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山东新闻 > 正文

青岛:“双面之城”

2019-11-8 10:02:51 来源:山东商报

        沿着青岛中山路、大学路、香港路一路走来,从百年文明积淀的岁月静好,到引领国际风范的时尚之都,青岛,这座拥有着文化底蕴与时尚魅力的双面之城,一面守护着岁月,一面创造着未来。

 

  没有文化的城市就没有发展。青岛一向都打着“青春之岛”的招牌,也确实是个洋溢着年轻感的城市。也或许是正因如此,现代化和快节奏迷惑了来来往往的旅人,甚至是青岛人,也觉得这个城市实在太年轻了,跟济南这座历史古城相提并论时,少了孔孟的儒家味道,总有些许底气不足。

 

  青岛,这个一直站在发展前沿的城市真的会是片文化沙漠吗?就真的没有底蕴吗?青岛的文化,到底在哪里?记者 高玲 翟迎利 杨柳

 

  历史追溯:文化土壤,传承千年

 

  
  青岛市专名“青岛”本指城区前海一海湾内的一座小岛,因岛上绿树成荫,终年郁郁葱葱而得名“青岛”,后于明嘉靖年间首度被记载于王士性的《广志绎》中。明万历七年(1579年),即墨县令许铤主持修编的《地方事宜议·海防》中:“本县东南滨海,即中国东界,望之了无津涯,惟岛屿罗峙其间。岛之可人居者,曰青、曰福、曰管……”这里的“青”,即指青岛。

 

  六千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东夷人在这里繁衍生息,留下了古拙朴素的大汶口文化、龙山文化和岳石文化;三千多年前的商周时期,海盐从这里向周边流通;两千五百多年前的春秋战国时期,即墨是齐国第二大市镇,琅琊是齐国大邑及军事重镇,琅琊海面还曾发动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海战,至今仍有即墨古城和琅琊古城遗址保留下来,“长城之父”齐长城在这里入海;两千多年前的秦汉时期,秦始皇三登琅琊台,徐福东渡从这里启航,少年汉武帝刘彻在这里做胶东王,登位后也屡次来青岛巡游;一千年前的唐宋时期,青岛是南北航运的“中转站”,胶州湾的板桥镇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起航地,宋哲宗时专设“市舶司”管理对外贸易;七百多年前的元朝,莱州人姚演上书元世祖忽必烈,开凿了中国唯一的海洋运河——胶莱运河;两三百年前的明清时期,青岛是北方重要海防要塞,光绪时设防建置。

 

  从原始部落到奴隶社会、封建王朝,上古歌谣在这里诞生,《诗经》在这里传诵,秦文汉赋,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等很多佳作就在青岛这片土壤里生长,你不得不承认,青岛这块土地里蕴含着千年文化。

 

  文化基因:百年人文历史,积淀独特城市文明
  

 

  1898年,青岛正式登上了世界历史舞台。然而,与以往的荣耀不同,德国以“巨野教案”为借口强占胶州湾,迫使无能的清政府签订《胶澳租界条约》,至此,青岛开始了屈辱的殖民地生涯;1914年,一战爆发,日本向德国宣战,出兵占领青岛;1919年,巴黎和会上,日本欲吞并青岛,管理山东,引发轰轰烈烈的“五四爱国运动”;1922年北洋政府收回青岛,却又在1938年再次被日本侵占,此后历经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直到1949年,青岛成为华北地区最后一座解放的城市。

 

  近代以来的多灾多难,并没有使青岛颓唐。相反,正是在这个动乱的年代,青岛再一次崭露头角,用文化打造城市发展新名片。自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起,就在青岛被几度易手的同时,从康有为、老舍、梁实秋,到闻一多、沈从文、王统照……一大批文化名人不约而同的迁居青岛,在这里休养生息埋头创作,一夜之间,青岛成为北方文化的核心城市,这也是青岛文化史上最浓墨重彩的一幕。

 

  海大校区内,红瓦黄墙,建于20世纪20年代的闻一多故居仍伫立着,闻一多塑像凝视着一批又一批青春洋溢的学生步入校园,离开校园,历史的沧桑感尽在低垂的目光中。

 

