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周天下 > 正文

“死亡货车”牵出人口贩运链条

2019-11-3 8:41:21 来源:山东商报

        39人在英国埃塞克斯郡一辆集装厢货车中死亡,此案震惊了全世界。英国警方11月1日表示,警方认为这39名遇难者均为越南人。目前,越南两名涉嫌组织介绍他人非法出境的人员已被警方拘捕。

 

  “死亡货车”案情疑雾重重,隐藏在其背后的非法人口贩运网络被再次曝光。为了挣大钱,为了改变自己和家人的命运,越南一些贫困地区的人甘愿冒着生命危险,通过走私团伙的渠道偷渡到英国。本以为能赚到大钱,可等来的却是奴隶一样的生活,甚至有些人还被迫卖淫和种植毒品。所以对于通过“致命之旅”的幸存者来说,到达目的地只是另一个噩梦的开始。记者潘愈

 

  死亡货车让美梦破灭

 

  让家人移居到英国,这样他们就能在英国当地得到一份“梦想”中的工作,然后还能寄钱给越南家里的人,这对一些越南人来说可是一种既有身份的终极象征。然而,现实情况却截然不同。

 

  上周,39名移民在英国埃塞克斯郡一辆血迹斑斑的卡车拖车中被发现死亡,目前警方认为遇难者均为越南人,这让那些一心想着要在英国“过上更好生活”的越南人的美梦彻底破灭了。

 

  在这39名遇难者当中,疑似受害者包括19岁的安娜·布提恩洪(Anna Bui Thi Nhung)、20岁的阮定良(Nguyen Dinh Lu-ong)和27岁的阮定图(Nguyen Dinh Tu),他们都曾梦想到英国的美甲沙龙工作。

 

  然而,那些在通往英国的旅途中得以幸存下来的越南移民,却往往发现自己深陷十分糟糕的处境。到最后他们发现自己竟被邪恶的奴隶主控制了,有些人甚至被迫卖淫和种植毒品。

 

  曾经在英国美甲沙龙里工作过的越南人李坦(Li Tan)回忆说:“我当时每天要工作很长时间,但是挣的钱只够买面条的。”李坦15岁时在危险的通往英国的旅途中得以幸存下来,但是后来她的工作场所在夜间变成了妓院,她最后被迫沦为妓女。为了让这些年轻的受害者保持沉默,黑帮头目会经常威胁要将他们驱逐出境。劳拉·杜兰(Laura Duran)是英国防止拐卖儿童慈善组织(ECPAT)的成员,在接受英国媒体采访时,她表示,“(受害者)被告知你在这个国家是非法的。如果你逃跑或者对外说出你所遭遇的一切,那么他们就会把你遣返回你的国家。”

 


  猖獗的人口贩运网络

 

  虽然越南整体上贫困人口减少了,但并非所有地区都受到了同等的影响。因此,大多数移民来自越南少数的几个贫困省份。在越南的义安省(Nghe An)和河静省(Ha Tinh),人们担心许多卡车受害者来自于这两个省的农村,那里到处都是劳工出口公司的广告牌,向当地人宣传着所谓美好的工作或留学机会。

 

  “这里几乎每个人都有海外亲戚。”当地人布·塔克(Bui Thac)告诉路透社记者,他的侄子布芬丹(Bui Phan Thang)被怀疑是英国埃塞克斯郡“死亡货车”中的遇难者之一。“年轻人必须想办法到国外工作,因为在国内工作是很困难的。”

 

  但这使得他们很容易成为卑鄙的贩卖网络的猎物,这些网络被认为每年向欧洲非法贩运包括儿童在内的约1.8万名越南公民。

 

  他们利用虚假的承诺来引诱绝望的受害者上当,承诺他们可以在只使用现金的美甲店和大麻农场找到赚钱的工作,并向他们保证他们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改变自己和家人的命运。

 

