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领读 > 正文

尚爱兰:作文的真相

2019-11-16 10:26:53 来源:山东商报

  青年作家蒋方舟的妈妈尚爱兰,既是一位有着30多年教学经验的资深语文教师,也是一位作家。近日,结合其自身培养女儿的心得,以及总结数十年一线语文教学经验,她推出了新作《作文课》。新书专为7—12岁孩子精心撰写,注重满足语文课堂教育目标的同时,更力图培养学生的写作意识,珍视孩子的语言表达潜力与才华。日前,尚爱兰携新作《作文课》与女儿蒋方舟等作家在北京与读者一同探讨写作的奥秘。记者 朱德蒙

 

 


  女儿心中的母亲无所不能


  错过了童年,就再难写出童年的故事。培养写作能力给了孩子们一种记录生活、记录人生的途径。网上流传着一个经典故事:1999年秋天,榕树下举办首届网络原创文学大赛,请来王安忆、贾平凹、余华、阿城和王朔做评委,声势浩大。那一届最佳小说奖得主是尚爱兰,奖品之一是带家属游千岛湖。游玩当天,尚爱兰的女儿异常活泼,拿着弹弓一路蹦跳。作家们凑过去逗她:你叫什么名字?小姑娘把头一扭:蒋方舟。


  蒋方舟7岁开始写作,9岁出版第一本书,16岁当选中国少年作协主席,20岁获人民文学奖,23岁就任《新周刊》副主编。一系列成功的背后,离不开妈妈尚爱兰的教导和鼓励。


  据悉,6岁的蒋方舟见到好久没见面的表哥表姐,感觉格外亲热,但表哥表姐却撇下小妹妹单独去玩。蒋方舟当时委屈得直掉泪,她找来纸笔,写下自己的第一篇文章,表达对哥哥姐姐“抛弃”自己的不满。这篇400字的小文,蒋方舟写了整整8小时。当时天气很热,中间也没有吃饭,但尚爱兰坚决不替女儿想一句话,不替她写一个字。最重要的是,她不许女儿用拼音代替生字。新作《作文课》中,尚爱兰依然坚持这一观点:不要在什么都没教会孩子之前,先教会他畏惧字数;找到了“写什么”,“怎么写”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好好地写写个人经验,比任何华丽丽的辞藻都要有效……


  据蒋方舟回忆,她小时候写作文都会放一本字典在身边,通过这种方法,渐渐把汉字认齐了,也锻炼了专注力和毅力,还建立了很好的语感。


  同时,尚爱兰鼓励女儿多看成年人书籍,她给女儿选的第一本书是三毛的《撒哈拉的故事》。身为作家,又是语文教师,尚爱兰认为:“什么书都可以看,就是不能看作文选。所谓优秀作文,大都是按模式化的方法训练出来的,对孩子写作没什么好处。”


  之所以让蒋方舟在小学三年级前开始写作,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怕她受到“正规”作文训练后,一些模式化的作文思路被固化到脑子里牢牢生根。对女儿潜移默化的影响,也让蒋方舟这样评价母亲:“我妈在我心中一直是无所不能的”“她是塑我成型的人”。


  从应试作文到作文的素质教育


  尚爱兰曾在语文教学一线任教30余年,业余时间经常辅导小学生写作文。尚爱兰倡导健康的作文理念,观察不同孩子的不同状态对症下药。她认为,语文教育不能仅仅局限于课本、局限于课堂要求。“语文教学不重视介绍作家,因为应试不会考作家的经历。作家对于学生来说,只是个名字,课本上可能连头像都没有,学生怎么可能选择自己所喜爱的呢?”


  “我自己教书多年后,才敢有点自由,腾出大块的时间介绍作家。一方面是我觉得伟大的作家不只留下了作品,还留下了他的姓名。”


  “今天作文写什么?”每个小学家长都会受到孩子的灵魂拷问。看似简单的作文,难倒了孩子,愁坏了家长。孩子不知道写什么、怎么写,家长也不知道该如何辅导。小学生如何写好作文?好作文到底什么样?尚爱兰在《作文课》序言中写到:“作家和语文老师,我刚好两者都沾一点。好处是我提出的都是实用的、可操作性的、不僵化的方法,一些经验都是我多年积累所得,并不断复制,不断完善,被证明是行之有效的。另外我不会带偏,小孩子尽管和作家有差距,但写作的基本原理还是一致的……如果我知道一点点作文的秘密,那就说出来供大家参考一下。”


  比如,面对最常见的作文题《我的妈妈》应该怎么写?尚爱兰提出,“应该避免把妈妈写成家政人员。”比如,大部分的小朋友在写妈妈的时候,都会写做饭、洗衣服、照顾生病的自己。但家长和老师在指导的时候应该意识到,“妈妈作为孩子的第一任老师,肯定有孩子不具备的能力,可以言传身教的事情。这样就可以把妈妈在作文中的形象从‘家政人员’中拔出来,也区别于‘妈妈付出,孩子报恩’的传统思路。用‘付出’和‘报恩’维系的亲情关系,绝不是妈妈无私付出的本意。”


  再如,小学生学写作文一般都会从“看图写话”开始。尚爱兰认为,好的图片本身就应该是特别好的文章,既能让孩子喜欢上写作文,又能培养他们的观察和审美能力。所以她经常让学生“看经典绘本写话”“看奥斯卡短片写话”。有的时候,孩子的视角反而会给大人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


  事实上,小学生作文看上去很简单,但家长却并不掌握科学的指导方法。蒋方舟说,有很多家长觉得辅导小朋友写作文就是扔给他们作文范文书,但自己觉得这是非常不负责任的,“我小时候读《金瓶梅》和《废都》我妈都不管,唯一撕过的书是《小学生作文精选》。”


  “我一己之力改变不了什么,只能尽量满足学生和家长这种多拿分、拿高分的诉求。在这种情形下,我有时抽空研究一下‘作文的真相’,但比较难:样本被污染了。”尚爱兰在序言中写到,特别希望作文也有什么公式定律,“我盲人摸象,认真摸了三十多年,肯定能摸出几条来。可惜的是,作文不是科学技术,永远就是这么保持着雾里看花、水中捞月的状态。在职业生涯结束之际,我不敢说窥到了作文真相的全貌,只能说,如果我知道一点点作文的秘密,那就不要带入坟墓,说出来供大家参考一下,我也可以与自己的职业好好地做一场告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