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山东新闻 > 正文

“占座难”催生付费自习室?

2019-10-30 9:10:57 来源:山东商报

        不少毕业生感慨,从绞尽脑汁逃课,终究走到了付费学习的年纪。近日,一条“付费自习室最低收费28元一天”登上热搜。记者发现,近日来,付费自习室悄然在各大城市走红,济南也开了不少这样的自习室,平均每小时收费5元左右,深受“考研党”“考证党”的热爱。对于购买者来说,付费学习购买的不仅是时间和空间,更是一种自律。拥有两家自习室的高延沪认为,自习室的前景肯定不错。就此,记者走访了山东省图书馆、大学校园,发现一部分人能接受付费学习,但也有部分人认为“付费学习只是一种表演”。文/图 记者 孙倩  实习生 王康

 

 

大三学生高延沪在省城开了两家自习室

 

 

自习室里有人在认真学习

 


        大三学生创业开自习室


        清早,高延沪来到济南历下区某小区内新开的自习室,偌大的房子被分成了好几个学习间,格子间、分隔板、台灯,插座。他简单打扫一下,坐在办公室里,等着今天预约前来学习的人。办公室里有一间低矮的木楼梯,通向阁楼,高延沪住在这里,因为这是一家全天24小时开放的自习室。


        10月22日是开业的第二天,早上十点钟,只有一名男生在格子间里学习。“也没做宣传,是朋友推荐他来的。”高延沪说,这是他开办的第二间自习室,位于山东大学附近,面向有需要学习的人。


        提起这个创业想法,高延沪说,他是青岛酒店管理学院的一名大三学生,脑海中萌生过不少创业思路,发现去山东省图书馆学习时,占座比较困难,“既然这样,那缺点啥咱就干点啥呗。”于是,高延沪在多个城市中走访,回来后仔细对比设计。


        该自习室中有40个左右的座位,休息区有沙发、长椅、咖啡、茶饮,一个较为宽敞的阳台,被玻璃门隔开,学习室内设有空调,带锁储物柜。“我们采用充值模式,比如说你一次性充100元,来一次扣一次钱。”高延沪介绍,按照学习桌的分类,比如情侣桌,三人桌,五人桌等,价格有所不同,“每小时从两元到七元不等”。

 

        按时间收费可提供包月


        在山东师范大学附近,高延沪还开了一家名为“悟书馆”的自习室,在这里学习的身影显然多了不少。几排长条形桌子被分割成一米多宽的小桌,学生在桌子上贴上计划表。对于身边走过的身影,他们毫不关心,安静地低头看书。咨询台上,一块小黑板上写着“进屋请安静,距离考研##天”。


        中午休息时分,有人起身走进了休息室,在这里,一名男生拿起平板大声阅读背诵,两名女生打开冰箱取出水果,边看书边吃饭。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休息室的门经过特殊处理,隔音效果较好,“大家可以在这吃饭交流。”


        高延沪告诉记者,该自习室有35个座位,基本是满的。据悉,从5月份开业,已经接待过五百名左右顾客,其中大约七成是考研的学生,其余三成是在职人员。高延沪介绍,该学习室平均每小时需要5元,每天消费30元封顶,另外可提供包月或是包季服务,折合下来一天需要16元左右。


        “每个人手里都有门禁卡,可随时出入学习。”高延沪说,周六周日人比较多,“很少有人来只学一两个小时的,一般最少都要一整天。”他介绍,现在距离考研,考教师资格证等仅有一段时间了,“因此算是旺季吧。”

 

        市民看法有所不同


        据媒体报道,在北京、武汉、长沙、苏州等各大城市都有付费自习室,甚至在考研将近之期,已经火爆到“一座难求”的程度,校内图书馆更是火爆,不少学生为了寻求一个座位,常常“转战”到咖啡馆,星巴克,肯德基等地。有人戏说,“花一杯咖啡的钱,享受一整天的学习时光,何乐而不为?”但同时,也有人提出质疑,“想学习在哪不都能学?这是不是一种表演?”


        记者通过美团和高德地图搜索发现,济南自习室并不算少,在山东财经大学附近的一家自习室,据其美团报价,周卡为150元,月卡为400元,季卡则为980元。另外,一家名为“海利自习室”的商家介绍,目前他们还有挺多座位,价格根据座位有所不同,“生意一般”。一位自习的女生说,“每次我想玩,看到别人在学习,就不好意思拿出手机了。”另一名女孩表示,“自习室比较方便,可以把书本放这,不用晚上再拿走,而且我在图书馆常常抢不到座位。”


        下午五点左右,记者来到山东省图书馆,随机询问了十多名市民,八位市民不知道付费自习室,有六人能接受付费自习室。一位工作族告诉记者,“如果我们家附近有这样的自习室,我愿意接受,至少不用来这么远了。”另一位女士告诉记者,在家里她会被女儿打扰,很愿意购买自习室服务学习。


        记者又来到某高校图书馆附近,随机询问中,大部分学生表示不愿付费去自习室,他们认为,学校的图书馆和自习室已足够使用。

 

        付费自习室非大众需求


        根据本报2012年报道,“5月3日,一名自称是青岛工学院学生的网友爆料称:3日,该校下发通知将考研自习室772个座位“有偿提供”,5元起售。该校教务处长证实,这是对该校自习室管理模式的一种“试验”,旨在解决上自习难题。”虽然,高校要求自习室有偿方可使用的行为,有待商榷,但这也许从侧面反映了自习座位不够用的情况已经较久。


         同时,记者发现,上班族需要学习时,可能也无法找到合适的地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共图书馆法》第48条规定,“国家支持学校图书馆、科研机构图书馆以及其他类型图书馆向社会公众开放。”但因为资源问题,安全问题,管理问题等,并不是所有高校图书馆都能做到。因此,付费自习室的产生符合一定消费者的需求。


        针对未来自习室的发展,高延沪认为前景还是很不错,因为很多人有这个需求,“毕竟现在社会的诱惑比较多,需要可以学习的土壤和气氛。”山东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李铁岗认为,“付费自习室”不是大众性需求,也不是长久性需求,可能更多出于临时性的需要。李铁岗说,真正要解决自习室不够用的情况,“应该由政府出面,增加投资,解决设施不足的情况,比如省图可以在夜间继续开放。”“他认为,文化消费能代表一个城市水平的提高,消费者的这种行为本身没有问题。”


        另外,记者采访中发现,针对自习室办理营业执照时,有人产生了迷惑,“一些自习室是没有营业执照的,我们是服务行业,但到底是办咖啡馆呢?还是教育机构呢?这都需要一定的证件或者资历,但却没有关于自习室的定位,定性很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