  鱼山路东南起自文登路,西北至于大学路,短短的一条路上,闻一多、吕海寰、吕美荪、梁实秋、冯沅君、陆侃如、束星北的故居至今仍在以文化滋养着一代又一代青岛人。

 

  鱼山路7号,是女诗人吕美荪的故居“寒碧山庄”。依山面海的别墅里,她创作颇丰。某年青岛为大雪覆压,她即兴写下《甲戌二月既望青岛喜见春雪爱赋长句就正诗家并乞雅和》,寄往全国各处诗友,得到众多唱和诗,并编纂成《阳春白雪词》。

 

  鱼山路33号,是发出“此君子国也”感叹的梁实秋的故居,园内至今还保留着他亲手栽下的树木。旅居青岛的文人中,梁实秋算得上是“青岛情结”最深的人之一。“我虽然足迹不广,但北自辽东,南至两粤,也走过了十几省,窃以为真正令人流连不忍离去的地方应推青岛。”他蜚声海外的《莎士比亚全集译本》在青岛开始着手,近六十年的写作生涯中有六十多篇提及青岛,晚年女儿从青岛带回一瓶海沙,他置于案头视为珍宝。

 

  青岛的山海还滋养了沈从文的浪漫情怀。沈从文故居位于福山路,临海而立,每天清晨,他沿着福山路,到太平湾,到俄国公爵别墅,再走回来,这就是他的写作灵感酝酿之路。在青岛,他写了《从文自传》,写的小说整理出了《月下小景》,《八骏图》的原型是青岛大学几个教授,《边城》也是在青岛酝酿而出的灵感,无怪乎他称“青岛是我一生最喜欢的地方”。

 

  老舍留给青岛的历史是厚重的。黄县路12号,老舍故居,斑驳陈旧的欧式建筑,迎面而来的是时光的沧桑。门口挂着“骆驼祥子博物馆”的牌子,院内的墙上是根据《骆驼祥子》创作的插图画作,讲述着祥子的泣血人生路。

 

  如果说,青岛的文学是一支舰队,那么王统照,就是这支舰队里最大的那艘船。29岁的王统照在青岛定居后,将青岛视为第二故乡,成为了青岛文坛的“领头羊”。青岛文学史上第一个文学刊物《青潮》由他创刊,开辟了青岛本土作家创作的新阵营。《青纱帐》《青岛素描》《山雨》……他的作品里,处处是青岛的风雨,青岛的山海,青岛的往事。

 

  近代以来的青岛,有屈辱辛酸,有炮火硝烟,也有开在山海间的文学之花,一旦绽放,就永不凋谢。

 

  时尚基因:全面开放新格局,激活时尚基因
  

 

  八大关的“万国建筑博物馆”,鱼山路的名人故居一条街,还有即墨古城、琅琊台遗址,“红瓦绿树,碧海蓝天”的中外风情交织成一曲绵长的歌诗。青岛的文化,就在这大街小巷之中。

 

  追溯青岛开放与时尚的源头,不得不提及“啤酒文化”。19世纪末,啤酒来到中国,青岛啤酒也于此时诞生。异域文化和中国本土南北方文化在这里交汇,漫长的海岸线和蔚蓝的大海,再加上“海上仙山”崂山的沉淀,历经百年陈酿,融汇出青岛独具特色的“啤酒文化”。

 

  青岛的文化看似一团乱麻,是一个“大杂烩”,实则一直按着独有的节奏,有条不紊的前行着,推动这个海滨城市永不停歇地奔跑着。就像青岛国际啤酒节,已经走过了29个年头,仍在砥砺前行,活力十足。

 

  今年4月,青岛以一份35页的国际时尚城建设方案,规划了未来的时尚版图。这座城市由来已久的时尚基因被郑重揣摩,成为激活城市又一发展动力的引擎,时尚青岛的建设大幕正徐徐开启。与此同时,随着一系列国际盛会的举办,青岛再次聚集全世界目光。在新一轮全球化的历史背景下,青岛将打造成为新一轮开放的新高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