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文娱新闻 > 正文

孔子博物馆馆长谈馆藏文物走向世界

2019-10-1 10:44:10 来源:山东商报

        9月27日,刚从海南回来的孔子博物馆馆长郭思克邀约了山东各大媒体齐聚孔子博物馆,希望通过媒体的宣传,让孔子走得更远,也让更多的人走近孔子。文/图记者 寇建伟

 

 

孔子博物馆馆藏文物
 



  全球征集孔子文物


  
  只要在曲阜,每天早上上班前或者下班后,郭思克经常会在博物馆附近转一转。


  博物馆地处新区,环境清幽,往北是孔庙,往东是曲阜东站,往南是高速公路,交通便利。博物馆由两院院士吴良镛先生设计,建筑仿汉式,规划和建筑设计理念都非常讲究,最早是按照北斗七星来设计,现在只做了一个,还差六星。从大门口拾级而上,流水淙淙,台阶之上的孔子博物馆气势恢宏。


  虽不到一个月,对未来,郭思克已有通盘谋划。


  孔子博物馆是“三孔”文化遗产的延伸,馆藏丰富,拥有各类馆藏文物70万件,闻名于世的藏品包括明代以来的30万件孔府私家文书档案、宋代以来4万多册古籍图书、8000多件明清衣冠服饰以及大量的与祭祀孔子有关的礼乐器等,承载着孔子故里悠久的历史,有着丰厚的文化底蕴。


  孔子博物馆的藏品主要来源于孔府旧藏,但仅仅这些,还远远不够。


  “开馆之际,孔垂长先生向孔子博物馆捐赠了一批物品,产生了很好的带动和示范效应。孔子博物馆计划从多个方面开展藏品征集工作,除面向全球公开征集与孔子及儒家思想有关的文物资料之外,也积极申请国家文物局在相关文物指定收藏或拨交方面给予支持,把孔子博物馆建设成为孔子思想和儒家文化的收藏中心。”郭思克说。


  对孔府档案的研究也是重中之重。“我们有丰富的文物,但是目前孔子博物馆的研究水平现在看还处于非常初级的阶段。我们也在跟科研机构和大学有一些合作,比如说曲阜师范大学、中国国家图书馆、山东省图书馆等等,共同整理馆藏的档案文献。下一步我们的主要精力也会放在这个方面。”

 



  让孔子文物走向世界


  
  孔子是山东的,是中国的,更是世界的。博物馆的一个职能是文化传播和对外交流。其实,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郭思克就一直在做各种形式和内容的孔子文化展,比如图片展、画像展等等。“对孔子文化的展示,除了在博物馆之外,下一步要往国外推,让孔子文物走向世界。”


  除了走出去,郭思克也计划从2020年开始,不断引进海外的相关展览,尤其是关于文化和文明方面的展览。


  “2020年我们想做一个亚洲文明展,目前已经联系了八个国家,正在积极筹备,计划在明年暑期之前完成;另外还想策划一个展暂命名为‘日出东方’,想通过这个展告诉大家,为什么孔子会出生在山东这片土地上,因为我们有源远流长的历史和文化;另外,明年还会再做一个书法保护的项目。”


  孔子博物馆更重要的一个方向是积极争取实现中央和地方共建。“首批8家中央地方共建的国家级博物馆,非常遗憾没有山东的博物馆,我们争取成为山东第一家。中央和地方共建后,在资金方面就会有中央的支持,这对一个博物馆来说非常重要,因为我们所有的免费开放和临时展览,主要靠的就是财政支持。如果要实现省部共建的话,在财务资金上就更充裕一些。对博物馆的事业发展,对展览的制作来说都非常有益。”郭思克说。

 



  整合孔子“资源”


  
  让郭思克有些“失落”的是,山东博物馆2018年接待游客5000批次,每天大巴就有几十辆,每天馆内熙熙攘攘,经常会看到举着小旗子的旅行团,但是现在孔子博物馆没有,“非常不适应,尤其是曲阜是旅游城市,但到博物馆来的游客就少了点。”


