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韩国废除精英高中

2019-11-22 9:47:55 来源:新华社电、《南方都市报》

        商报综合消息 韩国教育部近日宣布,将废除精英高中,统一转为普通高中,以消除入学不平等问题。同时计划在未来五年,投入超过2万亿韩元(约120亿人民币)用于提高普通高中的教育质量,于2021年普及高中义务教育。

 

  韩国教育部长俞银惠在记者会上说:“2025年,独立的私立学校、外语学校和国际学校都将全数转变为普通学校,而且我们会建立新的高中选课系统和着眼于未来的教育内容。我知道大家都很不满,在现行制度下,教育上的不平等会导致社会阶级的不平等。”

 

  韩国曾在1972年提出实行高中“平均化”的政策。但望子成龙的家长们不满足于平等化的学校教育,不惜重金为子女请家教或送子女上私立的课外辅导学校。于是,在韩国正规教育之外,“私教育”满天飞,家长们的腰包被掏空,学生们却不见得能接受更好的教育。在这种情况下,作为给部分成绩好的学生开小灶的英才教育机制在韩国应运而生。2004年12月,韩国政府借鉴了美国、英国和中国的经验,推出了一项精英教育综合对策。但是,精英学校原本是为了满足不同学生的需要而设,却逐渐变成进入名牌大学的阶梯。而学校也越来越像国语、英语、数学等科目的教育机构,不再是素质教育的场所。

 

  鉴于此,近年来,韩国政府力图在政策上加以矫正:提供平等的教育机会,让学生不必为了追逐精英学校而大费周章。

 

 

韩国高考当日,考生家长在考场外祈福。

 

  观察

 

  唯有刷齐下一代起跑线 方可调平社会这把天平

 

  
  纵观世界,教育问题牵涉每家每户,教育公平是民众的普遍诉求。然而,崇尚精英教育、争上名校的倾向,成为教育公平实现道路上的拦路虎。韩国全面废除精英高中,可谓是探索教育公平道路上迈出坚实有力的一步。

 

  在韩国,高中事实上被分为“一流”和“二流”,学生入学压力大,家长担负的额外教育费用高。“掐尖招生”在韩国也很普遍。仅占4%生源的各类私立高中、外国语高中、国际高中等学校,招收了几乎所有“尖子生”。这些学校门槛高,学费当然也高昂,其学生也更容易进入一流大学。这样带来的社会后果也很严重。随着教育差距的日益拉大,社会阶层差距也随之扩大,阶层固化凸显,引发民众忧虑和不满。

 

  现有的韩国高中教育体制,形成于上世纪70年代。此次教育改革计划于2025年将所有精英高中转为普通高中,收回其全国招生权,仅可在辖区内抽签招生。韩国副总理兼教育部长作为“高中教育改革促进团”团长将主抓相关改革,确保高中、大学和初入职场的年轻一代,能公平站在起跑线上,不再受父母(能力因素)的影响。

 

  教育改革一直被文在寅政府强调,如今终于得以落实。这与韩国前法务部长官曹国引发的风波不无关系。曹国的女儿被疑论文造假、“享受入学特殊照顾”等争议,引爆韩国社会舆论。曹国的家人涉嫌利用其社会地位和人脉网,在女儿的高中和大学时期为其积累各项“资历条件”,帮助其顺利进入大学和研究生院。这使得那些没有门路积累“资历条件”,或者无条件“拼爹”的广大年轻人深感愤怒与受挫,感到巨大的“被剥夺感”。教育公正问题再度成为民众的强烈诉求。围绕曹国的各种质疑,导致文在寅政府支持率下滑,给国政运营造成压力,曹国在上任一个月后宣布辞职。

 

  在韩国,有出身“名门”的说法,此处名门指的是一流名校,可见深受儒家文化影响的韩国社会,对教育之重视。人们相信知识能够改变命运,通过努力奋斗可以实现人生逆袭。然而,令韩国青年感到沮丧的是,文在寅承诺的“机会平等,过程公正,结果正义”,似乎同前任总统一样,变得难以实现。

 

  还记得韩国前总统朴槿惠“亲信干政”事件的导火索吗?正是崔顺实的女儿郑宥拉走后门进入梨花女子大学事件被曝光,引发一连串官商勾结等幕后操作被挖出,最终导致总统遭弹劾下台的命运。韩国民众对教育不公,加剧社会两极化深恶痛绝。然而,与此前不同的是,崔顺实的女儿走后门等行为是因为不遵守程序公平,而这次曹国女儿的入学问题,让人们惊觉,即便在合法的制度框架之内,也可能产生不公平的结果。

 

  韩国中央大学教授李炳勋认为,韩国年轻人逐渐意识到,社会已经形成如此明显的阶级分层,绝大部分人无法进入精英阶层成为不争的事实,因此感到受挫和愤怒。“曹国风波”让人们看到,除非解决结构性问题,教育公平才有可能真正实现,才能赢得年轻一代的支持,国家才有未来。

 

  放眼世界,在欧美许多国家,贵族学校、私立学校、精英教育似乎是种常态,以英国六百年历史的伊顿公学等为代表的精英教育一度广受尊崇。包括韩国在内的世界许多国家也跟风模仿。然而,韩国在学习了西方40多年后,如今痛定思痛,实施“壮士断腕”式改革,其魄力让人印象深刻。

 

  教育是衡量社会公平的一杆秤,不能让孩子们的起跑线“参差不齐”。顺应民意诉求,大胆改革,防止教育两极化产生,才能打破教育不公的代际传递,更好地激发社会活力。

 

  延伸

 

  韩国高中教育资源分化究竟有多残酷?

 

  
  从教育体系而言,韩国的学制基本与中国一致,即采用“6·3·3·4”基本学制,分为小学(即韩语中的初等学校)、初中(中学校)、高中(高等学校)和大学(大学校)四个学段,各学段入读时间分别为六年、三年、三年和四年。

 

  韩国的高中按学校类型分为普通高中、特性化高中(类似中国的职高)、特殊目的高中和自律型高中。其中,特殊目的高中和自律型高中是私立学校。

 

  特殊目的高中,即所谓的“精英高中”,旨在培养有特殊技能的人才,分为外语高中、科学高中、艺术高中、体育高中等门类。在韩国,共有141所这样的学校,其办学特点为:

 

  一是小班化,一个班10多名学生,外语均由原语言国家的“原住民”讲授,外语高中基本都用外语授课,在学校要讲外语。

 

  二是允许1、2年纪提前学完全部课程,允许提前毕业后升入大学或研究机构。如韩国科学院等。

 

  三是根据学生特性安排高水准的教学设施,如语音、视听、计算机设施、实验室、大学水平的图书馆等。

 

  至于特殊目的高中到底有多厉害,从韩国在全球知名数学竞赛“罗马尼亚大师杯”的战绩上可见一斑。

 

  据资料显示,四年来韩国选送参加罗马尼亚大师杯数学竞赛的16名选手中,有15名来自同一所特殊目的高中:首尔科学高级中学。与此同时,十年内,该校共输送了56名(总60名)学生参加国际数学奥林匹克大赛,获得了35枚金牌。几乎垄断了韩国代表队在国际奥赛上的参赛名额及奖牌。

 

  而在过去30年间代表韩国参加国际类奥数大赛的174名学生中,143名(82.2%)都是来自韩国各地的科学高中。 本版稿件综合新华社电、《南方都市报》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