子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