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新闻周刊 > 正文

90后“车神”的自行车追梦路

2019-11-4 9:40:22 来源:山东商报

        玩山地自行车的人有很多,张京坤不是第一个,但他一定是玩出花样、玩出灵魂的那一个。他的头上有很多头衔,“车神”、中国山地攀爬自行车第一人、著名山地攀爬车手、彭于晏的替身……

 

  张京坤是青岛人,一米九的个子,有点瘦,爱笑。即将奔三的他,在骑车圈内年纪偏大。骑车已19年,他被圈内人称为“黑马”,摘得国内外山地攀爬自行车比赛的各种奖项,喜欢他的人称呼他“坤哥”。文/图 记者 施娟

 

张京坤在练车

《邪不压正》中张京坤在屋顶骑车,他扮演彭于晏的替身


  
  有点“内酷”的小伙
  

 

  记者在张京坤的家里见到了他。此时他刚从上海回来,在张京坤的生活里,经常在各地跑已成了日常之事。

 

  他的家其实更像是一个仓库和训练场。墙上挂满了他骑行和运动的装备,地上停放着各式爱车和运动器材,柜子里则是各式各样的运动服装,有骑行、潜水、攀岩等装备,后两项是他的业余爱好。

 

  细数去过的地方时,张京坤说,“太多了,数不过来。”“国内各省已经走遍了,国外也去了很多地方,比如美国,欧洲很多国家。”说这些话时,张京坤的眼里放着光,“我觉得挺幸运的,如果不是这个职业,我现在不可能去这么多地方,也不可能看到这么多新奇有趣的事。”在张京坤的心里,他早已将骑车当做了一种职业。

 

  “旅行必带车”已是一种习惯,每到一个地方,张京坤便会在当地骑自行车。山地、沙漠、海滩、石头、栏杆,有的连双脚都无法到达的地方,他可以骑着车上去,如他所说,“我的双轮比双腿更灵活。”

 

  他的微博粉丝65万,抖音粉丝22万,除了发布关于骑车的内容,生活中见到的各种新奇有趣的事他都乐于分享。他觉得自己是个“阳光快乐的男孩”。在朋友的眼中,他是个有点“内酷”的小伙子。

 

  山地、沙漠、栏杆、台阶等等,人能走的地方张京坤的车都可以到达。今年,张京坤再次挑战自己,在长城上骑车。不到一米宽的路上有砂石砖头,加上倾斜的坡度,这令常人步行都心生胆怯的地方,张京坤骑着自行车驶过。

 

  因为热爱所以专注
  

 

  十岁那年,张京坤有了属于自己的第一辆山地自行车,那是他父亲花3000多元给他买的。后来车子丢了,张京坤用自己的压岁钱又买了一辆。买车后,他加入了当地一个山地自行车俱乐部,在那里,他似乎找到了“队伍”。“每天放学回来就骑车,没有老师,也没有想过要特意练什么技巧,那时候这些都不懂,练得多了发现我可以定车了。”

 

  “定车”是山地自行车骑行的基本动作之一,不踩车而能将车定住不动。“这个看起来容易,真正练起来可是需要时间的,有些人几个月也练不好。”张京坤说,他自己也不记得花了多长时间练好的。后来,张京坤通过在网上看视频学习动作。“真的就是自己当自己的教练,因为那时候国内玩这个的太少了。”

 

  在很多人眼中,这就是玩,是耍酷,不务正业。曾经,张京坤的父母也这样认为。

 

  张京坤的父母是军人,在父母的眼中,这纯粹就是瞎玩。为了阻止他继续“浪费时间”,初二那年父母断了他的生活费。张京坤记得,父亲和他说过一句话,“一个人应该有价值,不能总想着玩,应该给这个社会带来价值。”张京坤认为把车骑好了也能带来价值。

 

  “我真的是很喜欢骑自行车,很享受骑车的乐趣。”张京坤说,那时候他萌生了辍学的想法,“就想专心骑车。”

 

  “杀出来一匹黑马”
  

 

