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领读 > 正文

夏立君:人生,需要提高“时间质量”

2019-11-30 10:55:09 来源:山东商报

       2018年,第七届鲁迅文学奖揭晓,共有34篇(部)作品获得这项殊荣。创立于1997年的鲁迅文学奖,为中国具有最高荣誉的国家级文学奖之一,每四年评选一次。山东作家夏立君凭借《时间的压力》一书获散文杂文奖。获第七届鲁迅文学奖一年后,日前,记者专访夏立君。文/记者 朱德蒙 图/记者 周里

 

 

  作家简介:夏立君,1962年生于沂南,现居日照。曾任中学语文教师十余年,后供职媒体,高级编辑,日照市中青年突出贡献专家。兼任山东省作协散文委员会主任,日照市文联副主席,日照市作家协会主席。散文代表作《时间的压力》,另有文集《心中的风景》《时间之箭》《时间会说话》等。小说代表作《天堂里的牛栏》《草民康熙》 等。作品入选大学语文课本、中学语文读本等,入选《新中国七十年文学丛书·散文卷》等。以散文集《时间的压力》获第七届鲁迅文学奖。另获钟山文学奖、林语堂散文奖等。


  读书、创作、生活依旧


  记者:获奖之后,这一年有什么变化吗?


  夏立君:生活方面,没什么变化。


  创作方面,我从少年时代,就有一个文学梦。我生长于沂蒙山区一个闭塞的村庄里,十几岁之前,几乎没有离开过那个村子,最远就是到离我们村8里地之远的姥姥家的那个村子。在那种闭塞的环境下,我一直想要走出村庄去远方看看。那时候家里穷,我们兄弟姐妹7个,再加上父母,一家共9口人,没有吃的。有一天夜里,我听父亲和母亲谈论,要让家里的孩子出去讨饭。当时,和两个哥哥挤在一张床上的我竟然激动地表示,我要去。父亲听后哭笑不得,只好说:好好,老三要去就老三吧!我当时想,我终于可以走向远方了。


  上初中时,我的作文经常得到老师的表扬,在班里念上一念。我想在那个年代,无论文学梦还是流浪四方的乞丐梦都是一样的,它们不需要什么成本,但你随时都可以寻找到灵感和素材,而它们则寄托着当事人对于理想、对于远方、对于流浪的向往。


  后来恢复高考,通过高考我终于走出了村庄。大学毕业后,我回到县城教书,之后又来到报社。其实,文学创作我一直是业余的,在恍恍惚惚间,就这样到了50岁。50岁之前,我只出过两本书。虽然个别文章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力,甚至入选大学语文课本,但总体上,我的创作成就很低。


  50岁的时候,我开始感到焦虑。以前觉得好像时间还有很多,但50岁时,我突然发现,原来时间过得这么快。所以,我开始将主要精力投入到创作中,最终花费五六年时间完成了《时间的压力》。我的创作习惯可能和别人有些不同,因为《时间的压力》是一本历史散文,所以每当我要写一个历史人物时,我就会去寻找与这个人物有关的资料,仅阅读这个人物的相关资料,就要花费半年以上的时间。当真正开始写作的时候,反而很快,一两个星期就完成了。


  去年,《时间的压力》获奖,对我来说,是个意外。但我原本的轨迹就是读书、写作、生活,我已经进入这个状态很多年了,所以即便获奖,我依然是读书、写作、生活。如果说变化,可能是文学交流活动多了一些。


  记者:在那么闭塞的一个小村庄里,您是如何用阅读来充实写作的呢?


  夏立君:从小我就有阅读的习惯。没有书,我就读我哥哥的课本,我哥哥是高中毕业,他也在我那个学校里任教。而且像《三国演义》《西游记》这些书,尽管我们村子闭塞,但还是有的。此外,当时我们村有一个知青点。知青有很多书,我会去找他们借书读。


  关于阅读,我认为,你读什么书,你就会成为什么样的人; 如果是搞创作,那么你读什么书,你就会写你喜欢读的书的那种类型。当然,也不是说我喜欢读《红楼梦》,我就可以写部《红楼梦》出来,这个有些抽象。我读书有个习惯,有时候我怕忘记,来不及在本子上做笔记,所以我就直接写在书上。有一次,我去龙口参加一个文学活动的时候遇到张炜。我把随身带着的他的一本《也说李白与杜甫》拿出来,请他签名。他翻看着他创作的那本被我记录的密密麻麻的作品时非常惊讶,最后他在书上写了一句话:立君,是个读书人。


  此外,我读书,会先判断下这本书是需要我去仔细阅读,还是浏览即可。说实话,我觉得人的一生,如果真能读透了,那么即便是三五本书,也是很了不起的。很多人读书,都是浮于表面潦草一读,根本没有深入进去。


  通过创作实现自我成长


  记者:您的新作《时间会说话》新晋出版,能谈谈新作吗?


  夏立君:长江文艺(出版社)有一个文化散文经典系列,社会反响不错。编辑和我约稿,我把30多年来的一些作品系统整理出来,这些作品基本上反映了我散文创作的实绩。


  记者:您的作品多与“时间”有关,您如何理解“时间”概念呢?


  夏立君:我想人总是要做点事。对我来讲,就是创作。通过创作,实现自我成长。那么,如何完成呢?即提高你自己的时间质量。我们每个人拥有的时间都是一定的,每个人使用过的时间是有质量的,那么你对时间的使用质量如何?你是怎么使用时间的呢?而对于时间质量的使用,最终体现在你的生存价值上。


  对于时间上,我个人是比较焦虑的,因为我清楚这种焦虑,所以就尽量的放大自己的精神空间,让焦虑变成一种动力。


  记者:您的一生与三个地方紧密相连,沂南、新疆和日照,能不能谈谈地域对您的创作的影响呢?


  夏立君:一个作家,肯定是从童年出发,从故乡出发,这是他的根本。因为童年,会陪伴着你的一生与你一同成长,而故乡,正是你童年所在的地方。当你在成长时,很多童年的一些经历,会随着你的成长变得十分意义深远。无论普通作家还是大作家,随着他们的成长和成就的不断加深,他们的童年会变得愈加清晰,故土也愈加深厚。比如莫言、比如威廉·福克纳,在这些作家的笔下,故乡是非常深厚,且关联更广的。


  1997年,我有了一个赴新疆支边的机会,在新疆喀什待了三年。三年,不算很长,但在我的一生中,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阶段。可以说,是对我人生的一个又一次的提升。


  那三年,每次放假回家,我都会放弃坐飞机的机会,独自一人乘车返程。那会儿,什么车我都坐,火车、汽车、牛车、马车……在车上,我看着沿途的风景,它们对我来说太珍贵了。这段经历同时也丰富我的精神世界,开阔了我的文学视野。另外,在那里,我阅读大量的书籍。我的行李,除了必备的衣服外,都是书。


  至于日照,从2000年从喀什回来,这一晃20年过去了。这是我一生中待的时间最长的地方。如无意外,我今后还要继续生活工作在这里。在日照,我从事了20年的媒体工作,接触社会面较广,对生活积累、对文学创作都有帮助。


  记者:今后您的创作计划是?


  夏立君:10年前,我写过小小说。现在,我又开始写小说了,是一个现实题材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