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文娱新闻 > 正文

范波:每一个人都是攀登者

2019-10-1 10:43:02 来源:山东商报

       9月30日,《攀登者》上映。以1960年和1975年中国登山队两次登顶珠峰为背景的影片,向观众展现了这样一群“特别的英雄”:攀登者。


  范波,山东人,2019年5月18日,范波及队友开始向珠峰发起挑战。这位来自山东泰安的攀登者,耗时130多个小时后成功登顶。如今影片上映,记者日前专访“攀登者”范波。记者 朱德蒙 实习生 王瑶瑶

 

 
“攀登者”范波(左)



  用影像致敬每一位攀登者


  
  电影《攀登者》改编自真实历史事件,讲述1960年中国登山队向珠峰发起冲刺,完成了世界首次北坡登顶这一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15年后,登山队队长方五洲和教练曲松林在气象学家徐缨的帮助下,带领李国梁、杨光等年轻队员再次挑战世界之巅。谈及影片拍摄,监制徐克曾透露,通过影片,希望观众可以感受到中国登山队的前辈们不断向上、勇攀高峰的中国精神。


  关于影片讲述的中国登山队两次登顶珠峰的故事,范波介绍,1955年,中国与尼泊尔建交,两国曾就领土划分问题进行讨论,但珠穆朗玛峰区域划分问题始终悬而未决。为此,1960年5月13日,中国登山队组建了由许竞、王富洲、刘连满和贡布组成的突击组,并于17日正式攀登。25日凌晨4时20分,屈银华、王富洲和贡布成功登顶珠峰。然而,由于登顶时没有留下任何影像资料,这次登顶珠峰并未得到国际社会的普遍认可。直到1975年,国家再次组建由299人组成的登山队,并于北坡向珠峰进发。最终,于5月27日14时30分,9名突击队员索南罗布、罗则、侯生福、桑珠、大平措、贡嘎巴桑、次仁多吉、阿布饮和潘多成功登顶珠峰。峰顶上,队员们拍摄了高举五星红旗的合影,向全世界宣布了中国人民无高不可攀、无坚不可摧的英雄气概。


  日前在影片首映会上,主创们表示,希望以影像“致敬每一位攀登者,致敬每一位追梦人。”


  作为攀登者,谈起攀登者精神,范波表示,人生本就是一个攀登的过程,“我们的一生会有很多的梦想,为这个梦想努力的过程就相当于攀登的过程。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攀登者’。”


  据悉,影片《攀登者》登山技术指导正是范波所在登山队的领队张伟和队长穆萨。



  感知梦想,经历真实


  
  2019年5月18日凌晨2点,范波所在登山队开始向珠峰发起挑战。22日清晨,队员们先后登顶。23日,下撤回大本营完成攀登。


  当被记者问及登峰过程时,范波说,其中一件是在EBC徒步中经过一片纪念碑林。那里除了耸立着1996年珠峰山难遇难者的纪念碑外,还有一块中国境外登山遇难者纪念碑,是由张伟、张京川等人牵头建立,用以纪念杨春风、饶剑峰、韩昕(山东淄博登山者)等在境外登山遇难的中国登山者。“每逢登山季,站立其前,总能感受到先行者不畏艰难、勇敢攀登的精神在激励我们前行。”范波表示。


  “这次珠峰攀登,我们有两名女队员在攀登至C3和C4营地后,因身体原因先后放弃冲顶而下撤。对于我们这些攀登者而言,放弃相对于继续冲顶是更难做出的选择。”范波告诉记者,虽然她们放弃了,但他充满了敬佩之心,“攀登是探险,但绝不应该是冒险。生命在,梦想就还有继续实现的可能。”


  同样,对于攀登过程中所经历的那些磨难,范波表示,或许只有那些曾经亲身体验的人才能真正知晓。所以,自己很赞同著名哲学教授傅佩荣先生的一句话,“人生是需要体验的,如果光是叙述各种道理与格言,而没有自己去体验的话,到了最后还是只能在知识的迷雾中打转。”对于他们每一名队员而言,最重要的收获,不是登顶,是自己经历的那些过程。正是这些过程,让他们对人生有了崭新的认知和体会。



  山东人的性格始终在身


  
  谈及为何要去参与高山探险这项极限运动时,范波表示,一开始是因为对于摄影的热爱,“正所谓想看极致风景就要付出极致的努力。所以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去往高处将平时无法看到的景色用相机保留下来,让世人一览壮美。但当真正开始登山之后,我开始感觉到,登山的意义不只停留在看风景这一简单的层面上,而是让我更多地去对话生命。”


  当然,来自山东,生长于泰山脚下,从“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泰山之巅到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玛峰,范波说,生于斯、长于斯,直到读大学才离开家乡,虽然离家20多年,但山东人的性格始终在身。不过,他也调侃,自己没有山东大汉那种体格,因此自称“山东小汉”,“我想登山精神与齐鲁文化的精神内核是相关的,比如齐鲁文化中所表现出的刚健自强、崇尚气节、大公无私等,我不能说我的登山经历是这种精神的感召,但我相信它们肯定起到了一定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