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山东新闻 > 正文

心生

2019-11-2 9:53:10 来源:山东商报

  张先生是不幸的,年仅30岁就患上了扩张性心肌病,重症监护室里待了40多天,几度生命垂危。张先生又是幸运的,因为有家属的坚守,有医护人员的尽心抢救,有及时的心源……期间任何一个环节松懈了,等待张先生的定是另一种结局。“重新活过来了。”从鬼门关走了一遭的张先生用还略显嘶哑的声音说,以后会好好的。文/图 记者 刘庆英

 

 

张先生术后身体还比较虚弱,走路需要妻子搀扶着
 


  “小感冒”撂倒壮汉


  11月1日,在山东第一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病房里见到张先生时,原本160多斤的他,如今只有120斤左右,看上去明显比较虚弱,走路还需要妻子徐女士搀扶着。从病房到护士台,短短几十米的距离,张先生都要休息两次。由于插管的原因,张先生的声音听起来还有些嘶哑。张先生来自济宁汶上,今年刚好30岁,从事大货车运输工作近两年了。


  事情还要从7月18日那天说起。当天,张先生突然呕吐、胸闷、心慌,感觉浑身没劲儿。张先生以为是感冒,并没在意。“在家打了三天吊瓶后,病情不但不见好转,还憋闷得更厉害了,这才到当地医院做了检查。”徐女士说,胸片检查结果显示,心脏有点大了。


  第二天,张先生就到济宁市一家医院住院接受治疗。但病情依然没有好转。8月8日,张先生转到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心内科继续接受治疗。


  心脏扩大近一半


  “他这么年轻,而且还有感冒症状,一开始以为是病毒性心肌炎,治疗一两个周就好了。”山东大学齐鲁医院重症医学科主治医师刘寒说,出乎意料的是,在心内科时,张先生反复出现恶性心率失常,血压、生命都很难维持,最后只能转到重症监护室。


  回看张先生的病史,结合济宁当地医院的诊断,医生考虑张先生是扩张性心肌病。“这种心肌病比较常见于年龄大些的病人。”刘寒介绍说,有长期慢性病史比如冠心病、高血压等的人,十年二十年左右慢慢会导致扩张性心肌病。“但像张先生这么年轻就已经到了终末期的患者,真的比较少见。”


  据刘寒介绍,正常人的左心室在45毫米左右,但张先生就医时左心室就到了63毫米了,已经大了近20毫米。“这就意味着他的心脏收缩功能减弱了。”


  41天的煎熬几度垂危


  张先生和家人没想到,在重症监护室里,张先生一待就是41天,而且生命几度垂危,以至于让人感觉不到希望和出路在哪里。“在药物治疗没有效果后,便进行了机械辅助治疗,也就是人工心肺支持。”山东大学齐鲁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陈晓梅介绍说,一开始是希望借助人工心肺支持帮其恢复心脏功能后再撤掉,但治疗过程中发现,张先生的心脏功能根本恢复不了。


  “患者恶性心率失常,各种手段都用了,也请专家会诊了,但效果却很有限。”陈晓梅说,不过患者和家属对于生存的渴望非常强烈,“而我们也不希望前期努力白费,他们花的钱白花。”最后,人工心肺支持只能变成维持张先生生命的桥梁,以便让他等待合适的心源进行心脏移植,给他第二次生命。


  “人工心肺支持一做就是41天,这在国内和国际上都是非常罕见的。”陈晓梅说,这不仅对张先生是一种考验,对其家属也是一种煎熬,对医护人员来说压力也很大。


  心脏移植救命


  “其实,心脏移植并不是想做就能做的,首先得有合适的供体,而且还需要排队。”山东第一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心外四科主任王东介绍说,心脏移植对供体的年龄也有要求,10个捐献者中有一个能用的就属不错。而像张先生这样心、肺、肾等多脏器功能衰竭的患者,移植的成功率也会非常低。“不过,张先生这种情况属于紧急状态优先,他来的时候恰巧有了心源,供体是O型血,张先生是B型血,也恰好符合心脏移植的条件。”


  9月19日上午九点半,张先生被推进手术室,到下午六点多才出来,所幸手术很顺利。“术后,患者肝衰、肺衰、肾衰,气管插管也有大量渗出液,转氨酶最高时将近20000,胆红素最高达到489。”王东说,术后又连续给张先生做了8天血浆置换,15天血滤,“经过后续的一系列治疗,慢慢的患者所有的培养指标都正常了。”


  由于卧床时间比较长,张先生稍微有些肌肉萎缩,因此,下地走路还比较吃力。不过,渐渐好转的他,11月2日就可以出院回家了。而说起患病的经历,张先生直言自己又“重新活过来了”。


  链接


  一接医生电话就害怕


  回忆起三个多月的经历,张先生的妻子徐女士直言太煎熬了。“在重症监护室时,一接到医生护士的电话就害怕。”41天,徐女士一直在医院的走廊里守候着张先生。“父母年龄都大了,根本承受不了,一到医院站都站不住。”


  “以前开大货车拉货,需要盖篷布,偶尔他会感到累、喘。”说起张先生的病因,徐女士说一开始都没在意,这么年轻,谁会想到有心脏病,而且家里人也没有心脏病史。“医生说,这是基因突变引起的,只是之前没体检过、也没做过相关检查,一直没有发现。”


  张先生曾对徐女士说过,与其把钱都给他治病了,还不如留给徐女士和孩子。“他心思比较重,现在还好点了,一开始的时候总觉得愁得慌,以后干不了活了,欠下这么多钱该怎么还。”为了不让张先生焦虑,徐女士一直没告诉张先生真实的治疗费用。“只要人好好的、健健康康的就行,以后一切会慢慢好起来的。”虽然为了安慰张先生,徐女士说起来比较轻松,但她说自己心里压力其实也很大,高昂的治疗费用,再加上后续的抗排斥治疗费用,都是横亘在她心头的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