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周天下 > 正文

火车事故,技术短板的恶循环

2019-11-3 8:42:58 来源:山东商报

  低速火车技术短板,导致的不仅仅是“慢车时代”的迟迟不能终结,还有安全性、舒适性上的大打折扣,而且它会带来更多意料之外的附带负面体验,成为一种恶循环,就如巴基斯坦这次惨剧,“车慢”和“带煤气罐乘车”看似关联牵强,其实是隐藏在偶然中的某种必然。一列火车数百人的载客量,一个国家满当当的日常铁路运输调配,又能堵得住多少次偶然发生?

 

  又到了黄叶飘零,万山红遍的深秋季节,每到这时候,很多人都会不由自主地怀念起慢悠悠的绿皮车时光:随着一串汽笛声在高峡峻谷中一边看风景,一边完成行程。

 

  那时候,火车也慢,是真得慢。当然,至少从国内看来,高铁社会大跨步的技术迭代,已经让慢悠悠的时光成为遥远的绝响,而留存于记忆中的慢影像好像只能从国外寻找了。遗憾的是,我们在搜索“火车慢”的时候,还在无意中总会连带出遍布全球各个角落的令人遗憾的“火车惨剧”。通过分析,我们发现,跟随技术进步提升的,不仅有速度,还有安全——

 

  最近一场因乘客私带煤气罐做饭引发的火灾,造成了巴基斯坦近15年来最大的一起铁路灾难。媒体报道,当地时间10月31日,巴基斯坦一列行驶在旁遮普省的火车突然起火,造成百余人伤亡。事故造成的人员伤亡数量惊人,为近年罕见。巴铁路部门称,大火是由于乘客私自携带煤气罐上火车,做早饭时发生了爆炸事故。

 

  对于事故原因的逆推,如果仅仅止步于“某个不负责任的旅客在火车上生火做早餐”这样一个偶然因素,那显然是不负责任的。于是,就出现了对于该国交通安全管理、交通规范执法能力、人口的交通文明素养……等等,各种各样的反思和警示。其中,有一种说法将事故的原因归结为“铁路和车辆性能落后”,比较令人匪夷所思,因为车辆性能和煤气罐爆炸有点不相搭。但是,听完这个说法的全套分析,再仔细咂摸一下,才觉得确实言之有理。

 

  该观点认为,铁路运转的低效率是造成这起灾难的根源。出事的列车是贯穿巴基斯坦南北的纵贯线列车,总长1548公里,在不误点的情况下,单程旅途的行程时间就需要25.5个小时。因此,不少乘客自备炊具,边搭车边做饭。这类“非法厨房”时常出现着火意外与餐饮纠纷,对公共安全造成极大威胁。设想一下,如果列车时速提高到200公里,那么旅途时间将因此缩短到7个多小时,乘客在车上做饭的必要性将因此大为降低。

 

  该观点还认为,糟糕的列车车况造成了不必要的伤亡。据幸存者称,一些乘客启动了列车上的报警装置,试图通知驾驶员停车,但列车的紧急制动装置似乎不起作用,这加剧了人们的恐慌。美国广播公司引述幸存者的描述称,从车厢内爆炸着火、乘客呼喊救命到列车停下来,中间大约持续了20分钟。列车停下后,附近村庄的民众提着满桶的水赶来救火,但因为火势太大,基本没法救援。

 

  在现代化的交通运输中,“速度”和“安全”是两个有着极致技术追求的方向,但在很多情况下,这两个因素又存在着矛盾,也就是说,想要速度高一点,就得降低安全系数;想要安全,就不要让车跑得那么快。可见,协调速度和安全的技术设计,是现代交通工程专注钻研的地方,尤其是陆地交通体系中,这个更为重要。这其中,火车就是一个典型。如果技术不能解决速度的问题,那么乘客的时间成本沉淀下来,那就是在火车上“生活做饭”的违规冲动,这一点不是轻飘飘一句“加强管理”就能消除的。

 

  其实,想想绿皮车年代,除了文艺的合理想象,还有“如厕难”“买票难”“抢座难”的各种不舒服的场景……没有速度转移时间成本,在一个严重依赖铁路交通的人口大国,坐火车就不是一个令人向往的场景。

 

  实话实说,火车悲惨事故,不是“次发达国家”的专利,美国、日本、德国也在近些年出现不同程度的事故。

 

  2018年2月4日,美国一辆载有上百人的客运列车和一辆货运列车在南卡罗来纳州相撞,造成至少2人死亡、70人受伤。而就在该事故发生的一天前,美国刚刚发生了一起货运列车脱轨致化学品泄漏的事故。有一篇文章分析称,美国近年来屡次发生列车事故,让列车主动控制系统(PTC)再次引起舆论注意。然而美国媒体强调,列车主动控制系统对于列车安全重要性的背后是一场长达10年的“拖延症”。据报道,PTC系统用于限制列车的不安全运行状态,或在列车发生碰撞之前自动制动。“比如火车接近弯道时若速度过快,系统会自动减速;在发生碰撞风险时,会强制调整速度。”美国专家指出,安装PTC系统一拖再拖的主要原因是需要协调统一几十个不同的系统。PTC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不同轨道上的信号交换还需要全美500多家铁路公司密切合作和协调。这在利益集团强势的美国,进行如此规模的协调,几乎是不可能的。

 

  据称,美国全国客运铁路公司向来以车速缓慢、票价昂贵和服务态度低劣著称。而除了慢、贵、破之外,糟糕的安全记录也已经成为美国全国客运铁路公司的致命伤。

 

  在我国,时速接近300公里的高铁的出现,已经让“高铁”成为一种舒适出行的代名词。反观国外,低速火车技术短板,导致的不仅仅是“慢车时代”的迟迟不能终结,还有安全性、舒适性上的大打折扣,而且它会带来更多意料之外的附带负面体验,成为一种恶循环,就如巴基斯坦这次惨剧,“车慢”和“带煤气罐乘车”看似关联牵强,其实是隐藏在偶然中的某种必然。一列火车数百人的常态载客量,一个国家满当当的日常铁路运输调配,又能堵得住多少次偶然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