  “从初中开始,我的寒暑假没有一天是浪费的,有时间就练车,哪怕周六周天也没有睡过懒觉。”初一开始,张京坤开始接各种演出,他用自己的车技挣到了第一桶金,和后来的无数桶金。一时间,各种商演接踵而至。“那时候有很多卖自行车的品牌,我经常被拉去做商演。”那时候,一个周末张京坤能挣六七百元。

 

  高考那年,张京坤参加了《我是大明星》第一季节目的录制,并打入了十强,由于高考他错过了总决赛。后来,张京坤考上了山东师范大学体育系,这出乎他父母的意料。考上大学后,张京坤再次参加《我是大明星》的录制,这一次他冲进了前五强,“说不出来好在哪里,但是很乐观,我相信自己未来没有问题。”

 

  2014年,张京坤走到国外,去美国、韩国等国家参加比赛。

 

  自此,张京坤似乎“开挂”了。他拿到各种比赛的大奖,被圈内人称为“杀出的一匹黑马”,还成为国内外多家运动品牌代言人。自那之后,张京坤的父母开始支持他。

 

  “从自我认知到自我认同吧,原来生活也可以组合得很丰富。”他说,自行车带他去了很多地方,这些地方是我的同龄人没有去过或者说去不了的。那个时候,这是属于张京坤的“小骄傲”。

 

  直面和克服困难的态度
  

 

  作为一种极限运动,山地攀爬自行车的骑行很难,也带有“危险”与“风险”色彩。

 

  “有困难,也有障碍,但是我们不断克服、突破,这就是我们的态度,也是这项运动所要传达的精神。”每一次骑行都是一次挑战和战胜自己的过程,张京坤浑身受伤不下20处,全身缝针达到200多针。

 

  尽管已接近而立之年,但在张京坤的世界里,“危险”这个词近两年才出现。“现在承认其实挺危险。”这改变来自于惊险的骑车经历。

 

  有一次他骑车被困在海拔四千多米的成都雅拉雪山上。今年,他在“成龙国际电影节”上表演了一个节目,从26米高的台阶上完成跳跃。这段过程需要在舞台上完成,为了让临时搭建的舞台更稳固,张京坤自己买来铁丝固定。事后,张京坤捏了一把冷汗,“其实挺危险的,太高了,台阶刚好容得下自行车,如果跳下来车停的位置不对,那我肯定……”张京坤停顿后接着说,“哪怕差一厘米都不行。”

 

  2015年,张京坤成功挑战天门山999级台阶。如今他骑车已经19年,这对于不少骑车爱好者来说,是一份很难得的坚持。至今参加的比赛张京坤已经数不过来,但他记得自己骑坏的车已经超过了30辆。

 


  进入大众视野还有难度
  

 

  2016年4月张京坤意外受伤,身上十多处骨折,四节脊椎断裂,接近瘫痪状态。治疗期间很多赞助商走了,但张京坤更加担心的是“我还能不能骑车。”这一次受伤让张京坤的人生走上了另一个方向。“以前的生活就像走马观花,停下来后发现世界好安静,我开始思考更多的东西。”

 

  那一年,张京坤思考如何让更多的人了解这项运动,让喜欢这项运动的人少走弯路。于是他写出山地攀爬自行车华语第一部系列教程,并开通了“坤哥教你骑”的账号,拍摄骑行的视频教程,两年多来一共录制了四百多个视频两百多期教学。“有人喜欢也会有人吐槽,有人说这就是炫富,是有钱人玩的。但我觉得我就是在做自己喜欢的事。”

 

  李天然身着白衣白裤,骑着自行车从屋顶上掠过。这是电影《邪不压正》 中的剧情。这段动作由张京坤完成。几层楼高的屋顶,不到10公分宽的屋梁,没有威亚没有特效,张京坤盯着前方快速冲了过去。

 

  自那之后,张京坤又多了一个身份,“彭于晏的替身”。

 

  对于这个“身份”,张京坤直言“不太喜欢”,“我不是电影替身,我也不想蹭彭哥哥的流量,我觉得大家应该扒开看看里面的人。”

 

  在张京坤看来,“在国内,这项运动要真正走进公众视野中有点难,真正做这个的人很少,“路还有很长,要做的也还有很多,希望能形成一种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