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领读 > 正文

以“月落荒寺”格非探寻作家之力

2019-11-23 8:44:29 来源:山东商报

        继《江南三部曲》《望春风》之后,茅盾文学奖得主格非推出暌违3年的最新长篇力作《月落荒寺》。小说以一段充满遗憾的男女情事为主线,以典雅的学院派笔触,细密勾勒出都市知识分子与时代同构又游离于外的种种众生相。同时作者又不断以古典诗词穿插书中,营造出迷离惝恍亦中亦西的间离效果,该书“是近年来长篇小说中难得的艺术佳构,也是作家躬身向内重新书写这个浮躁时代的再出发。”责编刘稚推荐。此外,作者格非也以一段“告白”视频通过出版社向读者讲述新书创作经过。记者朱德蒙


 

 

 

  讲述一个寓意深远的故事

 

  以先锋叙事闻名的格非,又一次以娴熟的文字,向读者讲述了一个看似一段情事、其实寓意更深远的故事。新作《月落荒寺》中,名利双收的知识分子林宜生婚变之后偶遇了一位名叫楚云的年轻女子。情投意合的两人迅速进入了一段亲密关系,楚云设法融入林宜生多年维系的小圈子,让其精神上的苦闷开始逐渐缓解。但林宜生的独子、高中生伯远却在父母离异母亲出走后陷入了对女同学的单相思中。楚云为帮助伯远不惜暴露了自己的身世。就在林宜生为楚云的背景而纠结时,楚云突然消失,林宜生又一次陷入了焦灼的等待中……当一切尘埃落定后,林宜生发觉,儿子的爱情或许是照进自己充满罅隙暗流涌动的生活里最明朗的光。

 

  今年9月,《月落荒寺》头条刊于《收获》上。评论家王子瓜评价,《月落荒寺》“恰如其分地揭示出了主体意识的光辉”。青年作家林培源则将格非新作与其之前的作品《隐身衣》相联系,认为“遍布故事细节中的那些疑惑、恐惧、犹疑和追问,最后都共同指向一个形而上的‘大哉问’:‘何为真正的生活’?”

 

  “两位专业读者的评价不仅指向作家的文学创作,同样也关乎当代知识分子的境遇和使命。在这个媒介变革的时代,对人的定义已悄然改变,随之而来的是生活节奏与感情的大幅波动。在观察、思考、回应这件事上,知识分子理应走在最前沿。”责编刘稚表示。近年韩少功的《修改过程》、张承志的《三十三年行半步》、王安忆的《考工记》都在试图重新书写中国历史。但如李洱、格非,却直接将视野放在当下的现实生活,从自身出发书写知识分子的处境。

 

  “《月落荒寺》主要有三个部分或者说三个线索,第一个线索,哲学老师林宜生和他的朋友们的关系,他们中有知识分子,有官员,有生意人,所有这些人在当今社会中的基本生存状况是如何的;第二个线索,林宜生和楚云的关系,即现实生活和可能的生活之间的关联,我们每个人都会受到一些现实状况的制约,但大家都有自己的梦想,都有寻找自我的企图,所以我们之间存在着一个既生活在现实之中同时又向往另一种存在的一种可能性的存在,它们之间的关联是什么;第三个线索,父子关系,我认为中国的代际之根,从80后到今天,实际上我们需要重新理解这些年轻人,他们的生活观念和对生活的理解和我们有很大的不同,但这是可以沟通的,林宜生和儿子从隔阂到理解,展现了这个过程。通过这三部分,描述我们今天的现实,以及我们对精神生活的追求。”对于新作,格非表示。

 

  重新激活大家对小说的热情

 

  在当代作家中,格非的写作一直试图跨越中国南北,被看作是最具智识的中国作家之一。出生于江苏丹徒,求学沪上,常年定居北京的经历,使他对现实的感知更加况味难言。关于新书缘起,格非介绍,源于3年前在圆明园正觉寺花家怡园举办的一场中秋音乐会,由其好友音乐评论家刘雪峰组织,从晚上7点持续到第二天凌晨。在这8个多小时里,格非和朋友们欣赏了包括西方古典乐、中国戏曲在内的各种音乐,也正是在这个过程中,他确定了《月落荒寺》的框架。

 

  从《江南三部曲》到《望春风》《隐身衣》,再到《月落荒寺》,格非一直保持着对整个中国社会的思考。早在《月落荒寺》之前,格非的《春尽江南》就触及到了知识分子的现实遭遇。这一次,主人公从江南诗人变成京城高校的博导。责编表示,开篇,妻子便已出走,作者并未在离婚上费多少笔墨,但却着意刻画离婚后二人的心境变化。透过林宜生“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的朋友圈,荒诞之感跃然纸上。这些“想一出是一出”的所谓成功者,背后是自身价值的失落。当林宜生以为能通过和楚云结合重获内心的宁静时,更大的危险在悄然逼近。

 

  此外,和格非以往的作品不同的是,《月落荒寺》中父辈开始老去,年轻一代渐成,开始将对更好的世界的期待,寄托在下一代的成长上。也许正因为这种对于新一代的殷切寄望,新书豆瓣评分高达9.0,年轻读者们更敏锐地发现了《月落荒寺》和格非前作《隐身衣》之间的延续性。格非认为,当下需要重新理解年轻人,不同的生活观念会塑造不同的生活方式。正是这种沟通的欲望,让小说细腻地刻画了林宜生和伯远从隔阂到互相理解的过程。

 

  格非坦言,今天小说写作面临两个方面的压力,一是科学使得我们的生活充分暴露,所有的事情都可量化、可分析。另外,新闻和小说一直在较量,但现实生活本身不像新闻报道那般条分缕析、起承转合,而是更神秘和更丰富,应当重新激活大家对小说的热情。他认为,描写我们今天的现实,以及我们对精神生活的追求,是作家一种持续的思考,这种思考存在一种连续性。当然,也有一定的区别,这种区别主要因为生活在变化。但他依然强调,作家要有能力分析当今的现实,把这样一个现实通过特殊的修辞呈现出来。

 

  此外,格非表示,读者也给了自己一些反馈,大部分称一个晚上就读完了,“一方面说明故事比较好看,但读的快也让我有点担忧,这本书中有我很多的埋伏和心思,所以也希望大家慢慢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