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国内新闻 > 正文

你薅的“羊毛”带血

2019-11-8 10:24:45 来源:红星新闻 腾讯新闻客户端

        26元能买到4500斤脐橙,约0.6分钱一斤?11月7日,一则“‘果农’网店错将脐橙价格写成‘26元4500斤’,被网友短时间‘薅’出近700万元订单,导致该店关店并发致歉信‘下跪’求饶”的消息在网上热传,“羊毛党”这一近年来屡屡引人注目的群体亦再次走进公众视野。

 

  网友发文
  700万元订单“薅死”淘宝店?
  

 

  11月6日,B站用户“小帅喵萌萌哒”发布专栏文章,称知名UP 主“路人A-”带领自己的关注者,以26元/4500斤的每单价格在一家名为“果小云旗舰店”的淘宝店铺下了大量订单,而由于该价格实际上是店主误操作的错误价格,所以该店铺并不能以此价格进行发货,而由于淘宝平台的相关机制限制,使得该淘宝店不得不支付买家大量赔偿金。

 

  从最早流出的截图中可以看到,该店铺的一个脐橙销售链接相关数据出现严重设置失误,标题中写的虽然是“10斤脐橙”,但其参数却设置成了“净含量4500斤”。随后,此情况被所谓的“羊毛党”知悉,开始裂变传播,并引来大量下单。

 

  据知情人士分析,按照此情况发展下去,商家只有两种选择,要么按照26元/4500斤的每单价格发货,要么就不发货。但如果不发货的话,一旦到了设定的发货时间,买家将有权申请退款并申请赔付。

 

  事发后,“果小云旗舰店”店主在店铺首页发布公告称,由于自己对店铺操作失误,设置错了标题详情,导致一晚上店铺被拍下了几万单,发不了货,涉及金额近700万。店主还称,该淘宝店的实际经营者为自己和叔叔两人,而这家淘宝店开店的钱是凑来的,实在无力承担被投诉的风险,“给我和叔叔留一条活路吧”。

 

  11月7日,淘宝于微博发布公告称:“在发现异常情况后,已经第一时间把这家店‘保护’起来,以避免更大损失。”淘宝还承诺:“将在法律、规则允许的情况下,尽最大可能减少各方损失。”截至记者发稿,该店铺仍处于无法被搜索到的状态。

 

  业内揭秘
  下单网友投诉成功可获赔偿金
  

 

  这一事件引起舆论关注,多个社交媒体的用户均称上文中提到的B站UP主“路人A-”为事件诱发者。11月6日,“路人A-”在B 站发布动态称,“果小云旗舰店”的错误价格设置情况,他只是转发而已。此外,他还称自己愿意自掏腰包赔偿卖家两万元用以止损。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前“羊毛党”李某某告诉记者,此前他曾在所谓的“羊毛群”呆过,虽然这个群不是“路人A-”的群,但套路基本上是一致的。而这种因为价格设置错误导致的“薅羊毛”行为,被大家叫做“上bug车”或者“撸条子”。李某某还说,“羊毛党”们根本不指望淘宝店主会真地按照错误标价发货,而是一旦淘宝店主无法发货,他们就可以以此情况向淘宝进行投诉,一旦投诉成功就会获得一笔赔偿金。

 

  那具体流程是怎样呢?李某某说,虽然电商平台的卖家浩如烟海,但是“羊毛党”的数量也不少,只要有一个人发现了这种bug价,他就可以反馈给群主,然后群主会把消息通知大家,“接下来,怂恿大家大批量地拍下,然后鼓动他们向电商平台举报以得到补偿”。

 

  “我就在群里呆了10天,原本以为是能有点优惠券之类的小便宜,结果越看越觉得不正常,就退群了。”李某某说,自己在退群之前截图保存了证据,然后举报了他所在的那个群,目前他曾在的那个“薅羊毛”群已经无法被搜索到了。

 

  11月7日下午,哔哩哔哩弹幕网在微博发布公告:“用户本人(路人A-)承认其错误行为,并就此事深刻反省并道歉,承诺将努力弥补自己的错误。”哔哩哔哩弹幕网还表示,目前已经封禁该用户账号,直至其妥善处理本次事件。

 

  律师说法

 

  重大误解相关合同可依法变更

 

  
  北京京谷律师事务所主任李长青告诉记者,任何买家从点击下单后便等于跟卖家签订了一份交易合同,所以上述情况可参照“合同法重大误解规定”:店主可以依法要求变更或撤销交易合同。

 

  记者查阅《合同法》后注意到,第五十四条规定:“下列合同,当事人一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一)因重大误解订立的;(二)在订立合同时显失公平的。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的合同,受损害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当事人请求变更的,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不得撤销。”

 

  至于什么是“重大误解”,可以从1988年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71条规定中得到部分解释:“行为人因对行为的性质、对方当事人、标的物的品种、质量、规格和数量等的错误认识,使行为的后果与自己的意思相悖,并造成较大损失的,可以认定为重大误解。”

 

  四川凡高律师事务所林小明律师认为,店家的失误操作不是其真实意思的表达,是可以要求撤销合同的。从购买者的角度来说,发现漏洞并利用漏洞,其行为已构成不当得利,应当予以返还,采取退货等措施避免进一步损害店家的利益。从第三方平台来说,应当建立更为公平合理的评价和处置机制,允许店家进行相应申诉。

 

  延伸

 

  “薅羊毛”如何成了“黑产业”?

 


  近年来,随着电商促销模式地逐渐成熟和固化,已经伴生了不少规模庞大、组织严密的专业羊毛党。据来自FreeBuf与同盾科技的研究数据显示,2017年前三季度,约有110万个“薅羊毛”团队,平均每天攻击企业241万次。另据阿里巴巴发布的《阿里聚安全2016年报》显示,2016年在各种互联网业务活动中,羊毛党以机器/小号等技术手段,薅走了大约70%~80%的促销优惠。

 

  说白了,羊毛党就是互联网促销界的“黄牛”。他们的存在,不仅让平台头疼、商家闻风丧胆,也挤占了本该属于广大消费者的优惠。从薅平台到薅企业,再到薅店铺,如今,羊毛党的秋风式扫荡,更加凌厉而精准。

 

  如今“薅羊毛”已经形成一个“羊圈生态”,立于生态圈顶端的是研究优惠活动设计方漏洞,利用技术开发专门针对该活动的脚本程序,再辅以群控的成千上万台设备,一拥而上进行“薅羊毛”的职业“羊毛党”;中下端是“福利群”和衍生的“任务群”,线报群里有线报员帮忙收集互联网上所有的有奖活动或福利信息,收集全网的红包活动,每天推送上千个红包,群员就按照线报员的指导“薅羊毛”;而处在底端的,则是利用闲暇时间注册各种账号,接收验证码,只为“薅得”一两块红包的底层真实用户。

 

  业内人士估计,全国羊圈专业玩线报的活跃用户有百万人。有商家估算,每年在扫码送红包营销活动中被黑产薅掉的红包高达千万元。这对企业财产权是赤裸裸的非法侵占。另外,为了蝇头小利,主动叫卖手机号为他人接收验证码的用户,还给个人信息泄露埋雷;大量“福利群”出现,也给各类诈骗犯罪提供了土壤。本版稿件综合红星新闻 腾讯新闻客户端等报道