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山东新闻 > 正文

只愿你们岁月静好

2019-10-31 9:08:49 来源:山东商报

       “很高兴也很困。”10月30日是枣庄67岁产女的田女士母女俩出院的第二天,在田女士家楼下,老伴黄先生跟记者笑着说起伺候月子的感受,他说一切都很好。除了要伺候好老伴,照顾好女儿之外,黄先生说他现在最盼望的就是舆论喧嚣尽快褪去,生活能够重新回归平静、正常。文/图 记者 刘庆英

 

 

     “很高兴也很困。”10月30日是枣庄67岁产女的田女士母女俩出院的第二天,当天买菜归家的黄先生(右图)告诉记者,目前田女士状态良好,小天赐回家后已经吃上了母乳。如今一家人最盼望的就是舆论喧嚣尽快褪去,生活能够重新回归平静。记者 刘庆英 摄

 

 

 

谈到老伴,这是黄先生这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哽咽流泪

 


       为老伴下厨


       30日上午九点左右,记者见到黄先生时,他刚从海鲜市场买了三文鱼头回来。“早晨起来遛了狗,送孙女去上了学,然后我就去买菜了。”黄先生说,由于家附近没有海鲜市场,他是专门开车从薛城区跑到市中区一家海鲜市场买的。“老伴从怀孕的时候就吃三文鱼头。”


       虽然一个月前就请好了月嫂,但签的是每天10个小时,从早晨八点开始。黄先生说自己能顶得住,没必要请24小时的月嫂。而且老伴吃惯了自己做的饭,自己也更清楚老伴的饮食喜好。而说起田女士喜欢吃什么时,黄先生笑称只要是他做的,老伴都喜欢吃。


       黄先生自称是家里的大厨加采购。“29日刚出院时,吃的比较清淡,稀饭和青菜。”对于吃食,黄先生比较讲究,他说从不吃鸡精、味精等,都是吃有机绿色蔬菜。而且他自己还种了一小块菜园,黄瓜等青菜都有。有时亲戚朋友也会给送来一些。“出院头天晚上吃的就是自家菜园摘的青菜。”


       黄先生发给记者一个短视频,那是30日凌晨两点左右,小天赐睡醒后,黄先生用手机记录下来哄逗她玩的情景。从视频中可以看出,小天赐是一个漂亮的小宝贝。而一说起孩子,一直笑着的黄先生笑的更开心了。“比较像我,尤其是下巴这个地方。”爱女心切的黄先生还伸出手说,指甲也随他,是宽指甲,“长大了别再不好看。”黄先生希望小天赐一切都好好的。


       感谢好心人


       “母乳很好,可能是在医院用奶瓶喝奶粉的缘故,小家伙现在还不大会吃母乳。”黄先生说,29日出院回家后,他是用吸奶器将母乳吸出来,用奶瓶喂她喝的。不过,30日早晨黄先生出门时,他看到孩子躺在妈妈身边,像是要吃母乳的样子。


       说起育儿经验,黄先生自信满满。“都养大两个孩子了,自然是有经验。”黄先生笑说,他家的孩子从来没尿过床,即使是以前没有尿不湿的时候也没有过,“可见我是很会带孩子的。”现在都用尿不湿了,更方便了。


       说到这里,黄先生还不忘向几家婴幼儿用品公司以及月子中心表示感谢。因为,之前有多家公司都想给小天赐免费提供纸尿裤等用品,也有月子中心愿意为田女士免费提供月子护理,但黄先生都拒绝了,他说自家经济条件还可以,没必要麻烦大家。“不过,最后还是有一家公司为小天赐免费提供了纸尿裤等用品。”黄先生一边表示感谢,一边说,从小到大的婴幼儿用品他们都给提供了,价值两万元。


       正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虽然生活一下子忙碌起来了,但黄先生看上去精神状态很不错。小天赐出院的第一天晚上,是黄先生陪着她睡的。因为孩子夜里时常醒来,黄先生自然也睡不好觉。“她醒了我就起来陪她玩,和她说说话逗逗她。”有时候老伴觉得饿了,黄先生再给她做点饭,另外还要收拾收拾东西,一晚上下来黄先生睡眠的时间很有限。“很高兴也很困。”黄先生指着孩子的视频说,还给她放了音乐,她听着也高兴,“老伴怀孕的时候就经常放音乐做胎教。”


       头一次哽咽


       记者注意到,采买回来后的黄先生手里,除了三文鱼头外,还有一摞大烧饼。黄先生说这是为午饭准备的。“中午的时候,有些亲戚要过来看看。”由于太忙,黄先生没法亲自做饭招待他们,他准备从饭店订菜。


       而在跟黄先生聊天时,他的手机也时不时会响起。记者注意到,电话都是同事朋友们打来表示祝贺的,有日照的朋友,也有黄先生律师事务所的同事……黄先生的同学还给他送来了山鸡蛋。


       “很多人都打电话来道喜,表示要来探望。”黄先生笑着说,其中还有北京一位姓牛的交警。“我也不认识他,专门从北京带来了稻香村的点心。”黄先生说,不过不好意思的是,由于当时还没出院,最后他们没能见上面。对此,黄先生觉得有些对不起人家这么大老远跑来。“他还给孩子带了礼物,发了红包,我也通过微信向他表示了谢意,也做了回报。”


       说话间,对于田女士母女俩自始至终受到的关心和爱护,黄先生一直都在表示谢意。“枣庄市妇幼保健院还给提供了‘家庭式病房’,护士长经常会过来查看。”而说起为老伴生产保驾护航的各位专家,黄先生一度哽咽流泪。“很感激枣庄市妇幼保健院副院长刘成文以及各位专家,非常感谢省妇幼保健院的王谢桐院长,感谢他们为我们付出了那么多,给予了那么多关注。”


       记者从几次接触后能感觉出,黄先生是一位比较乐观的人。而从老伴怀孕到生产,尤其是生产的时候,虽然黄先生也会担心,但从未哭过。这是他这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哽咽流泪,他说自己太激动了。


       望回归平静


       在铺天盖地的信息中,黄先生夫妻俩跟儿女的关系似乎成了一个绕不过去的话题。而对于人们的各种猜测和说法,30日,黄先生也给予了正面回应。


       “并不像网上传的那样说我们关系不好。”黄先生说,“都是我们的孩子,都是我的血脉,慢慢都会好的。只是一开始沟通的时候,大家意见有些不一致而已。以后一切会好起来的。”


       自从田女士产女的消息爆出以后,黄先生一家便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来自北京、上海、广州、湖南等全国各地的媒体以及部分网友都纷纷赶来。对此,黄先生没想过要回避,他告诉记者,写的时候不要用化名,用真名就行。“事情都是真实的,实实在在发生的,没必要用化名。”

 

       不过,言谈中黄先生也流露出渴望平静的心情,希望生活能回归正常,不再被打扰。网上有很多评论,黄先生虽然没特意去看,但也有亲朋好友看到后转告给他的。


       “对于网上的怀疑,我们不管,别人愿怎么想怎么想,孩子是老天赐给我们的,我们就要保护好她。”黄先生说自己目前最大的任务就是,伺候好老伴儿,照顾好小天赐。


       聊天的时候,田女士还给黄先生发起了视频通话,交待黄先生去医院拿葡萄糖,同时也交待他不要说太多话。对于老伴的心情,黄先生很理解。“她不喜欢闹得沸沸扬扬的,这是我们的私生活。”跟老伴一样,黄先生也希望事情早点尘埃落定,一是怕老伴会生气,对身体不好,还会造成回奶;另外也是怕会对家人造成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