  27日上午,孔子文化节的旅游资源推介会,孔子博物馆安排了专人进行推介,“希望能有所改善”。


  来到曲阜后,郭思克的一个疑惑是,为什么不能整合目前所有的孔子“资源”,打包往外推呢?“为了让孔子文化走出去,从国家层面来说,这几年做了很多工作,曲阜有三孔,有孔子学院,有研究中心,资源很多,平台很多,我在想如何把大家连起来?博物馆是个综合平台,可以整合研究、研学、旅游各种资源,我们愿意发挥这个作用,把在曲阜、在山东跟孔子相关的所有资源整合起来,打包往外推。这是我们将来下一步要做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事。”


  “希望更多喜欢博物馆,喜欢孔子文化,喜欢历史的观众能够来到孔子博物馆。”郭思克说。



  馆长说
  做好文创,让观众把文化带回家


  
  记者:研学会和三孔有进一步合作吗?


  郭思克:目前没有,以后必须得有。我想做一些不一样的研学,侧重学术性的、层次更高的研学。孔子博物馆还没有自己特色的项目,我们首先要建立一个品牌。


  记者:您对孔子这个大IP还有其他的文化延伸的想法吗?比方说文创。


  郭思克:在没有“文创”这个概念之前,就有很多人在做孔子,但是感觉太局限。现在我们在和一家公司合作,要求所有的东西必须是原创,都要带着基于孔子和孔子博物馆馆藏文物的元素。以前在省博的时候,我们有一个小公司做文创,2016年之前做得非常红火,之后就不做了,为什么?因为在做的过程中发现很多问题都缺少政策的支持。文创产品的开发非常难。目前我们计划是采用授权的方式,再就是跟企业合作。


  对我们来说,现在基本达成一个共识,做文创产品不能为了赚钱。文创产品就是博物馆展览的延伸,观众来了,买一个产品,是为了把博物馆的文化带回去。他回家以后,看到一个产品,可能会想起某一个文物来,甚至想起某一个博物馆,这是我们所要追求的。孔子已经概念化了,怎么做都不为过,只要它是正能量的,就一定有市场。


  记者:在文物修复方面有什么想法?


  郭思克:比较麻烦的是档案的保护和修复。现在我们做了一些数字化的保护,但还有散或残的大概有几万件,修复是当务之急。对丝织物的保护也是我们一个重要的课题,孔子博物馆有服饰8000多件,时代跨越明代至中华民国近四百年,种类繁多,工艺手法复杂。由于服饰面料本身的特点,使其保存非常困难。目前我们在与中国丝绸博物馆合作,对馆藏的丝织物和服饰进行保护修复。第三是木制家具。实际上孔府的明代和清代木质家具很多,大家现在很多都看不到,在孔府,因为房子里都很潮湿,这让保护非常难,具体该如何保护,这也是下一步我们要考虑的。


  记者:一直有“西有敦煌文书,东有孔府档案”之说,但现在敦煌文书成为显学,流派很多,而对孔府档案的研究却相对落寞。在具体的研究上有什么计划?


  郭思克:从全国范围来说,对家谱档案研究的人很少,或者说可能没有。上世纪90年代初的时候,我曾经接触过一批澳大利亚的学者,他们是专门研究家族家谱的。我们正在做的是编目工作,但是对于文献的内容目前还没有这方面的研究,这也是我着急的地方。我想一边培养我们自己的人,一边跟专家合作,不仅仅是把这些档案出版了就结束了,还要加强对它的研究和分类,我觉得没有这个基础的话,书出来会有很多毛病。


  记者:博物馆计划如何与其他博物馆合作?


  郭思克:孔子博物馆刚成立,比较新,与其他博物馆的合作还需要明确方向和计划。博物馆和博物馆之间的交流合作是最重要的,靠自己的藏品和学术研究力量,很难办好一个展览。孔子不只是对我们孔子博物馆,对全世界来说都非常重要。我们要想做高端一点,就需要各地博物馆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