  这种病态的贩运贸易变得很流行,以至于在过去的十年里,法国北部的一个难民营就被称为“越南城”(Vietnam City),城中的人都是等着要偷渡到英国的越南移民。

 

  “我的家人付了钱以后,他们便把我带到了这么远的地方。”在位于“越南城”北边的另外一个难民营,一名越南男子告诉英国《太阳报》的记者,“在我到达英国之后,英国人会给我找份工作。但是当想到(埃塞克斯郡)所发生的事情的时候,也会感到害怕,但这是我最后的机会,所以我准备冒死一试。”

 

  偷渡客的“致命之旅”

 

  对于有足够储蓄生活的移民来说,他们可以购买一个所谓的通往英国的“VIP”之旅——花费近4万英镑,包括用别人的护照或经过修改的外交护照飞往欧洲。

 

  或者选择一个相对便宜点的方式,即所谓的“草”套餐,价格也高达1.2万英镑——它包括一条不太直接的前往欧洲的路线,这条路线可能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步行或陆路需要数百英里。

 

  通常,这些越南移民会先前往中国或俄罗斯,然后再向西迁移(2017年,约4.3万名越南人作为游客进入俄罗斯,随后许多人改道去了西欧)。其他与英国相邻的法国、德国和波兰也很受欢迎。

 

  “他们穿过丛林,被关在木屋里。”移民律师哈贾普·班格尔(Harjap Bhangal)表示,“这些帮派特别残忍,如果有人速度太慢,走私者就会当场杀了他们。”

 

  而对于那些在去英国的恐怖通道中得以幸存下来的人来说,他们的噩梦还远未结束。

 

  据统计,现在英国大约有3万家美甲沙龙,该行业现在已经成为英国商业街上的主要场所,这些沙龙提供了大量低技能的劳工角色,所以许多越南民众将美甲沙龙视为通向更好生活的门票,这就不足为奇了。

 

  虽然英国很多美甲沙龙和美容院的声誉都还不错,但警方表示,美甲行业已成为劳动力剥削的温床。英国国家犯罪局(NCA)的哈迪普·沃克(Hardeep Walker)此前曾对媒体表示,“美甲酒吧中的劳工剥削是英国现代奴隶制最普遍的领域之一。”

 

  他还补充道,“沙龙里的环境通常很小很局促,而且还有强烈的化学气味。老板们也会在沙龙中出现,他们经常充当员工站在前台,会见和问候客户,收取报酬,同时也方便他们随时监视员工的一举一动。”即使轮班终于结束了,工人们也无法逃脱,因为他们往往睡在楼上的房间或附属于沙龙的房间里,自己也没有钱花。

 

  现代奴隶制何以存在

 

  2016年,两名美甲店老板因为强迫越南年轻女性为其无偿工作,分别被判了5年和4年的监禁,毫无疑问,这两起案件的判决结果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英国皇家检察署(CPS)表示,这两名罪犯“根据需求”在沙龙间贩卖这些女孩,并“明目张胆”地剥削她们。

 

  然而,尽管他们没有给其中一名受害者支付报酬——第二名受害者的月收入只有30英镑——但在对其中一名罪犯家中进行搜查时,警方发现了藏在一只泰迪熊里的50张面额共为6万美元的钞票。同年,伦敦、卡迪夫和爱丁堡的警察突袭了280家美甲店,逮捕了97人。

 

  六年前,黑帮分子杜奂阮(Do Huan Nguyen)被引渡,他罪恶滔天,曾将50多名越南人贩卖到英国的毒品工厂和美甲沙龙工作。

 

  英国内政部估计,英国有1.3万人被奴役,全球奴役指数显示,这一数字可能高达13.6万人。光是2017年,英国就确认了有来自116个国家的5145名受害者。

 

  英国防止拐卖儿童慈善组织告诉媒体,去年,有超过700名来自越南的潜在人口贩卖受害者被确认,但真实数字要比这高得多,因为大多数人都是无证可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