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山东新闻 > 正文

42年的心愿

2019-11-18 9:20:49 来源:山东商报

       “我想找到他的家人,了却我的心愿,哪怕他的家人能来看看也行,42年了,他在这里躺了42年了,我也给他上了42年的坟了。”

 

  说这些话的是山东德州平原县一名叫李会英的老人,老人口中所说的“他”叫赵景辉。

 

  1975年,赵景辉来到平原县下乡当知青。1977年8月,即将要返城的赵景辉为了救生产队的小马驹不幸牺牲。自此,赵景辉便葬在了当地。那一年,赵景辉22岁。文/图 记者 施娟 

 

赵景辉的墓地在村西南,李会英的女儿王红前去上坟

 

  回忆
  

 

  从平原县城驱车前往腰站镇徐庄村,将近40分钟的路程不算近。已是初冬,地里长满了绿色的麦苗。大风吹过,尘土飞扬。乡间小路上,偶尔有货车驶过,偶尔遇见开车拉玉米秸秆的村民。

 

  一路打听过去,找到了李会英老人的家。到达时,她正站在门口。尽管就在家门口,她依然戴着帽子和口罩。“风太大了。”她一边领我们进屋,一边说道,与此同时,她摘下了口罩和帽子。

 

  院子里堆满了成袋的玉米,这金黄色与冬日暖阳相映成趣。

 

  李会英已经70岁,头发花白,说起此事她的眼眶依然发红。

 

  据李会英介绍,1975年从济南来了一批知青,约有20人,赵景辉是其中一个,这些知青是济南邮政职工子女。

 

  在李会英的印象里,赵景辉是个干活很积极的人。“吃着饭手里还拿着东西干活,就是一边吃一边干,有的时候干起活来都不吃饭。”李会英说。

 

  李会英告诉记者,她的丈夫叫王吉广,是生产队队长。那天王吉广和赵景辉一起救马,两人一起出事。生前,赵景辉和王吉广是好朋友。

 

  自那之后,两人葬在了同一个地方。

 

70岁的李会英向记者讲述曾经的故事,帮赵景辉找到家人是她42年来的心愿

 

  小马驹
  

 

  在村里待了一段时间后,赵景辉就去了平原县知青办,担任知青办主任一职。

 

  1977年8月,赵景辉即将返回济南,返回前他来到了李会英家。一是来看望故友,二是来拿行李,因为在去平原知青办时,赵景辉将行李寄存在了李会英家。

 

  “我记得回来时已经是晚上了,赵景辉在村里的知青点睡了一晚,第二天一早就出事了。”李会英说,“这不头一天刚来,第二天就出事了,我‘当家的’也没了。”

 

  李会英记得,那天是农历八月初八,天很冷,“穿着棉袄都冷。”
 

 

     早上八点多,生产队一匹小马驹掉到了河里,赵景辉和王吉广下河救马,小马驹上来了,两人却没能活着上来。“这是集体的马,是公共财产,他们是为了集体利益牺牲的。”村里人这么说。

 

  关于具体的细节,村里没人说得清楚了,“那时候哪有时间拉呱,大家都是埋头干活。”李会英说。

 

  去世时,赵景辉22岁,还没有成家。

 

  上坟42年
  

 

  赵景辉葬在了村西南的一片地里,和王吉广的墓地相距两三米。每年,李会英带着孩子去给两人上坟。从李会英的家去坟地,正好会路过当时发生意外的地方,在村民口中,这条河叫“大湾”,位于村西。曾经,这条大湾东西相连,后来,村里修了水泥马路,大湾被“截”成两段。

 

  村里第一任村支书已经去世。83岁的王学林是徐庄村第一任副支书,当年,他组织处理了赵景辉的后事。“我年纪大了,又过了这么长的时间,好多事情都记不清楚了。”这位支书头发花白,两眼却依然有神。

 

  王学林回忆道,当时周围有不少人,而且也有人下去,“河里种着藕,那藕藤缠人,可能是下去之后被藕藤缠住了脚,两人都没上来。”

 

  办丧事时,赵景辉的母亲来过,但是没有人知道她的姓名,也不知道住处,后来,赵景辉的家里再也没有人来过。这一晃便是42年。

 

  如今,王学林的儿子成了村里的村支书。

 

  “谁知道有这么好的一个孩子在这里。”在李会英的眼中,赵景辉永远活在了那个年纪。

 

  “为什么没有人来看看他。”李会英微微勾着腰,坐在沙发上诉说着往事。

 

  “这么好的一个人,又这么年轻,想想都觉得可惜。”李会英重复着说自己怎么也想不通,“怎么家里就没有一个人来看他呢?”

 

  王红是李会英的女儿,她告诉记者,“我见过景辉叔,但是我那时才5岁,还没有什么印象,但是我记得,景辉叔和我爸出事后,我在河边守着,后来他们把人打捞起来了。”

 

  家人

 

  “我年纪大了,再往后,这个事谁来操心呢?”李会英说,她的身体愈发不如从前,也不愿沉浸在这些往事里。近几年来,她的小儿子小松(音译)帮着她去上坟。越往后,村里人对此事也不再那么关心了。

 

  以后还去不去坟地上看看?李会英连连摇了摇头。“我妈血压高,不让她去了。”王红告诉记者。

 

  “我和小松商量来着,以后如果我不在了,这个事该怎么办?小松说把景辉请到家里来,供着他。”小松没有见过赵景辉,那一年李会英刚怀上他。但是李会英总觉得心里有个结,这么多年也未曾解开,“就想找到他的家人,他的家人应该来看看他,知道他在这里。”

 

  说起此事,村里人也都知道,“你去看就知道了,碑上都写着他们的事迹。”

 

  2012年,村里为赵景辉和王吉广立了碑。

 

  记者来到村西南的地里,宽阔平坦的土地上隆起了十几个小土堆,其中最南边的一个便是赵景辉的墓地。

 

  算下来,赵景辉的母亲应该80多岁了。李会英心里也有担忧,“不知道他的母亲还在不在。”

 

  记者得知,当年那一批知青中有一人留在了平原县,遂通过中间人联系上此人,才知赵景辉的母亲不在济南,四十年前去了聊城。当年他们家还领养了一个妹妹。据说,赵景辉对妹妹很好。

 

  时光流逝,曾经的大湾已变了模样。没有水的大湾更像是一个土坑,落满了枯黄的树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